[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0女尸溺死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1舌战政法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2舌战政法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3红楼消费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4红楼消费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5菲菲夜惊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6菲菲夜惊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7上流社会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8上流社会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9海滨香茶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0海滨香茶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1火葬场奇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2火葬场奇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3官官护官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4官官护官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5牢房花烛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6牢房花烛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7死老板上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8死老板上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9苏海会白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0苏海会白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1喜从悲中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2喜从悲中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3诗心醉芳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4诗心醉芳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5诗心醉芳苑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6诗心醉芳苑4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7平步迈青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8平步迈青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9手机被打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0手机被打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1落花春去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2落花春去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3生死两不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4生死两不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5海边遇秋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6海边遇秋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7海边遇秋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8草民去无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9草民去无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0草民去无还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1《小救星》停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2《小救星》停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3又现案中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4又现案中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5女狱霸升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6女狱霸升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7听涛阁吟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8听涛阁吟词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9听涛阁吟词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0初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初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初审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粉黛接班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粉黛接班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小毛头一家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小毛头一家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破村姑命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2破村姑命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破村姑命案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0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博讯 boxun.com)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0回
   
    第110回:路救素香魔女淫威 夜半逃出丑人山坳
   
    词:《小重山》
    花盈山坳十里阴,虎豹哀嗥兴、不敢闻。
    天险易逾人险焚,欲吞噬,不露萧瑟痕。
   
    缥缈犹馥纷,怎禁得浓愁、如锁心。
    烁星河碎无寐沉,徒悲凉,远山凝伫魂。
   
    (活灵:光)
    风雨初霁,边疆的山如同一个个小王国。微云半掩,音信杳杳。隔一座山有时候,如隔一幕天。春色时浓,扑鼻而来的是一个个美丽的蝴蝶。这里是花的世界,可未必处处有芬芳的体验。又一日,来到一个很狭隘的山谷中,周围的平地虽不多,经济作物非常茂盛。道路有些难走,我骑摩托车竟然被露水滑倒了。起来看见一女人站在路边笑,就自我解嘲道:“倒霉透顶了!”那女人却摇摇头:“这算什么?我才倒霉透顶呢!”接着,她伏在我的车子上痛哭起来。我心想:“这女人,笑也是她,哭也是她!”那想到她竟然倾诉出一桩大案子来,惊得我发呆。
   
    女人名叫素香,约莫20岁左右,长得面貌清秀,体态均匀,但她的眸子不像少女的,似乎经历了水与火的磨难。或在苦水中泡过。她见我是外地人就一古脑地把这乡村的可怖之处道来。后来,得知我是报社记者,就更不放人了。缠着我到她家去,保护她,不然她会被逼债黑帮打死。她说这附近有一帮人,有一些很硬的背景,公然圈了一块地,垒了围墙。挂了个“武装部”的招牌。一开始人们不知他们是干嘛的,后来才发现他们是一帮有枪支的黑帮。
   
    素香流着泪道:“这黑帮极嚣张,以抢男霸女为主,附近的美男美女们不是被他们蹂躏够了,一个个憔悴不堪,就是闻风逃走了,搞得我们这里成了远近闻名的丑人山坳。他们现在把注意力放在误入这里的有姿色的外来人身上了。一不小心,就会落入魔窟。” 香妹曾被他们抢去奸污了近一个月,放出时那男魔又道:“老子损失了不少精液,要赔偿我青春损失费。”他说今天来要她家中拿钱。若没有钱就要挨打。我道:“没有人告他们?” 香妹揉着泪眼:“凡是与他们作对的最后都反被关进监狱里了。再没有人敢反抗他们。” 香妹又道:“为首的人老百姓称黑头,另一女人被称黑妹,还有几个凶残的打手。”话犹末了,一帮人已经来到素香家中。一个显然是黑头的人问道:“钱准备好了吗?” 素香望着他们:“没有。”这时黑妹发现了我:“哇,你找来这男人还不错嘛!挺有气韵的。那就拿他来顶债了!”
   
