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熊飞骏的博客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熊飞骏
   昨天下午去理发店理发,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正在播报利比亚新闻。
   替我理发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城周村的,患有严重风湿病,因土地被村官卖光了,只好来城里开小店理发谋生,老两口靠一把理发剪艰难度日。
   因为只拥有“传统”理发技术,光顾老头理发店的人并不多,收费也不到同行的一半,生意很不好做。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降低自己“形象底线”,成为这个小理发店的常客。

   老头一边替我剪发一边看电视新闻;一边义愤填膺地诅咒在利比亚执行禁飞职责的联合国军。
   “……这帮‘恶狗’太霸道了,他们何时来咬中国啊?”
   老头话中的“恶狗”显然是指联合国军。
   我问老头:“你认为卡扎菲这人怎样?”
   老头:“卡扎菲是大英雄,他敢和美国叫板!美国、法国这些‘恶狗’都怕他,他是大好人!”
   飞骏:“如果他是大好人,利比亚人民干吗起义反抗他啊?”
   老头:“反抗卡扎菲的利比亚人只是一小撮,大多数利比亚人民都是拥护卡扎菲的。”
   飞骏:“你看电视上的利比亚反对派是‘一小撮’吗?包括利比亚第二、三大城市在内的整个东部人民都起来反抗卡扎菲了,那是‘一小撮’吗?”
   老头:“新闻评论员不是说卡扎菲深受利比亚人民爱戴,利比亚人民都拥护卡扎菲吗?”
   飞骏:“你们热爱你们的村支书吗?”
   老头:“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大贪官,把村里的土地都卖光了,断了我们的生路,卖地钱我们只得到很少的份额,多数不是私吞就是贿赂镇县干部了,我们凭什么爱他?把他枪毙一万次也难解我们的心头之恨。”
   飞骏:“你的话不对,上次你们村支书上了电视,播音员不是说他深受你们村的百姓拥护爱戴吗?”
   老头:“那是新闻在撒谎,你看上去象个明白人,怎么糊涂到相信电视新闻呢?现在的新闻除了天气预报,有哪一句话是真的?你找出一件来我老汉算服你!”
   飞骏:“卡扎菲深受人民爱戴也是新闻评论员说的啊,你干吗就信了呢?”
   …………
   飞骏:“你说你们村支书是个大贪官,那只是你一人的观点,我凭什么信你?”
   老头一听我这话急了,居然关掉电剪赌咒发誓起来:
   “老汉对天发誓我说的话千真万确,除了他家的老婆孩子七姑八姨外,我们村的社员对他恨之入骨,恨不能把他千刀万剐,连他的亲兄弟也说他是个大贪官!”
   飞骏:“如果要我信你,除非你找个人来证明一下。”
   老头:“谁敢做这个证啊?那不是找整吗?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只是私下对你说,要是让他知道了我就吃不了兜着走。”
   飞骏:“你这么大年纪,他能把你怎样?不就是说了一句真话吗?难道能让你坐牢不成?”
   老头:“干吗不能?派出所和他同穿一条裤子。他给所长送一个红包,随便找个错就能让干警上门把你铐去。”
   飞骏:“上次电视台去你们村采访,在场的村民都说你们村支书为乡亲做了很多好事,廉洁奉公两袖清风啊?”
   老头:“电视台是村支书花钱买来做秀的,记者都和当官一条心,谁敢说真话啊?谁对记者说半句真话谁就会吃大亏。”
   飞骏:“既然你认为电视记者都听当官的,人民在公开场合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卡扎非是利比亚最大的官,刚才电视新闻上报道利比亚首都的人民支持卡扎菲,高呼卡扎菲万岁,你干吗又深信不疑呢?”
   …………
   老头:“卡扎菲就算不好,干美国、法国什么事?他们为什么要去管闲事?”
   飞骏:“这次军事打击卡扎菲的是联合国军,不是美、法两国就能做主的。制裁卡扎菲是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的,连位居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中国也没行使否决权。英、美、法出动战机轰炸卡扎菲只是忠实履行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职责。”
   老头:“联合国还不是听美国的?”
   飞骏:“谁说联合国只听美国的?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在联合国的位置和美国一样大。如果这次中国在安理会投了否决票,联合国就根本不可能出动战机打击卡扎菲。”
   老头:“中国在联合国有那么厉害吗?”
   飞骏:“当然厉害。两年前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制裁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提案,多数成员国都支持这一提案,就中国行使了否决权,结果联合国就无法执行这一提案,穆加贝今天依旧是津巴布韦总统。”
   老头:“就算是联合国,也不能干涉利比亚内政啊?”
   飞骏:“假设我现在是一个法官,去你们村把支书抓起来绳之以法,我是干涉你们村的内政吗?”
   老头:“你那是为民除害,怎能算干涉我们村的内政呢?”
   飞骏:“可我不是你们村的人啊,支书才是你们村的,不是干涉你们村的内政是什么?”
   老头:“我们村的内政应该是我们村的群众说了算,他支书一人凭什么能代表我们村的内政?我们群众说你抓得对就抓得对,你的行为我们拥护,怎能算干涉我们村的内政呢?”
   飞骏:“你们村的内政和利比亚内政一样道理,既然你们村支书不能代表你们村的内政,卡扎菲同样不能代表利比亚的内政,联合国制裁卡扎菲又怎能算干涉利比亚内政呢?”
   …………
   老头:“我认为利比亚的事情应该由利比亚人民自己来决定。”
   飞骏:“如果你们村支书不下台,又没有外来力量帮助你们,你们村的群众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吗?”
   老头:“不能!现在官官相护,上面只听书记的,不听群众的。我们村的钱又都在书记手里,他能拿我们的钱收买大官支持他,收买恶狗做打手,我们群众拿书记一点办法也没有。”
   飞骏:“你们村支书没枪没炮,卡扎菲有枪有炮有坦克有飞机。如果卡扎菲不想下台,手无寸铁的利比亚人民能让他下台吗?就算人民对卡扎菲恨之入骨,没有外来正义力量的声援,他们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吗?”
   老头:“好像不能?”
   …………
   老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美国打利比亚还是为了石油吧?”
   飞骏:“如果我作为一个法官去把你们村的书记抓起来,我是为了你们村的土地吗?”
   老头:“当然不是,你那是见义勇为,怎么可能是为了我们村的土地呢?”
   飞骏:“既然我能见义勇为,美国、法国、英国干吗就不能见义勇为呢”
   老头:“那不同,你是人,美、英、法是国家,没有可比性。”
   飞骏:“国家是由家庭组成的,家庭是由个人组成的,个人、家庭和国家有很多共同之处。这个世界上既然存在见义勇为的个人,就一定会存在见义勇为的家庭和国家。”
   …………
   
   
   二0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
(2011/04/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