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以来,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的红色运动,大树个人权威,并借整肃律师李庄祭旗,出尽风头。眼下,即将出狱的李庄又被审判,似乎注定要再度下狱。然而,4月22日,重庆检方却突然撤诉,令中外舆论备感意外。
    (博讯 boxun.com)
   
    中南海政治排险新动向

   
    前几天,国内《财经》杂志撰文称重庆正在上演“李庄案第二季”。该文写道,“此案早已超越案件本身,在司法界引发巨大关注,更被指事关中国法治进程”,报导中还引用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社副总编辑刘桂明的文章称,“李庄案已成律师的心结、死结。”
   
    记得早在上季李庄“伪证案”宣判前,国内就舆论哗然,质疑声浪不断,矛头直指薄熙来,民间曾有一个“李庄案公民关注团”迅即成立,并发出一份《关于李庄涉嫌伪证案一事致官方媒体的公开信》,指责这起罕见的涉黑“律师造假门”案件,是重庆官方“带有某种政治目的的整肃”。李庄曾一度向外爆料称,与重庆官方有内部交易,只能曲线自救,以利东山再起。由此可见,李庄“伪证案”已成为埋伏在薄熙来政治前途上的定时炸弹。
   
    然而,继去年李长春、习近平、周永康等政治局常委先后赴重庆肯定薄熙来“唱红打黑”政绩后,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五不搞”)今年也去重庆,大赞薄熙来主政重庆“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实事和好事。这都是德政,老百姓不会忘记的”。日前,国内官媒又高调报到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在渝考察挺薄。在重庆市委机关报署名的通稿中,特别强调了李源潮撂下的狠话:“打黑除恶,为民除害,就是应该狠狠打,而且要一直继续打”。于是李庄“伪证案”的续集,就这样紧锣密鼓地在重庆再次导演上戏了。濒临出狱的李庄这颗即将引爆的定时炸弹,终于被设计排解了。由此可见,政治上明显左转的中南海,为薄熙来“十八大”上位排险的新动向:薄熙来明年跻身中共最高层的政治局常委之列已成定局。
   
    李庄“伪证案”曾备受质疑
   
    李庄因揭露重庆刑讯逼供被判“伪证罪”一案曾经轰动中国,备受质疑。去年一份继无情揭露重庆当局刑讯逼供,打黑“政绩”,制造陷阱,冤判李庄内幕的《陈有西在上海律师协会的演讲:李庄案的前前后后》录音风靡海内外网络媒体,引发舆论聚焦。接着,北京朱明勇律师又公布“重庆打黑第一案”主要被告之一樊奇杭被残酷刑讯逼供的多媒体视频数据,以及重庆两审法院判处死刑的被告樊奇杭给最高法院及其院长王胜俊亲笔信的扫描版《我的生命谁做主──来自监狱的血书》,该书以其亲身经历,大爆重庆警方惨不忍睹的刑讯逼供内幕,再次震惊中国,引发网上怒评如潮。
   
    法学家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打破沉默,率先发出来自体制内的又一声吶喊,于去年8月2日发表了《依法治国──中央应派调查组调查重庆刑讯逼供的情况》一文。该文称:“我发现,网上有人用‘令人发指,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来回应这些音像(樊奇杭被残酷刑讯逼供的多媒体视频),还有网文指有关警员犯下了‘灭绝人性的刑讯逼供罪行。’”该文结尾写到:“重庆打黑违法违宪的问题太明显,重庆警方人员涉嫌刑讯逼供的规模较大,中央应下决心排除阻力进行调查……。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司法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律师协会,你们应该睁开眼睛了。应该说句公道话了。难道这样的社情汹汹民意汹汹,这样持久的法学界、新闻界、律师界的呼吁,都请不动你们一个调查组吗?”继而,又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贺卫方以《我陪你,兄弟》声援了朱明勇律师!8月22日下午,北京律师、学者愤然集聚五道口举行“重庆打黑”专题研讨会。参加者有秋风、杨支柱、邓文初、周泽、王工、凌沧洲、滕彪、许志永、北风、李和平、唐吉田、江天勇、黎雄兵、李方平、何杨、金光鸿、丁锡奎、黄秀丽、文涛、温海波等四十多人。律师朱明勇在会上集中介绍了重庆打黑过程中残酷的刑讯逼供内幕。与会的律师、学者就重庆打黑第一案中存在严重的刑讯逼供情况发表了共同联署的公开信──《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该信称:“重庆政法部门在‘打黑’名义下,涉嫌滥施酷刑,伤及无辜,践踏程序,正在制造大量冤假错案,尤其是刑讯逼供情况,令人触目惊心。”该信发出后在网上持续公开签名,又一次揭开了李庄因揭露重庆刑讯逼供被判“伪证罪”冤案疮疤。
   
    律师、法学者再次群起发声
   
    李庄,这个一年半后被重庆检方再度指控“妨害作证”的“黑律师”,现在正遭遇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在渝考察时声称的“狠狠打,一直打”的命运,酿成今日中国整个律师界遭遇前所未有的灾难!
   
