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徐沛文集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如果茉莉不是突尼斯的国花,突尼斯没有发生推翻暴政的革命,没有大陆同胞因“茉莉花革命”的风声在2011年2月20日左右遭闻风丧胆的中共绑架,那么,身在德国的我无暇重新审视茉莉,因为我正忙于研读辛亥革命以来中国的历史。
   

   1912年2月12日,统治中国近三百年的满清皇室公布退位诏书,表示,“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议於前,北方各将亦主张於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满人用武力打败明朝皇室,征服各个民族,建立满清王朝后逐渐被汉化,因为他们说汉语,敬天尊孔,知道像此诏书一样宣称,“俾皆晓然于朝廷应天顺人,大公无私之意”。
   
   可惜大中华民国早已被苏俄的第五纵队—中国共产党分裂。满、汉、蒙、回、藏等民族都被共产党严重赤化。共党在颠覆中华民国和鱼肉各族民众的过程中,最常用的伎俩是煽动爱国情感和挑动民族矛盾,借以混淆中国与共党,共党与汉人。剽窃民歌,篡改歌词便成为共产文艺工作者的拿手好戏。
   
   2011年,钢琴匠郎朗就因在白宫演奏反美的红色战歌而被群起而批之。从我2008年注意到这个80后起,他就一直在各个场合弹奏红色宣传歌曲。当一个德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请他演奏一曲中国民歌时,他弹了红色宣传片《伟大的土地改革》的插曲《翻身的日子》,却谎称这首曲子叫“happy holiday”(节日快乐)。中共的土地改革实际上就是一场灭绝“耕读之家”的恐怖运动。共党每搞一场整人运动,都会大造舆论,炮制无数颠倒黑白的红色毒品。目的就是掩盖罪行,混淆视听。江苏民歌《茉莉花》也因此未能免遭红劫。
   
   
   《茉莉花》
   
   
   据《高僧傳》記載:“漢明帝夢一金人於殿廷,以占所夢,傅毅以佛對。帝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憲等往天竺”(印度),请来高僧摄摩腾、竺法兰,从此佛教在中国传播,佛乐流行。据称茉莉也是这时传入中国,因为茉莉花主要为白色,象征圣洁,且有香味,因此用做佛香的香料,也为佛乐《八段锦》后来衍生出民歌《茉莉花》奠定了基础。随着佛教的传播和僧人的云游,《八段锦》的曲调传遍中国,被填上了不同的歌词。
   
   1896年,清廷派李鸿章出访,在欢迎仪式上演奏的临时国歌《李中堂乐》,用的就是现在《茉莉花》的曲。《李中堂乐》一度成为清朝对外场合之代国歌。
   
   1926年,普契尼的歌剧《图兰多特》 在意大利首演,剧中也采用了现在《茉莉花》的曲子。
   
   像我母亲一样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上过民国学校的郭先生证实,他小学在音乐课上学唱过如下歌词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芬芳美麗滿枝椏
   又香又白人人誇
   讓我來將你摘下
   送給別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茉莉花》像别的民国流行歌曲一样是躲避红祸逃到台湾和海外的华人对故国的精神寄托。2011年,我参加一个中华民国旅德侨胞的新年活动,其中一项就是合唱,唱的都是他们在台湾学的民国老歌,其中包括《康定情歌》。而我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获知有这么一首歌,虽然我就生在康定。换言之,共党没能割断我们的文化命脉,因为中华文化在台湾和海外发扬光大。
   
   
   遭红劫
   
   
   当江苏人江核心踏着六四受难者的鲜血获取中共权力后,江苏民歌《茉莉花》便登上中共的官场。
   
   最迟从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归中国的交接仪式起,《茉莉花》几乎成了中共在国际事件和重要场合的必奏之歌。 既然江黑心喜爱《茉莉花》,那么,红人张艺谋为雅典奥运会导演的八分钟里重复出现《茉莉花》便不足为奇。因此,2004年,就有网民号召,“如果江泽民把《茉莉花》当作江氏王朝的颂歌,我们为甚么不能把《茉莉花》和卖国贼、淫首江泽民联系起来,坚决抵制它呢?”
   
   2006年,中共文化部、外交部、中央电视台在纽约肯尼迪艺术中心破费民脂民膏为宋祖英举办音乐会“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中共媒体称,“这也是中国近年来最高规格、最高水准的一次新民歌独唱演出”,由中共话筒杨澜主持。杨话筒把红歌手捧为“中国的茉莉花”。宋红星确实与众不同,原歌词“别人家”被她改唱成 “情郎家”。一首适宜在学校教唱的民歌被这一改就变了色。可惜美国观众既不知这朵茉莉花是位享受副军级待遇的共产党员,又不知她被人仿照克林顿的情妇莱温斯基取名为宋温斯基!不知共军官兵和大陆愤青看着她拖着一条假辫子在美国充当“中国的茉莉花”作何感想?
   
   清水君(黄金秋)在2003年留学归国被中共非法囚禁前曾撰文说:“不管宋祖英到底是不是和江某人有特殊关系,因此而连续十三年成为春节联欢晚会常客……”。我由此才获知有这么一个红歌手。2007年,我发表《“红星”宋祖英》后,读者留言不少。有说,“十几年前江蛤蟆来我家乡见军队干部的时候就贴身带着宋,而且当时还说过表示两人关系亲密的话,并要求以后在场军官注意照顾”;有骂她“害人精”、“狐狸精”的;还有称她是“红旗下的蛋”,“乌龟下的蛋!!!” 宋红星的名声可见一斑。
   
   古代中国美女宁可自尽,也不会屈从淫威,比如《红楼梦》里的鸳鸯。茉莉别名香魂就是因为纪念一个为保贞节而悬梁自尽的艺妓真娘。她们才是真正的美女。而共产中国文艺界的美貌女子一个比一个没有风骨。宋温斯基居然会屈从一个大她四十岁的丑恶党棍,实在令人不齿。
   
   《茉莉花》在过去没有署名。但1998年却在原中共前线歌舞团团长何仿的要求下,被署上“何仿整理词,记谱”。共产文艺工作者自己缺德少才,却又贪图名利,总是上演剽窃民歌的丑剧。不过无论是何仿,还是王洛宾,他们都遭到了正直之人的抵制。
   
   简言之,《茉莉花》也像别的民歌一样难免遭受共党蹂躏,赤色污染。
   
   要知茉莉本名末利,意思是为人处事,都把个人私利放在末尾。茉莉本名与别称的典故都在一位香港作家的文章《茉莉花的新形象》中提到。作者也熟悉中国现代史,因此还表示,“中国的革命之花,拣梅花胜于拣茉莉花”。而已有大陆网民发表《中 国 末 利 花 革 命——227集会多图回顾》,十分精彩,值得一看!
   
   这朵末利花和那位敢于在集会现场对着记者的镜头表示,要求结束一党专制的大陆后生等都令我肃然起敬。
   
   所以,我虽然更爱梅花,但也乐于在自由的德国为中国大陆的末利花鼓掌喝彩。
   
   
(2011/04/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