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重论“阶级和阶级斗争”--兼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批判]
潘一丁文集
·*读书论
·*美台政局动乱的表象和本质
·*劣币是如何能驱逐良币的?
·媒体争夺战的表相和本质
·军队一定要“演而时习之”
·*不专业、不兢业、不务正业--两地中国社会的通弊
·*飓风“海燕”的启示
·*总是说对话、做错事--另类“中国特色”
·*废除劳教是“说对话做错事”的典型
·*新概念版的“秋后算账”
·致台湾领导人的信件
·*潘一丁向臺灣青年朋友的求助
·*潘一丁的台北声明
·潘一丁即將實踐一次“行為藝術”敬請關注!
·新年献词
·*论“软实力”
·立此存照-致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的准备起诉通知书
·*“近亲繁殖”出不了真正有效的智库
·*台湾行纪实(上)
·*台湾行纪实(下)
·*西方式伪“民主”是为婊子立的牌坊
·潘一丁:*中韩文化联手以直报怨抑制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性都”东莞的表象和本质
·*什么样的“笼子”能关得住权力?
·*从乌、泰、叙的动乱看西方式“民主”的丛林本质
·*以《新理论》的“民主观”评台湾的“选举民主”
·*“恐怖活动”--人类社会行为的镜像
·*人类社会真的“文明”了吗?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知的权利”?
·*科学《因果论》看雾霾是对中国人的天谴
·*悖论乎?现实也!
·*无法忍受,要发飙!
·*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台湾社会
·*藏獒和会叫的狗的启示
·*生死观和殡葬传统是中国文化先进民族落后的根源
·*台湾的社会堡垒被无知学生从内部攻破
·*朝鲜问题的表象和本质
·*中国渔船屡遭劫持的反思
·*试论“历史周期律”的形成
·*树欲静而风不止--中国的处境和对策
·*“东郭思维”要不得
·*“六四事件”是当西方伪民主“跟屁虫”的结果
·*“擦枪走火”、中国准备好了吗?
·*狗肉与文明
·*朋友论
·*子非人、焉知“人权”乎
·*以理服人,我们有服人之“理”吗?
·*反腐败要从改良滋生腐败的文化土壤开始
·*“安内”先要从以理服中国人做起
·*马航MH17事件是客观规律对当代“文明”的天谴
·为什么中国人只有小聪明却无大智慧?
·*战争永远是军人的“天职”--八一建军节随想
·绕过热闹看点门道
·*郭美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中国要做有理的恶人
·*以中国文化来俯瞰人类社会
·以中国文化俯看日本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伪民主表象和本质
·*“伪民主”是戕害当代人类社会的罪魁祸首
·*“伪民主”的要害或死穴
·*“依法治国”的表象和本质
·*中日关系的辩证思考
·*寄语APEC
·*“昏君现象”--美国中期选举“魔咒”的表象和本质
·*论“贪腐现象”的天性本质
·*沪港通的“向钱看”表象和“老鼠会”本质
·*请问:我们有权干涉它国内政吗?
·*台湾九合一选举--西方“伪民主”的中国文化版
·*九合一选举结果是对国民党的报应
·*没有刚性的法治就是豆腐渣--商鞅徒木立信的联想
·*马英九VS华国锋的启示
·*柯文哲的机遇和选择
·*论“公务员”
·*以新思维的改变与创新去建构未来--新年献词
·*巴黎恐怖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们为什么要“都是查理”?
·*达沃斯经济论坛懂“经济”吗?
·*论《新思维》
·*用科学《新理论》替柯文哲解套
·*“昏二代”是如何产生的?
·*现实的讽刺与启示
·*请勿折腾!
·*观念的误区--让钱包鼓起来
·*人类社会的窝里斗表象和文明冲突本质
·*俄罗斯阅兵活动的表象和本质
·*马英九在政治生命结束前,其言也善
·*用高科技来维护法治的公平、正义和不容挑战的尊严
·*布拉特的连任是对人类良知的嘲讽
·*西方有“历史周期律”吗?
·*知识无产权--盗版万岁
·*科学《新理论》的“同性恋”观
·*希腊公投--一道测试自己良知和素质的是非题
·*以《新理论》来认识、解释希腊危机
·*伊核问题前景的预兆
·*创新论
·*强扭的瓜不甜、强讨来的道歉更不值钱
·*出奇制胜--论洪秀柱的选举策略
·*大和民族的“小日本”心态
·*“难民危机”-都是山寨民主惹的祸
·*大象能当猴子的“跟屁虫”吗?
·*中国月饼和人的联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论“阶级和阶级斗争”--兼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批判

