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徐水良文集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目录:
   
   徐水良:究竟是谁进行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毁誉”

   古莉:王容芬为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呼吸秋千》解谜
   附:共产党线人走上诺贝尔英雄舞台
     ——徐沛博士从赫塔·米勒谈共产党迫害知识分子
   
   
       [短评]究竟是谁进行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毁誉”
   
              徐水良
   
             2011-4-2日
   
   
   米勒女士对批评刘晓波的人士进行攻击,说他们:“诽谤、告密、对
   晓波无所不用其极的毁誉就是这些电子信的内容。也许是中国的情报
   机构渗入了流亡人士,也许是惶恐狂躁的流亡者自己神经错乱,他们
   远离家乡在纸上推演流亡革命,卑鄙地用文字骚扰滋事,而其他人在
   国内却一定会出错,因为他们在行动,而至今也只能将就着投石问
   路。”
   
   米勒女士的这些话,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她对中国反对派中批评刘晓
   波的人士毫无所知,就断然作出这样的结论,是非常不严肃、不负责
   任的言论。除了中共最下流的匿名特务明显的造谣以外,即使正宗的
   刘派人士,一般也不敢发表米勒女士这样的言论,因为参与其中一封
   签名信的有些人士,是文革后期最早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
   他们舍生忘死,几乎把自己的一生,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中国的民主
   事业。此外,还有许多人没有参与签名信,却都曾经严厉批评刘晓波
   背叛中国民主事业,例如王若望、刘宾雁、魏京生等等。
   
   也就是说,这些批评刘晓波的人士,包含了中国反对派中最早从事民
   主运动的诸多最著名的忠诚于民主事业的坚强不屈的人士,他们发起
   和参与中国民主运动的时间,远远早于刘晓波,他们对民主事业的坚
   强和忠贞,也绝对不是以软骨头著名、投靠中共并到中共中央电视台
   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并且一再向中共献媚、鼓吹中共不是敌人
   的刘晓波所能比拟的。而对中国反对派情况几乎完全不了解的米勒女
   士,竟然敢于这样说这样的话,竟然敢于指责这些忠诚度远远超过刘
   晓波的反对派人士是中共情报机构的渗透,并且敢于用最恶毒的语言
   咒骂这些人士。对此,我们不能不感到震惊。
   
   究竟是谁“诽谤……无所不用其极的毁誉”,是批评软骨头刘晓波的
   中国革命民主派人士,还是米勒女士自己,我们相信,历史自有公
   论,中国民主运动自有公论。
   
             ——徐水良2011-4-2日
   
   
   
       王容芬为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呼吸秋千》解谜
   
   
   三妹也说说:共产罗马尼亚大诗人帕斯提欧因为做过罗马尼亚国安局
   的线人而终生忏悔,他并不隐瞒自己的人生污点,他是值得宽恕和理
   解的。而那个获奖者荷塔·穆勒(又译米勒)的说谎则是很难令人理
   解的,难道共产社会只产生这类欺世盗名的骗子吗?[徐水良按:即使
   共产社会,骗子仍然是很少数;即使共产社会的诺贝尔奖得主,除了
   米勒女士和刘晓波先生以外,也没有发现有其他骗子。]
   
   
   
       王容芬为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呼吸秋千》解谜
   
            作者:古莉
   
            2011-03-31日
   
   
   以诗歌的语言描述背井离乡画面的小说《呼吸秋千》2009年获得诺
   贝尔文学奖,德国女作家荷塔?穆勒(又译米勒)一举成名。
   
   旅德学者王蓉芬在翻译《呼吸秋千》的过程中,认定这部书的作者不
   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而那位与诺奖无缘的主要作者,是来自前共
   产罗马尼亚的已故大诗人奥斯卡?帕斯提欧。
   
