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律师专栏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南郭点评:极权暴政下政治腐败,司法腐败,全社会道德沦丧日益加剧,直致暴政彻底灭亡是所有共产党政权的普遍规律。

   
   
   首先,在中共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不可能存在法治,也不可能有司法公正。原因在于共产党通过控制政法委员会方式,完全撑控了司法审判权,法官判案在中国是“判者不审,审者不判”,亦即审理案件的法官没有独立审判权,只有建议权,而不亲自审理案件的审判委员会和政法委书记却有终局裁定权。
   
   
   
   
   其次,中国目前的司法审判体制已经腐烂变质,完全丧失了正常社会法院裁断是非典直的正常功能。很大一部分中国律师已成为皮条型的“法律中介人”,即介绍贿赂或直接行贿者,因为中国司法体制是逼良为娼的制度。任何律师要想在中国立足,往往不得不行贿犯罪才有可能打赢官司以便赢利。整个中国几乎找不到绝对没有行贿的律师了。与之相应,中国法官几乎没有不曾受贿的法官。
   
   
   
   
   第三,在一般刑民经济贸易官司中,多少还有律师发挥作用的馀地,但往往要行贿(金钱,高级娱乐,高档色情)才能凑效;完全依赖律师专业技能,纯凭证据,事实,法律打官司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除非原被告双方均不走关系,但此种情形仅是例外,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双方均走关系;因此,在中国打官司,很多情部下实际上是打关系金钱官司,而非打证据法律官司。
   
   
   
   
   第四,在所有重大刑事,或政治或人权案件中,几乎百分之百没有胜诉的任何可能;人权律师只要勇于真为当事人抗辩,全部会受到秘密政治警察电话骚扰、司法局警告,律师协会干预。人权律师唯有曲辩及不触及要害和不向外界透露案件的前提下,才能相对安全,反之,则非常危险。
   
   
   
   
   第五,中国的司法审判体制与律师体制业已病入膏盲无可救药,只要中共政权存在一天,便绝不可能有任何公正的司法审判,也不可能有任何司法正义。如今除了在普通的刑,民,经济争议纠纷中,且双方均没有强大的后台或足够富有的情况下,多少还有可能发挥律师的作用。
   
   
   
   
   第六,我在大陆作为出庭律师执业21年的实际经验告诉我:只要中共政权存在一天,绝不可能有法治,不可能有司法公正与正义。例如:2004年7月至2005年2月23日我曾作为七个法轮功当事人的辩护律师,在七个月期间,甚至未能会见到任何一位当事人,尽管法律明文规定:辩护律师有权在提出申请48小时内会见当事人!我曾作为郑恩宠,黄金秋,杨天水,张林,师涛等八名政治良心犯辩护律师,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没有任何一人构成所谓犯罪,但他们全部被中共操控的法院公然枉法无罪重判六至十二年不等。我还曾代理马亚莲,王水珍,苏州历史文化街区,和烟台历名文化街区等十馀起强制拆迁案,无一例外全部败诉。尽管事实,证据和法律完全有利于我的当事人。
   
   
   第七,中国法院的判决往往是一纸空文,且败诉当事方往往故意拒不执行,若要获得实际执行,必须另外行贿执行庭的法官,否则根本无法实际执行。且法院判决与原告实际损失往往不成比例,中共法律不判决败诉方承担胜诉方律师费用,也没有惩罚性赔偿之说。
   
   
   
   
   中共公检法司统一受中共控制,重大案件经常联合办案,因此根本不存在西方三权分立分权制约的机制。至于环保及消费者权益方面的普通案件,与政治及所有敏感案件,仅有量的区别,没有质的不同。因为法官没有独立审判权,司法腐败,律师法官行贿受贿化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第八,民告官的案件胜诉率非常低,如果有的话,也仅是出于替罪羊的考虑或出于宣传的需要推出一些倒霉的官员而已。
   
   
   
   
   简言之: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流氓暴政,中共独裁控制了一切权力,而且这种权力没有任何有效的外部力量制约之,司法不独立,媒体不自由,党禁报禁言禁网禁严厉,根本没有法治生存的馀地。虽然普通刑,民,经济,行政案件,仍有律师辩护的一定空间,但律师往往被迫行贿才有可能胜诉;至于在政治良心案及所有的敏感案件中,根本没有律师辩护的馀地,除非律师加强自我保护,不敢真实抗辩,消音低调不向任何媒体及互联网披露案情,否则辩护律师特别是人权律师随时处于秘密政治警察的骚扰监控之下,并随时有可能被党控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或停业甚至被逮捕判刑监禁等处罚。结论乃是:中共极权暴政一日不灭亡,中国人民的深重苦难绝对不止!
   
   
   
   
   2010年10月10日
(2011/04/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