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研韬观察
民族宗教
·尼泊尔中华寺散记
·关于Tibet的八大疑问
·构建高端学术研究平台,建设西藏对外传播研究中心
·揭秘自由亚洲电台“晋美事件”
·佛教外交的幕后较量
·初识甘南——第四次藏区考察行程
·毕研韬出席西藏对外传播论坛
·毕研韬到西藏民族学院参观交流
·“第二代民族政策”:“国家种族主义”的告白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目录
·流亡藏人的多重困境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毕研韬
   
   
   英国首相卡梅伦几天前的访华,捧红了“微博外交”:境内外媒体争相报道,“互动百科”也随即创建了“微博外交”词条。据报道,英国、美国、法国、埃及等国驻华使领馆纷纷抢滩微博外交,由Web 2.0催生的“外交2.0”迅速进入中国民众的视野。
   

   但事实上,在美英诸国,“外交2.0”早已不是新玩意了。2002年,美国外交官詹姆斯•霍姆斯组建了“E外交研究小组”。2003年,该小组并入美国国务院,更名为“E外交办公室”。“维基百科”(英文版)称,该办公室是美国国务院的“技术智库”。如今,美国白宫、国务院等政府部门的官方网站都在首页标出该部门在“脸谱”、Youtube等社交网站的链接。在“脸谱”上,美国总统奥巴马早就是笔者的“关注对象”了。
   
   英国政府也重视挖掘“Web 2.0”的内政外交功能。2009年7月28日,英国政府向内阁大臣发放了Twitter使用指南,要求各部门设立Twitter账号,每天发布2-10条信息,且每两条消息发布间隔不得少于半小时。该指南还详细介绍了如何借助Twitter发出“非正式”“人性化”的声音。今天,英国首相官方网站的首页右侧图文并茂地标注了“唐宁街10号”在四大社交网站的链接,并列出了在“脸谱”上的最新四条更新。
   
   在英国政府发布Twitter使用指南后不久,英国驻华大使馆即在中国设立了微博账户。这次英国驻华机构展开“微博外交’,其实就是英国政府“管治2.0”的自然延伸和“外交2.0”的有益尝试。这次针对中国网民的“微博外交”收到了良好的传播效果,折射出英国政府在外交领域极强的适应能力和创新能力。正如马歇尔•麦克卢汉所说,“媒介即讯息”,“微博外交”的蕴含和启示,颇值得中国政府和民间深入探讨。
   
   在涉外领域,英美诸国都拥有大量官方、半官方和非官方智库,为政府外交和民间外交提供支持。譬如,在9.11恐怖袭击后,美国的各类智库在反思公共外交时提交了30多份研究报告。在适应Web 2.0内政外交环境方面,美英等国都得到了优秀研究小组的智力支持。美国国务院的“E外交办公室”由“外交创新部”和“客户联络部”组成,已在理论研究和基础建设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中国的涉外智库不仅数量不足,质量更亟待提升。
   
   涉外研究应以实战为最高指针。换言之,能否有效指导涉外实践是检验其价值的唯一标准。当今世界,有关国际关系的新概念大多源自美国,如“软实力”“巧实力”“利益相关者”“战略传播”“非动力作业”。汤森路透评测机构称,中国目前的论文数量仅次于美国,但国内媒体却说,中国是论文大国学术小国。中国的学者们习惯了东拼西凑,有价值的创新少得可怜。中国政府应本着任人唯贤的原则,吸纳有真才实学者参与外交决策。
   
   Web 2.0的主要特征是互动性、人性化和娱乐性。公共外交要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运行环境,就必须得到成熟的理论指导和可靠的智力支撑。就互动性而言,社交性网站的内容更新与信息反馈要及时,否则就成了虎头蛇尾的政治秀。就娱乐性而言,动漫、游戏、视频深受当代青年人的青睐,自然就是以青少年为目标的公共外交的理想媒体。为此,西方社会提出了“娱乐外交”“外交游戏”等概念。
   
   目前,中国政府尚未领悟到传播学对外交的重要指导价值。传播学本来就是诞生于战争中,是西方国家拓展国家利益的利器。今天,美国政府、军方、情报界都在潜心研究传播学的应用价值。简言之,传播学的主要价值是提供系统的传播战略与战术指导。传播学能够告诉我们应该由谁说、通过什么渠道说、对谁说、说什么、在什么时间和地点说,并预测可能的传播效果、指出主要的传播障碍。现在,这些传播途径都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提升发生了巨大变化,外交作业当然也要“摸着石头过河”。
   
   (作者系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载《环球时报》2010年11月16日第14版,编辑杨婷婷)
(2011/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