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生存与超越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zt]薄熙来、王立军治理下的重庆——一位重庆人的话(2012/04)
·[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zt]吴英集团案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2012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

   中國堪稱“口號大國”。領導人對口號有一種迷信心理,認定口號是凝聚人心、振奮民氣的利器。胡錦濤接掌大權之後,也提出了不少口號:“保先”、“加強執政能力建設”、“創新型國家”……漸漸,人們發現有一個口號“脫穎而出”,越來越頻繁地被各級領導人掛在嘴邊了,這就是“和諧社會”。

   2004年9月19日,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提出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概念,胡錦濤將它作爲中共的一種社會發展戰略目標。2005年以來,胡錦濤更提出將“和諧社會”作為執政的戰略任務,“和諧”的理念要成為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過程中的價值取向。和諧社會的主要內容,是“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2005年2月19日,中共中央舉辦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提高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能力專題研討班,在中央黨校開班。胡錦濤在開班式上作了重要講話,指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是我們黨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的全局出發提出的一項重大任務”。和諧社會對當前中國社會是相當有針對性的,包括教育、醫療、社保等社會熱點在內的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以及比較敏感的民主權利保障制度,拓寬社情民意表達渠道……都是和諧社會理論的具體內容。

   隨後幾年,中共的“和諧社會”理論發展得更系統配套,在實踐中也推出更多的政策措施,例如,為縮小城鄉收入差距,當局不僅發放種糧補貼,更從2006年起全面取消農業稅,減輕了農民種糧的負擔;各地陸續提高主要針對億萬農民工的最低工資標準、企業離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標準和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並不斷擴大城市居民低保範圍;將個人所得稅起徵點由月收入800元,大幅提升至1600元,中低收入人群獲益較多……

   9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最後一次討論擬提請十六屆六中全會審議的《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稿,討論的主要內容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六個必須”,以及“關鍵在黨”兩方面,提出了“六個必須”,依次為:必須堅持以人為本;必須切實抓好發展這個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必須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必須加強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必須把改革的力度、發展的速度和社會可承受的程度統一起來;必須堅持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發揮黨的領導核心作用,維護人民群眾的主體地位。

   2006年10月8日,胡錦濤主持召開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正式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整套思路,強調要“居安思危,化解影響和諧的各類矛盾”。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立即發表社論,宣傳說:《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是對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具有重大指導意義的綱領性文件,反映了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內在要求,體現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願望。這個《決定》,繼承、豐富和發展了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開闢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新境界。”

   “和諧社會”這一口號,引起了學者與官方媒體群起討論,認爲“和諧社會”的提出,旨在為陷入迷茫的改革方向,指出為各界接受的利益共同點。有人認為,“和諧社會”是對“小康社會”的繼承和發展,“小康社會”側重經濟上的標準,而“和諧社會”對政治、文化、社會等各個方面都有了新的定義。

   另一種解讀是,中央之所以提出“和諧社會”,是針對現在社會日益嚴重和尖銳的不和諧。也有人認爲,提出“和諧社會”,是共產黨的本質轉變的開始,實質上表現出中共對新興資產階級的吸收和妥協,最終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諧共存局面。

   對“和諧社會”作出最全面解讀的,是何頻主政時期《多維月刊》的一篇社論:

   胡錦濤提出“和諧社會”這個口號,確實花了一番心思。這個口號進一步與中共過去的理論基礎——馬克思主義分道揚鑣,以更大的力度借用了中國傳統思想資源,兩年來在宣傳聲勢上不斷升溫,不僅超過了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也取代了胡錦濤本人剛接任時提出的“以人為本”、“新三民主義”……而成為胡錦濤時代指導思想的頭號鮮明標誌,高居於統馭總體布局的晶核位置。

   “和諧”數十年來運交華蓋。任何一個新政權,成立之後本當盡早祭起這面旗幟,然而毛澤東率領的中共卻是例外。一個甲子以來,“和諧”在“文革”中被打成要批倒批臭的“修正主義”,在改革中又被列為過了時要被更新、拋棄的“傳統觀念”。可以說,“和諧”在中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不論左派、右派,對之輕則不屑一顧,重則視若寇讎。曾幾何時,“和諧”竟然咸魚翻身,重新被中南海奉為至寶了。

   對於胡錦濤總書記和中共決策層來講,高標“和諧”之旗,好處顯而易見。從國內講,半個世紀的政治運動,人們鬥慘了,二十多年的市場爭奪,人們奪怕了;眼下各種激化和潛在的矛盾攪作一團,民怨沸騰,人心思和諧,社會盼和諧;從國際講,中國的崛起已經造成了原有板塊的錯動,中國過去的挑戰者姿態又讓周邊國家、國際社會心有餘悸;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領導層提出“和諧”,雖然並不是萬應靈丹,但是對內能給民眾一副鎮靜劑,對外能給列強一顆定心丸。