    涉黑该打,但不能黑打!重庆公检法仅凭8位不出庭证人的书面证词就对李庄律师实施逮捕和起诉本身即引起了有关“程序正义”的广泛争议。为此,曾经受托担任李庄辩护律师的陈有西极为愤怒,特此发出《李庄案,还有必要陪练吗?》一文,再次披露了李庄案的司法黑幕。陈有西律师表示,这次不再去重庆跟法官“陪练”。但是律师界对李庄再审案的关注度仍然高涨。中国律师界组成了包括张思之,江平,何兵,魏汝久等著名律师在内的顾问团。而法学专家贺卫方教授也不负众望,刊出了《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对重庆非法妄为强烈质问。
   
    李庄“伪证案”续集的辩护律师斯伟江,更是在其辩护意见中称,“案件程序严重违法”,“李庄并没有引诱、教唆证人改变证言”,所谓“漏罪”根本不成立。斯伟江周三在庭上愤然陈述道:“今天,他(李庄)又一次被同一个罪名,在同一个地方受审,审理的内容却是在上海做的事,单单程序上的不公,已经可以说是,决嘉陵之波,流恶难尽。罄歌乐之竹,难书其罪。之后,恐怕不管实体如何判,如何文字构陷,罪轻罪重,已难堵天下悠悠之口了。”
   
    李庄律师顾问团成员魏汝久律师更是认为:“这个案子如果真判他有罪的话, 大家(律师)就都知道原来取证面临这么多的陷阱,就都不愿意去取这个证据。没有律师的参与、没有律师的制衡,那公权力机关就会为所欲为。对于保护中国公民的公民权利或者人权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而中国律师界泰斗,84岁高龄的张思之律师则对《德国之声》表示,李庄案体现了公权力的任意作为,和中国律师面临的生存困境。张思之表示,顾问团关注的不是哪一个个人,他们更关注通过这样一个案件,中国法制是不是还有希望、还有前途?
   
    重庆在借“黑”打“异”
   
    记得前年11月3日凌晨至4日中午,重庆市主城区八千余辆出租车集体罢驶,此事件引发了全国性出租车集体罢工浪潮此起彼伏。当时,政治手法十分老辣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声称要与“罢运”者展开平等、公开、透明地对话,不仅在舆论上赢得了开明领导人的美誉,更是捞出了不少的政治资本。然而,此据已被媒体曝光的一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显示,重庆官方早就将 “11.3”罢运事件定性为一些出租车公司在背后策划、给政府施加压力,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事件。而当时不知死活的黎强,却在政府招集的座谈会上,当薄熙来刚谈到对重庆出租车行业情况作出的一些调查时,便不耐烦地站起来发表异见,进行顶撞:“薄书记,你来重庆的时间很短,不了解重庆的情况,我来给你讲讲……” 黎强的这种冒犯,使这位要赚个好彩头的书记大人当场颇为尴尬。此据媒体报道:渝强实业员工证实,在这年的“11.3”罢运事件官民对话结束不久,该公司就已经有人被警方侦查、拘留,秋后算账相继开始。而这位胆敢当面发表异见,冒犯薄大人的黎强,其命运也就注定在“黑”难逃了。
   
    号称“重庆打黑第一案”的民企老板黎强的委托辩护人赵长青,曾在法庭上技巧性地揭露刑侦“折磨”黎强和他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罪的滔滔不绝辩护异见,严重冲击了重庆打黑主题,令重庆当局十分难堪,这便成为重庆下决心要抹黑、整肃律师的关键性诱因。接着“特性独立”,要PK薄熙来的李庄就中箭落马了。
   
    据当时的《南方周末》报道,重庆警方拘捕北京辩护律师李庄案,令为涉黑人士辩护的律师人人自危。准备南下担任辩护人的北京律师宣东接到了将近30个电话,劝他勿去,“他们说重庆警方的做法是给北京律师一个下马威”。重庆一名律师也突然接到项目组警官的电话,劝他“小心点,不要步了后尘”。然而这些内幕都被重庆堂而皇之的“唱红打黑”业绩所掩盖。中国律师从此不敢在法庭触碰警方刑讯逼供话题。由此便不难得出重庆是在借黑打异的结论。
   
    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
   
    其实,薄熙来重庆“唱红打黑”,一直都在树立自己的权威。他眼看着重庆市内挂起"人民英雄薄书记:全国人民向您们的队伍致敬","胡总书记英明,温总理卓越,薄熙来了不起"等巨幅横标,不加制止,其个人崇拜欲望颇有点像毛。意在向薄熙来献媚的重庆党校教授苏伟与御用教授杨帆等人,合作出版了《重庆模式》一书,不仅对薄熙来主导的重庆进行了肉麻性的吹捧,更有要"重庆模式"领导“中国模式”的劲头跃然纸上。该书1月6日出版,现已在各地新华书店上架,招致毛派势力大为亢奋。毛左人物张宏良说:"重庆模式证明了中国共产党仍然具有自我更新的历史动力。"李希光说:"重庆实践具体地深化了对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的认识。"由此可见,薄书记招降“毛左”,要权倾天下,独领风骚,喊红中国的意味已经很浓了。如今,连中南海的大员们都不得不相继去重庆朝圣。
   
    对李庄PK薄熙来一案重庆检方突然当庭撤回起诉一事,陈有西律师撰文表示,李庄案终于阻击成功,这是法治中国和人类良知的胜利。同时他提出“必须追究重庆公安局故意构陷冤狱、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法律责任。必须追究他们专案组的决策者和李军等承办人的滥用职权罪的刑事法律责任。必须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平反李庄第一季的冤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不应当再如此麻木和熟视无睹。否则无以惩戒那些违法乱纪者。他们以后还会继续荼毒百姓。”至此,律师界普遍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然而,在本文看来,眼下的中国,正在不断发生着大面积的公民因言论自由被失踪、被软禁等事实。重庆检方突然撤诉,也许仅是薄熙来面临国内外舆论压力采取的一个柔道策略,并不意味着李庄和中国律师会从此改变命运。只要中南海的政治风向不转,薄熙来注定要政治上位,中国律师制度恢复30年来,也注定要遭遇到权力凌辱法律的政治天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