   线人声明一石激起千层浪
   
   共产罗马尼亚大诗人帕斯提欧1968年逃亡西德时,曾向当局自首过
   自己是前罗马尼亚国安局的线人,并终生忏悔。然而在他死后,人们
   却将他当线人的事情又翻出来,炒得沸沸扬扬。已经去世的帕斯提欧
   当然无法为自己辩解。
   
   为此,王蓉芬写了一本书评暂时定名为《呼吸秋千评擿》,希望厘清
   事实真相。王容芬说,去年(2010年)9月,慕尼黑一家东欧政治研
   究所的所长,发表一篇文章,提出已故诗人帕斯提欧曾做过前罗马尼
   亚国安部的线人,证据就是有一个他做线人的声明,下面有帕斯提欧
   的签字。当时一下子就炸了,因为前一年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那本书
   的主人公就是帕斯提欧。然而帕斯提欧已死,于是目标就指向活着的
   人——诺奖得主荷塔?穆勒。穆勒当即表态说:她非常震惊,“不知
   道有这么回事,非常痛苦,非常气愤,好像被抽了一个大耳光”。
   
   王容芬说,实际上,这个事她不是不知道,因为她是帕斯提欧的遗嘱
   执行人之一。帕斯提欧没有家属亲人,遗产文件由穆勒他们过目,里
   边有一份文件,就说到68年帕斯提欧从罗马尼亚跑到西柏林做的第
   一件事,就是到西柏林警察局自首,说自己曾在做罗马尼亚线人的声
   明上签过字。他一辈子都为此非常痛苦。王容芬认为,穆勒(说她不
   知道)就撒了谎。然后11月份,又有一个用德语写作的罗马尼亚诗
   人,回布加勒斯特查自己的档案,也说怀疑帕斯提欧告自己的密,但
   没有把握。此人还从一个小说家那里听到一个小说素材,说一个诗人
   的自杀也与帕斯提欧有关,但最近他又完全否定了这个说法。
   
   大诗人在法兰克福书展前夜突然死亡
   
   就在这时,《呼吸秋千》的作者穆勒二次表态说,当时她若知道帕斯
   提欧是这种人,才不会写这本书。王容芬说,这里有两个问题:一
   是,穆勒了解帕斯提欧所谓当线人是怎么一回事,应该站出来替他解
   释清楚;第二,这本书是两人合作的,而且主力是帕斯提欧。当时帕
   斯提欧在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前夜突然死亡,相关报道都说,帕斯提欧
   本来第二天要在书展上朗读这些东西。
   
   调整呼吸就像打秋千一样
   
   《呼吸秋千》写的是1945年前苏联要求罗马尼亚德意志少数民族替
   纳粹德国抵罪,17岁到45岁的男女都被押送到前苏联当劳工。帕斯
   提欧当年在强劳营里做了5年苦役。离开强劳营后,每天夜里,强劳
   营的生活情景都在他胸中翻腾,顶在喉咙上,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必
   须打开窗户调整呼吸,呼吸就像打秋千那样……
   
   王容芬说,帕斯提欧死后三年,《呼吸秋千》在2009年获得诺贝尔
   文学奖。穆勒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面说,合作刚开始帕斯提欧就过世
   了。但穆勒在帕斯提欧去世不久接受的采访和她自己写的文章里,都
   提到了创作过程是怎么回事。
   
   王容芬说,帕斯提欧用“7年之痒”的倒插笔,从“我回来七年了”
   开始说起,而后来穆勒把原来的顺序打乱了。
   
   如歌的诗,起舞的画
   
   王容芬还发现,这本书的前39章与后15章,在结构和语言上,相差
   太远。结构严谨的前39章以“如歌的诗,起舞的画”描述了当年背
   井离乡的画面,但后面15章,却短促而缺少细节,语言和前39章更
   是不能同日而语。
   
   替大诗人讨公道
   
   王容芬想通过版本和人物的比较,厘清《呼吸秋千》的谜团,也想弄
   清楚所谓“线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替已故大诗人帕斯提欧讨个公
   道。
   