   “和諧”因其內涵和外延模糊,於是包容性強、涵蓋面廣,是進行方針調整、銜接前後不同政策,避免硬著陸、拐急彎的優質路標,是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識、贏得人心的上佳口號。世界上什麼好東西不能裝到“和諧”裡面去呢!舉凡穩定、發展、民主、自由、道德、祖國統一、民族團結、博弈、對話、濟貧、致富、救災、反恐,甚至學術誠信、商業打假……推出任何一項新政策,廢除任何一條老規定,只要聲明是為了“和諧社會”,都能更擁有一份政治正確,更讓人易於理解和接受。就連當前徴地抗爭、維權訴求的請願書、抗議信上,哪裡不是寫著“為和諧社會”?這實際上重演中國從辛亥革命時期以來的老戲碼:“咸與維新”,“咸與改革”,如今又“咸與和諧”。然而,也畢竟從一個側面顯示了這一口號是以何種速度和廣度深入人心。

   如果說,過去經濟效率至上,相信“把蛋糕做大”就能緩解矛盾,卻事與願違;那麼現在換一個思路,轉而信奉利益公平重組,重視“把蛋糕分好”,應該說還是對症下藥的。問題是,要什麼樣的“和諧”?怎麼樣去達到和諧?

   講“和諧”,不是針對與自己的利益一致、觀點一致的人講的,利益一致、觀點一致還用得著講和諧嗎?提出講“和諧”的問題,就是針對利益不一致、觀點不一致的人,甚至利益衝突、觀點對立的人講的。正是從這個意義上,人們要看一看當局所倡導的“和諧”,究竟是真和諧還是假和諧。

   例如,黨政權力機關內那些巨鱷蛀虫,他們的利益與人民的利益就是尖銳衝突的:要麼橫徴暴斂,要麼貪贓枉法,官商勾結,上下串通,黑白通吃,魚肉鄉民。他們不僅非法攫取巨額財富,而且就像山東臨沂政府有關部門那樣,欺壓百姓,激化矛盾,造成社會動蕩。對這樣的人,如果不是有一個肅清一個,有一窩鏟除一窩,而且在制度上更採取根本措施來堵塞漏洞,防止前腐後繼,怎麼可能實現和諧?當局如何對待貪官酷吏,這實際上就是判定真假和諧的一塊試金石。

   再比如,在中國社會轉型、摸索未來發展方向的重要關頭,很需要讓民眾暢所欲言,集思廣益,其中必然有許多為當局聽不順耳的見解。對待與當局不一致甚至相反的意見,是尊重和保護他們的合法權利,不斷拓寬言路,紓解民怨,促進溝通,求同存異?還是強行壓制,硬性消音,甚至像最近連續抓、判敢言記者那樣,動用專政、特務手段,槍打出頭鳥,殺一儆百?這實際上是判定真假和諧的又一塊試金石。

   和諧不是萬馬齊喑,和諧不是鴉雀無聲,和諧不是一言九鼎,和諧不是沆瀣一氣。……我們堅信:離開法治和民主,和諧就只能是一句空話。

   中國民衆對“和諧社會”本身並不反感,但是對胡錦濤宣傳“和諧社會”卻並不買賬。他們從自己親身經歷、親眼觀察的事實,無法得出“和諧社會”的結論:由於中國網絡審查制度,言論自由空間被進一步收窄,越來越嚴密的網絡監察,更多網站被防火牆屏蔽;當局還一個勁地盤算在全國的個人電腦預裝上網過濾軟件,發出《關於計算機預裝綠色上網過濾軟件的通知》,企圖進一步限制並監控公民對互聯網的使用……在這種情況下,胡錦濤高調提出“和諧社會”,他們怎麽會心悅誠服地認爲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呢!大多數網民抱怨,所謂“和諧社會”,就是“我怎麽說你怎麽做”,不許獨立思考,更不許出聲抗議,只允許發表與官方一致的言論、封殺對官方提出異議的社會,“和諧”也就成了一帖典型的狗皮膏藥,被漫畫化,被網民惡搞——任何受到官方整治的遭遇,例如言論被删除、網頁被屏蔽、討論被禁止,網民都戲稱為“被和諧了”或“被‘河蟹’(“和諧”的諧音)了”。

   面對當局以“反低俗”爲名,旨在“和諧”的網管行動,“低俗”的網民想出了一種別開生面的抗議方式:用讀起來粗俗、寫出來文雅的網絡語言,虛構了貌似單純而與世無爭的“草泥馬”(“操你媽”的諧音)等一批“網獸”,一個星期內就迅速傳播開來,大量出現在QQ群的聊天內容中,還出現許多“草泥馬”、“綠壩娘”等虛擬動物或人物形象的惡搞圖片,尖銳地諷刺挖苦政府一邊以各種名義營造“和諧社會”假相,一邊加強統治的行徑。YouTube上的《草泥馬之歌》童聲合唱的瀏覽量不到一個月內已經超過100萬,唱道:“噢,臥槽的草泥馬!噢,狂槽的草泥馬!他們為了臥草不被吃掉打敗了河蟹,河蟹從此消失草泥馬戈壁。”

   不知熱愛文藝的胡錦濤,面對這種來自草根民衆的創作作何感想?

   (摘自文思詠 任知初《他領導中國:胡錦濤新傳》由明鏡出版社出版)

(2011/04/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