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熊飞骏的博客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熊飞骏
    前年重庆刮起了“唱红打黑”旋风,神洲草民弹冠相庆?中国有希望了?
    近几年在地方山寨政权的青睐鼓舞下,黑社会闹得越来越不像话了,从“地下工作者”晋升到“政府冲锋队员”,发展壮大为广大基层的“影子政府”,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强打恶要,动不动就把无辜草民修理得断筋折骨头破血流,甚至于“玩失踪”,完全没有受过黑势力伤害的基层草民居然成了“极少数”?
    更为郁闷的是:当受害草民向当地父母官申冤告状时,青天大老爷们居然站在黑老大那一边,草民痛哭无告。当“受伤的总是你”时就听之任之,向警察法官哀告等于是向猪罗哀告;当你“正当防卫”伤了黑方时就雷厉风行,把你抓起来严刑侍候?

    黑白两道在古今中外都是势不两立的,可在广大基层却成了“铁哥门”,也许只有特色中国才会折腾出如此伟大发明。
    在山寨政权的“帮扶”怂恿下,黑社会终于成长为广大草民的噬脐之痛。
    薄督坐镇西南后,下决心“大刀向黑社会砍去”时,才发现每个成气候的黑社会组织后面都有一把或N把“权力保护伞”,专职打击黑社会的公、检、法竟然充当“黑老大他爹”?
    重庆市最牛的“总黑老大”居然是司法局长文强?
    文强还是重庆市如日中天的“打黑英雄”?玩“女明星”和强暴“女大学生”是英雄的特别爱好。
    “打黑英雄”的幕后身份居然是“总黑老大”?这是一个多么深重的“特色悲剧”!
    …………
    重庆打黑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打黑英雄”文强被“正法”了,聚敛的上亿非法资产也“充公”了。
    重庆人结彩狂欢,神洲草民奔走相告,竞争传递如下信息:
    中国的希望在西南?
    本人虽然也是没有任何权力背景的草民一个,可脑袋不会转弯,怎么也想不通“打黑”为何要与“唱红”联在一起?
    中国的黑社会都不是“高技术作案”,多是明火执仗犯罪,只要撇开“权力保护伞”依法办案,随手就可侦查出一大堆“罪证”。“打黑”纯属法律层面的职事,只需要依法办案铁面无私就成,为何在“打黑”的同时要众声“唱红”呢?
    难道“唱红”有助于“打黑”吗?不“唱红”就不能“打黑”吗?
    地球上治安最好的国家是北欧的丹麦、挪威、瑞典、芬兰,这些国家基本消灭了黑社会,可那几个国家并没“唱红”啊?
    同是华人世界的台湾治安状况也很好,可台湾也没“唱红”啊?
    “唱红”显然与“打黑”没有因果关系。
    从“红歌”内容上看,“唱红”反而不利于“打黑”,“无限忠于”和“紧跟”恰恰是小喽啰对“黑老大”的感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也是黑社会的惯用手段?
    那么重庆在“打黑”的同时为何要高调“唱红”呢?“红歌大联唱”可是劳民伤财的运动啊?
    我想起了毛救星发动的文革。
    文革初期毛救星用以发动群众的口号是“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包括国家主席在内的高官显贵押上审判台任草民百姓殴打凌辱。
    当昔日高高在上的大官们沦为匍匐在草民脚下的阶下囚时,草民心中那个“爽”啊就不用提了,心中因此升腾起对给予他们扬眉吐气机会的毛领袖狂热崇拜之情。
    毛救星在打党内“走资派”的同时,又不失时机夹带“私货”,向全党全国全军全民摊销毛选、毛著、毛语录、毛画像、毛像章……全国的印刷机构差不多都在为神化“毛形象”服务。
    此举颇像重庆的“打黑”与“唱红”。
    当毛选、毛著、毛语录、毛画像、毛像章在五湖四海满天飞舞时,毛形象也就越来越高大,终于上升到草民需仰视才见只能热烈拥护不容丝毫质疑的“神一样的高度”。
    草民为“斗官杀官”鼓与呼,虽然毛选、毛著、毛语录、毛画像、毛像章与“斗官杀官”没有逻辑联系,可当二者在一起出现时,没有独立思维能力的草民很自然认定二者间有某种必然联系,认为“拥毛”就能有效“斗官杀官”,就象重庆市民认为“唱红”有助于“打黑”一样。
    当毛形象在草民心中高高升起,毛在全国党、政、军、民中竖立起不可动摇的绝对威信,赢得不加限制的绝对权力时,毛就把“打击党内走资派”的运动降温,开始了“清理阶级队伍”,矛盾直指“斗官杀官”运动中的“天真造反派”,受到毛亲自接见并高调赞扬的“五大学运领袖”被送进了监狱牛棚。监狱里关满了造反派,刑场上的枪声也对“造反派”格外关注……
    曾在“斗官杀官”中出尽风头的城市“红卫兵”被毛救星整体逐出生他养他的城市,前往荒僻闭塞的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地位连他们一直蔑视的农民都不如;无数“女知青”被肮脏野蛮的土包子村官强暴霸占痛哭无告……
    红卫兵和造反派们终于发现:他们无限热爱忠于的毛救星发动文革的终极目的不是“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是“斗官杀官”;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赢得绝对独裁权力。
    毛领袖通过“斗官杀官”来“吸引运动民众”;利用造反派红卫兵作为“斗争工具”打倒权力分割者,把大权集于自己一人之手。等到集权独裁的目的达到后,就把“斗争工具”一脚踢开,并在他们头上砸下一块巨石。
    在巨石的压迫下,造反派红卫兵终于醒过来了,但一切已经迟了。
    …………
    重庆“打黑”“唱红”运动令薄督“一夜成名天下知”。全国各地总督们眼红了,纷纷仿效“西南模式”来搏取彩头,在全国掀起“红歌大联唱”,在“唱响山河一遍红”的同时赢得梦想的“政治加分”。
    与重庆不同的时,各地只“唱红”不“打黑”了?
    “打黑”才是重庆的真正“善政”;“唱红”则是“画蛇添足”或“项庄舞剑”之举。
    如果学习重庆,也应该是学其长而摒其短,应该“打黑”而不“唱红”?
    可全国居然“唱红”不“打黑”;摒其长而取其短。
    特色中国怎么了?
    上月走了一趟重庆,不经意问了几个市民,没想到对“唱红”“打黑”直摇头,和两年前的反响绝然相反,那时是奔走相告弹冠相庆,就象文革初期的红卫兵造反派一样。
    重庆“打黑”也虎头蛇尾了;“唱红”声势则“芝麻开花节节高”。
    重庆人醒了,但已经迟了;全国人民依旧以为重庆人很爽很OK,紧跟重庆走上来了……
    我敬爱的祖国,你在干什么?你的希望在哪里?
   
   
    二0一一年四月十六日
(2011/04/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