    素香一脸的火气:“你们看清楚再说话,人家是报社记者!”
    黑老大狡谲地:“记者?!”
    我即把记者证递给他看。
    一打手拿刀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真的还是假的?”
    我道:“你们自己鉴定吧!当然是真的。”
   
    这时我发现那女人进屋到现在,她一直盯着我几乎没眨过眼睛。
    素香也注意到这一点,她讥讽道:“眼睛长到裤裆里去了?”
    谁知那黑妹满不在乎却露出一脸谗相:“老大,我的下体可已经湿了!没办法,这男人我是非搞不可了。你也听见刚才那女人侮辱我,我不打她。她的意思是说我骚,我就骚给她看!我要当着这女人的面强奸这男儿!”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女人在我面前说:她的下体已经湿了。
    这同某些男人看见美女就会流口水是一样的吗?
   
    黑妹给打手抛了个媚眼,那打手立刻心领神会在黑老大面前敲边鼓:“老大,二姑娘已经表示要马上当众玩真的,我们何不欣赏一下她这股骚劲!” 打手开始卷袖子,只要黑老大一点头,他恐怕会在一分钟内把我剥得精光。我恨自己没有任何武功,文弱书生一个,不要说打架,抽了我的筋,我也骂不出一句脏话来。
    情形越来越危急,那黑妹公然在慢慢地宽衣解带,腰和臀部肉都露出来一点来了,她明显在给老大施加压力。
    我用目光示意素香不要再说话,以免刺激她发狂。
    她盯着我。我盯着黑老大。补充了一句:“这是北京中央报刊的记者证!”
   
    黑老大始终不啃气,他拿着记者证在掂分量。突然,他把记者证在女魔面前晃动了一下:“我懂做假证件的,这证件可是真的。”
    黑妹看都不看,白牙一咬:“大不了一死,世上竟然有此等男儿,先奸后死我也无所谓了。死不了,我继续干!”
    这女人长得既不美也不丑,许是内分泌过于旺盛,她的眼中闪着烁人的贪婪之光。
    打手也急不可待了:“我们不都有案底吗,再多一次又如何?自有人会替我们摆平。”就在打手走到我身边即将动手,那黑妹连内裤都抖出来的千钧一发之际,只听黑老大一声喝住:“撤!”同时把记者证还给了我。
    黑妹临出门前又死不甘心地瞥了我一眼。那一眼,差点没把我吞下去。
   
    黑帮走后,我担心他们以后再来找素香麻烦。
    素香自我宽慰:“有你的身份保护,恐怕是不会了。但我担心的是你……”
    我不解:“黑老大不是下令撤了吗?”
    素香神色凝重:“我从黑妹临别的眼色中看出她不甘心!她平时就是带着打手单独行动的。这个人,一点理智都没有,曾经在大街上抢走过一男人。所以,我想她还会来找你的,黑妹食男色,打手男女通吃,你快走吧!”
    我觉得有道理,便与素香辞别。
   
    我摩托车驶到大山的路口前,果然发现黑妹和一打手正走过来。他们也发现了我,黑妹急道:“堵下他!” 打手便示意叫我停下。我心想若停下不就完了吗?我一踩油门,加速前进。打手见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便把路旁的一段树干横在路中间。我看出是朽木,就全速冲了过去。树干被压后弹了起来,差点打着黑妹,只听她急得跺脚:“猪是怎么死的?笨死的!”我知道他们有一辆吉普车,就尽量绕小道奔驰。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不身临其境,别人如何能相信在月隐风高的夜晚,一个发情的女人带着打手在发狂地要强奸你。有一点身份的人他们都不放过,其他被盯上的男女可想而知。之前素香说过他们的后台很硬时,我差点说出来:“后台很硬?打他个落花流水!”可惜不是耀邦时代了,连我都难以幸免,如何打官司?再想到去年写的军人内参,据说已经被高官痛骂,若再写涉及军事背景的内参,报社也未必能发,结局也未必光明。含着泪忍下了屈辱,乘隙若月色逃出山坳。
    有诗为证:
    千峰凝翠任飘蓬,
    回首花霭鸿云丛。
    心违不能护朱颜,
    垂翼低飞悲绪浓。
   
    (共120回,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此文于2016年10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