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这是我在发微博的时候顺手写下的,似乎也自然成章,就发出来了。
   
   所以,要治理贪污腐败,靠严刑是不够的,靠教育更换不够。必须从制度下手,铲除贪官产生的土壤。第一是减少许可证。不是样样都需要政府盖章批准的,尤其是那些便利于官员寻租而故意设置的许可证。政府不总是那么重要的,有些时候不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那些地方就应该放开让社会让市场自行调节。
   
   第二是要引入监督制约机制,政府需要监督制约,党更需要监督制约,无论什么机构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不能以纪律代替法律,不能留下无数监督制约的死角。没有什么东西是由特殊材料做成的,仔细看下来谁都没什么特别,谁都有懒惰、贪婪、自私的一面。毛泽东不例外,邓小平也不例外,其他的更别说了。

   三是司法必须独立,没有独立的司法就没有法律的尊严,法律才是必须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东西,不是党。既然每个人都是普通的,从来没有参加了某个组织的人的道德就必然是高的。都有人性的弱点,所以依靠人的自觉和道德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无效的。只有建立绝对独立的司法,才是治理国家的的必由之路。
   
   四是政府政党运作的信息必须透明化,把一切都摊开曝露在太阳光下,有腐败、不公平现象马上众目睽睽,则腐败失去滋生的土壤了。特权必须放弃,没有任何人应当取得治外法权,高官也不例外。取得高的社会地位不代表就获取了高的道德标准人格标准了,都是一样的人。获得高权力而不受监督制约,就必然腐败。
   
   五是要建立有效的舆论监督机制。新闻媒体应该是第四权力,新闻自由是一个国家社会的必不可少的元素,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大众监督。没有大众监督就必然事倍功半,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天赐的权力,在任何情况下不应被任何组织剥夺。
   
   
   有人对我说:说有什么用?又改变不了现实。我说:你错了。不说才改变不了现实,说了就有可能。一百万人说,事情就成了五成。一千万人说就成了八成。要是几亿人说呢?他敢不改吗?他说五不搞就五不搞?中国的事情就他一人说了算?他一家说了算?国家是十四亿人的国家,不是他的国家。十四亿人说了才算。
   

此文于2011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