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熊飞骏的博客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熊飞骏
    前年重庆刮起了“唱红打黑”旋风,神洲草民弹冠相庆?中国有希望了?
    近几年在地方山寨政权的青睐鼓舞下,黑社会闹得越来越不像话了,从“地下工作者”晋升到“政府冲锋队员”,发展壮大为广大基层的“影子政府”,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强打恶要,动不动就把无辜草民修理得断筋折骨头破血流,甚至于“玩失踪”,完全没有受过黑势力伤害的基层草民居然成了“极少数”?
    更为郁闷的是:当受害草民向当地父母官申冤告状时,青天大老爷们居然站在黑老大那一边,草民痛哭无告。当“受伤的总是你”时就听之任之,向警察法官哀告等于是向猪罗哀告;当你“正当防卫”伤了黑方时就雷厉风行,把你抓起来严刑侍候?

    黑白两道在古今中外都是势不两立的,可在广大基层却成了“铁哥门”,也许只有特色中国才会折腾出如此伟大发明。
    在山寨政权的“帮扶”怂恿下,黑社会终于成长为广大草民的噬脐之痛。
    薄督坐镇西南后,下决心“大刀向黑社会砍去”时,才发现每个成气候的黑社会组织后面都有一把或N把“权力保护伞”,专职打击黑社会的公、检、法竟然充当“黑老大他爹”?
    重庆市最牛的“总黑老大”居然是司法局长文强?
    文强还是重庆市如日中天的“打黑英雄”?玩“女明星”和强暴“女大学生”是英雄的特别爱好。
    “打黑英雄”的幕后身份居然是“总黑老大”?这是一个多么深重的“特色悲剧”!
    …………
    重庆打黑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打黑英雄”文强被“正法”了,聚敛的上亿非法资产也“充公”了。
    重庆人结彩狂欢,神洲草民奔走相告,竞争传递如下信息:
    中国的希望在西南?
    本人虽然也是没有任何权力背景的草民一个,可脑袋不会转弯,怎么也想不通“打黑”为何要与“唱红”联在一起?
    中国的黑社会都不是“高技术作案”,多是明火执仗犯罪,只要撇开“权力保护伞”依法办案,随手就可侦查出一大堆“罪证”。“打黑”纯属法律层面的职事,只需要依法办案铁面无私就成,为何在“打黑”的同时要众声“唱红”呢?
    难道“唱红”有助于“打黑”吗?不“唱红”就不能“打黑”吗?
    地球上治安最好的国家是北欧的丹麦、挪威、瑞典、芬兰,这些国家基本消灭了黑社会,可那几个国家并没“唱红”啊?
    同是华人世界的台湾治安状况也很好,可台湾也没“唱红”啊?
    “唱红”显然与“打黑”没有因果关系。
    从“红歌”内容上看,“唱红”反而不利于“打黑”,“无限忠于”和“紧跟”恰恰是小喽啰对“黑老大”的感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也是黑社会的惯用手段?
    那么重庆在“打黑”的同时为何要高调“唱红”呢?“红歌大联唱”可是劳民伤财的运动啊?
    我想起了毛救星发动的文革。
    文革初期毛救星用以发动群众的口号是“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包括国家主席在内的高官显贵押上审判台任草民百姓殴打凌辱。
    当昔日高高在上的大官们沦为匍匐在草民脚下的阶下囚时,草民心中那个“爽”啊就不用提了,心中因此升腾起对给予他们扬眉吐气机会的毛领袖狂热崇拜之情。
    毛救星在打党内“走资派”的同时,又不失时机夹带“私货”,向全党全国全军全民摊销毛选、毛著、毛语录、毛画像、毛像章……全国的印刷机构差不多都在为神化“毛形象”服务。
    此举颇像重庆的“打黑”与“唱红”。
    当毛选、毛著、毛语录、毛画像、毛像章在五湖四海满天飞舞时,毛形象也就越来越高大,终于上升到草民需仰视才见只能热烈拥护不容丝毫质疑的“神一样的高度”。
    草民为“斗官杀官”鼓与呼,虽然毛选、毛著、毛语录、毛画像、毛像章与“斗官杀官”没有逻辑联系,可当二者在一起出现时,没有独立思维能力的草民很自然认定二者间有某种必然联系,认为“拥毛”就能有效“斗官杀官”,就象重庆市民认为“唱红”有助于“打黑”一样。
    当毛形象在草民心中高高升起,毛在全国党、政、军、民中竖立起不可动摇的绝对威信,赢得不加限制的绝对权力时,毛就把“打击党内走资派”的运动降温,开始了“清理阶级队伍”,矛盾直指“斗官杀官”运动中的“天真造反派”,受到毛亲自接见并高调赞扬的“五大学运领袖”被送进了监狱牛棚。监狱里关满了造反派,刑场上的枪声也对“造反派”格外关注……
    曾在“斗官杀官”中出尽风头的城市“红卫兵”被毛救星整体逐出生他养他的城市,前往荒僻闭塞的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地位连他们一直蔑视的农民都不如;无数“女知青”被肮脏野蛮的土包子村官强暴霸占痛哭无告……
    红卫兵和造反派们终于发现:他们无限热爱忠于的毛救星发动文革的终极目的不是“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是“斗官杀官”;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赢得绝对独裁权力。
    毛领袖通过“斗官杀官”来“吸引运动民众”;利用造反派红卫兵作为“斗争工具”打倒权力分割者,把大权集于自己一人之手。等到集权独裁的目的达到后,就把“斗争工具”一脚踢开,并在他们头上砸下一块巨石。
    在巨石的压迫下,造反派红卫兵终于醒过来了,但一切已经迟了。
    …………
    重庆“打黑”“唱红”运动令薄督“一夜成名天下知”。全国各地总督们眼红了,纷纷仿效“西南模式”来搏取彩头,在全国掀起“红歌大联唱”,在“唱响山河一遍红”的同时赢得梦想的“政治加分”。
    与重庆不同的时,各地只“唱红”不“打黑”了?
    “打黑”才是重庆的真正“善政”;“唱红”则是“画蛇添足”或“项庄舞剑”之举。
    如果学习重庆,也应该是学其长而摒其短,应该“打黑”而不“唱红”?
    可全国居然“唱红”不“打黑”;摒其长而取其短。
    特色中国怎么了?
    上月走了一趟重庆,不经意问了几个市民,没想到对“唱红”“打黑”直摇头,和两年前的反响绝然相反,那时是奔走相告弹冠相庆,就象文革初期的红卫兵造反派一样。
    重庆“打黑”也虎头蛇尾了;“唱红”声势则“芝麻开花节节高”。
    重庆人醒了,但已经迟了;全国人民依旧以为重庆人很爽很OK,紧跟重庆走上来了……
    我敬爱的祖国,你在干什么?你的希望在哪里?
   
   
    二0一一年四月十六日
(2011/04/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