自从十八世纪开始,西方因工业革命而使生产力有了极大的提高,人们不仅可以获得较为丰富的物质分配,还可以有剩余财富的积累。让已经可以“(在全世界)先富起来”的欧洲人,逐渐有了“边吃肉、边骂娘”的条件(言论自由)。更由于自私、贪婪的天性,必然地因为曾经有过平均分配的、原始共产社会形态的传统思维习惯影响,因贫富差距的逐渐拉大,普遍产生了“不患贫而患不均”的失衡心理。终于让天才的思想家马克思“应运而生”,以他创造性的发现(“资本论”)、和返祖的“共产主义思想”结合,幽灵般地在欧洲出现。从理论上打着“阶级斗争”和“无产者团结起来”的旗号,为人类社会内部的“窝里斗”,和动物般原始、野蛮、恐怖、残酷的肉体暴力行为,提供了理论支持和实践的可行性舞台。更配合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法则,通过毫无进步意义可言的肉体战争手段,再一次将人类社会,从正在摸索前进的“文明”途中,拉到了走回“动物丛林”的歧路,至今阴魂不散。以至于进入21世纪后,使人类不仅还没有从“末日”的折腾梦魇中走出,反而有“弄假成真”的危险。如果要是认真追究起来,这马克思也脱不了“教唆、误导”的干系。因为他那个一点也不科学的“名言(怀疑一切、造反有理)”中标榜的,只不过是『要怀疑一切、却不怀疑自以为是的自己;一心认为造反有理,却不懂“只有造错误的反才有理”的道理』说白了,就是马克思根本从来没有能够先建立起一个具有客观普世价值、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是非标准”。而且必须强调指出的是:这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常识,所以这样的错误是不能容忍或原谅的。也就是说『任何要反对它(有“是非标准”)存在的人,跟要反对在现代国际贸易中,必须有被一致认可的尺、秤之类“标准度量衡”存在的诉求道理一样,完全是典型的无知、颟顸或愚蠢。更是一向以“太傅(民主“大众皇帝”的老师)或栋梁”自居的东西方读书人精英们,在早就如空气般客观存在(从来没有失去过)的民主社会中,世世代代始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地,总是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大众)昏君”,伴随着大自然不可避免的“天灾”,制造出一次又一次战争、动乱之类“人祸”的根本原因!』所以笔者甚至不惜愿冒“天下之大不讳”,指着所有“会读书而不会用”、却掌握着主流话语权的精英读书人的鼻子,问一声:你们敢公开跳出来,当着“大众皇帝”的面,靠“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权压人)”的手段,就这个问题,跟潘一丁进行一场公开的“PK(辩论)”吗?

   正因为如此,所以包括马克思本人、以及他后来的诸如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之类的、理论继承者或发扬光大人。都完全提不出一个既能先“以理服己”,而后又能“以理服人”的、如自然科学般正确的社会科学理论。他们充其量只不过像智商略高一点的普通人一样,停留在科学《认识论》所指“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初级表象层次上。所以只能对社会中存在的矛盾和对立问题,作出错误的分析和判断。在客观上有意无意地,受到动物世界中,具有一定“社会性”的狼群行为的影响或启发,提出了表象上具有“多数(人)暴力倾向”性质的所谓“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更由于自己的名声和影响力,大大地放大了这种错误观点所产生的不良后果。更被后来中国人的领袖毛泽东,在发动“文化大革命”期间,将此错误发挥得淋漓尽致。往往每逢自己“理屈词穷”时,就拿出来当成克敌制胜、一抓就灵、屡试不爽的“脱困法宝”甚至致命武器,制造出无数关乎人命的“冤假错案”来。而且现在更已经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国家、地区中的对现实不满者,或别有用心的政治野心家,总是以多数人“民主”的名义,打着“阶级斗争和革命”的招牌,制造动乱甚至流血暴力行为的理论根据,成为产生社会不稳定的根源,不仅给已经发现有点走不下去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又多提供了一次以同样错误的所谓“选票式民主”来“趁火打劫、浑水摸鱼”的机会,节外生枝地,为全人类的悬崖勒马和改弦易辙,制造出更多的困难或障碍。

   其实根据科学《新理论》的判断,马克思所犯的错误,是只看到“物以类聚”的表象,而没有看到“人以群分”本质。事实上迄今为止,并没有确凿证据或令人信服的充分理由,来承认或接受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观点,以及至今还被说成是“高等动物”的西方人。靠猴子般的小脑袋、小智慧,通过观察“动物世界”中的普遍行为习惯后。自以为是地总结、归纳出来的、强调遵守以个体体能竞争为主的“丛林法则”(笔者声明对此嘲笑般判断结论负责,欢迎中外的“高等动物”们群起而攻之)。从而犯下了在基本数学、物理坐标系统常识中、严重而原则性的大错误。或者也可以说,起码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事实,包括从诺贝尔奖得主的卓越成就;到负有盛名的高盛、兰德公司对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以及靠出位新闻(甚至绯闻、丑闻)来包装某个人,使其成名并对社会产生影响的现象背后。都一定有一个“团队”在暗中操作的事实。而所谓“团队”者,就意味着是由许多人参加,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进行“集体分工合作”的行为存在,从而彻底否定了『人类社会行为的特征,也和动物世界一样、以个体“竞争”为主』的结论,反而证明是绝对与其(丛林法则)“背道而驰”的,完全符合『一个“人造”的社会,为了摆脱母系统(大自然的动物丛林)的吸引而独立存在,必须具备足够大的“离心力”才能脱离出去、而不被重新吸引回来(湮灭)』的基本物理学常识原理。