   
   
   附:
   
   网路文摘—4959
   
           共产党线人走上诺贝尔英雄舞台
   
       ——徐沛博士从赫塔·米勒谈共产党迫害知识分子
   
   
   [按]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主要描写的英雄,竟然是共产党的线人。虽
   然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把诺贝尔奖直接授予过共产党线人,但共产
   党的线人,走上了了诺贝尔奖的舞台,被当做英雄,是一个极大的讽
   刺。我们很理解赫塔·米勒女士得知受骗后的心情。但是,这样的事
   情,共产党线人被当做诺贝尔英雄(或者获得诺奖)的事情,今后很
   可能会(或还会)发生。我们拭目以待。
   
            ——网路文摘编者2010-9-22日
   
   
   2010-09-20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米勒的亲密朋友、合作者帕斯替奥尔被揭
   露是安全部特务。旅德女诗人徐沛博士说,这让人们再次看到,共产
   党从两方面迫害知识分子和民众的正常生活,胁迫他们做线民,诱使
   他们成为五毛党是更残酷的灵魂迫害。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
   天溢发自德国的报道。
   
   图片:女诗人徐沛博士(右一)在零九年法兰克福书展向参加《大纪
   元时报》展位活动的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米勒女士(左一)祝贺
   (天溢摄)(图片略)
   
   尽管从八九年东欧共产党集团崩溃后,不断有档案材料揭露出很多著
   名的所谓异议人士曾经为共产党安全部门工作,告密他们的朋友和亲
   友,例如前捷克著名流亡作家昆德拉等。但是,人们还是为不断揭露
   出来的更多材料感到震惊。九月十八号,《德新社》的消息再次在德
   国文坛扔下重磅炸弹,同时也震动了旅居德国的著名华人女诗人徐沛
   博士。为此她对记者说:“这是今天九月十八号的《德新社》的报
   道。它的标题就是,有档案显示奥斯卡·帕斯替奥尔为罗马尼亚的安
   全部门,也就是国安做过线民。赫塔·米勒说,这是一记耳光。这是
   慕尼黑的一位日耳曼学者,叫Stefan Sienerth的人发现的。因为他在
   档案馆中查到了相关资料。这些资料证明,帕斯替奥尔曾经是罗马尼
   亚共产党安全部的线民。”
   
   对此,徐沛博士解释说:“赫塔·米勒是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
   者,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就叫做《呼吸秋千》。《呼吸秋千》
   讲的就是帕斯替奥尔一九四五年被绑架到苏联的劳改营的故事。他就
   是赫塔·米勒给他写的传记的那位诗人。他的档案显示,他曾经是罗
   马尼亚共产党的线民。”
   
   帕斯替奥尔不仅是米勒小说的主人公,而且是米勒的合作者。书中很
   多材料都是出自帕斯替奥尔的笔记。米勒在诺贝尔演讲词中,曾经直
   接感谢帕斯替奥尔的工作。
   
   据报道,帕斯替奥尔是因为同性恋受到安全部门威胁曝光而一直生活
   在恐惧中。档案显示,他曾经在古巴危机事件的时候告密一位女同事
   反对苏联的军事计划。米勒女士是在几周前知道这个消息的。她对此
   表示震惊并且愤怒,说简直像是被打了一记耳光。
   
   对此,徐沛博士说:“帕斯替奥尔是在二零零六年去世的,四年以后
   他的档案才曝光。那就向我们表明,不管是什么人,做了什么坏事,
   你永远逃避不了被曝光的下场。因为你做了,就一定是人在做、天在
   看,纸里包不住火。”
   
   徐沛博士说,这同时人们也看到,共产党从两方面迫害知识分子和民
   众的正常生活。胁迫他们做线民并诱使他们成为五毛党。这是更残酷
   的灵魂迫害,让他们生死不得安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