   可以认为,自从人类和动物世界分道扬镳,走出丛林,进入了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后。受恶劣的环境所迫和个体体能条件的限制,开始了“集体分工合作”的尝试,并很快尝到了生产力不断提高的甜头。开始打下了剩余产品积累的物质基础和进行“私有化自由支配”的可能。遂逐渐结束了共同生产、平均分配的原始共产主义形态。再由量变转为质变,自身开始了“建设文明”的全面“去动物化”进程。

   这时,以群体生活和“集体分工合作”为主、生活在绝对“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的人类,当年根据大自然“蛇无头不能行”的《仿生学》的原理,形成的“猴王”或“领头羊”之类的“领袖机制”,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自己“人造”的社会,因人口不断增加、集中,社会人之间的互动行为日趋繁琐复杂,完全超出了任何一个作为领袖的个体社会人“力所能及”的范围。于是,人类和自己的社会进入了一个进化新阶段。形象地说,就是根据《仿生学》原理,将可能包括“奴隶制”在内的有机社会,变成一个放大了的“人体”。产生由大脑或中枢神经般的领袖(或奴隶主)来直接控制,并根据自己主观判断来“择优”选取的,类似胃、肠、肝、肾等职能器官分工的专职管理助手,来代替已经分身乏术的领袖的“事必躬亲”,去处理、解决一些琐碎或次要的相关问题。并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社会管理体系,大大提高了社会生产力和物质文明条件,开始形成了“财富”的概念。

   应该强调指出的是:在这种进步开始的“初级阶段”,包括自私和贪婪(永不满足)以及食、色等欲望在内的“天性”。暂时都成为进化的“动力(或推手)”,特别是在物质文明建设中,具有积极的进步意义。但是与此同时,领袖和他的助手们一起,因为承担轻重不同的社会责任,掌握大小不同的权力,为天性在他们身上的“自由发挥(如比一般人占有更多的财富或异性,也就是今天所谓的“腐败”)”提供了方便与可能,并逐渐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这时,领袖需要下属或助手们,在自己不便出面的情况下,替自己“谋私(敛财或找女人)”;而下属或助手们,不仅可以趁机狐假虎威地“顺手牵羊(为自己谋取类似的好处)”,更可以在万一失手时,获得领袖提供的保护。久而久之,一个《仿生学》中的“狼狈为奸”现象,就形成并被继承和延续下来。这时,在这个“利益共同体”中的精英读书人,出于天性自私的本能,为了从理论上永保自己和自己子孙后代长远的既得利益。就运用自己手中掌握的话语权,利用迷信和谎言,去欺骗因生计所迫、不能受到足够教育(甚至多为不识字的“文盲”),而尚处于愚昧无知的社会大多数人。制造出“领袖(帝王之类)跟一般普通人不一样,是天生的(所以要称为天子)”的假象,以及把自己也包括进去的“为圣、贤、尊者讳”的规则或理论。更炮制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舆论,牵强附会地灌输“人生而不平等”观念,从而在心理上逐渐形成阶级划分的基础。

   其实就社会表象而言,“人以群分”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但就本质而言,只能根据社会人当时所处实际地位,分成“统治者”或“被统治者”两类。具体一点说,就是以他们在当时社会中所处的地位和起到的作用,以及所代表的不同(甚至对立、矛盾)利益,分成“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或所谓的统治阶级)”和“代表大多数社会人利益的被统治集团(或所谓的被统治阶级)”。

   如果从真正的“人性”角度来看,两者之间的整体利益,应该是统一和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但要是根据丛林法则,站在“天性”的角度来看,理论上当整体利益不变的条件下,两者的利益就处于相互“你一多我就少”的竞争状态中。这难道不正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人类社会普遍呈现出来、并被一些无知或别有用心者、称之为“阶级斗争”的现状吗?

   所以按照科学《新理论》的观点,认为这完全是以高等动物马克思为代表,提出的所谓“阶级斗争”理论误导的结果,是一种“进化不到位”的典型表现。只要不从这里开始着手根治,人类的社会就毫无希望,各种本质上就是“窝里斗”的形形色色“阶级斗争”,将永远伴随着我们。而“根治”的办法就是:

   首先要厘清这种“阶级斗争”的主动、被动关系,认识到是“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出于“天性”本能、为了截取尽可能多的利益而主动挑起的。而“代表大多数社会人利益的被统治集团”乃是被迫作出的反抗,这更是马克思理论的致命错误之所在(详细阐述,请上古狗或百度查阅拙文“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其次要认识到,理论上代表全体社会人利益的领袖,实际上往往总是只代表“少数精英利益的统治集团”的利益。所以除了只会一味“拉偏架”激化社会矛盾外,完全起不到调解、缓和的作用。反而值得注意的是,那个“吃里扒外”、站在多数人利益一边的毛泽东,几乎是唯一的例外!

   这才是当前的精英读书人,最应该加以思考、研究的当务之急。一旦从上面两点启示中,悟出一些当前社会的症结之所在。那么一切问题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