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吴玉琴:中共政权的执政末日——软禁和监控适得其反 ]
贵州公民论坛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秦永敏拒思想汇报电话被断 贵州人权聚会多人被关押
·贵州人权研讨会连续遭当地国保员警骚扰
·贵州茅台镇派执法队打砸合法店铺强迫搬迁
·贵州地方政府实施武力强行征地酿流血事件
·贵州官商勾结动用警力征地置农民于死地
·雍志明:从贵阳市菜价怪异现象看中国底层民众的生活
·声援秦永敏,支持秦永敏——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黔西南州贞丰县谢安珍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我的公开遗书-卢勇祥(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
·茉莉花开祭“六四”
·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吴玉琴
·王藏: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强烈抗议贵州公安对李任科先生的伤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迟到的“6、4”22周年祭——贵州人权研讨会
·大纪元:贵州民主人士举行迟到的“六四”悼念活动
·卢勇祥:“六四”周年“坐宾馆”经历
·贵州人权研究会热烈祝贺胡佳先生即将出狱
·王藏: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王藏: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人士失踪
·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生日民主人士失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7、1”被失踪说明了什么?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姚立法先生遭到政治迫害的强烈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7月再次被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旅游” 浙江民主党人续被传唤
·雍志明: 贵阳上访新动态(图)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张群选:我为我有陈西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卢勇祥——苦难历程,豪迈人生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贵阳异议人士 “寻找陈西”,陈西关押地点成谜(图)
·欧阳小戎——若为自由
·陈西被送到贵州黔西南州兴义监狱服刑
·砸碎黑暗的枷锁,迎接黎明的太阳
·陈西母亲因思念儿子而生病住院
·黄燕明——悲哀的中国 苦难一生的父亲
·贵州卢勇祥创作《自由在召唤》声援陈西
·多名贵州异议人士受打压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喜结良缘
·中国民主党人胡明君先生即将出狱
·“六四”临近,贵州民众要求停止政治迫害释放陈西(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玉琴:中共政权的执政末日——软禁和监控适得其反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打着“维稳”的旗号,大陆各地的国保和公安们都成了践踏《宪法》和伤害公民的无耻元凶。没有任何理由,不出示任何相关的法律依据,强行带人软禁、被迫失踪、被迫旅游都成了国保们掌握在手中的任意棒。维稳对象也在无休止的膨胀,民主异议人士、访民、法轮功成员、大批忧国忧民人士、甚至是许多曾经参加革命的爱国的老干部、老党员,都被视为“不稳定因素”与“危险分子”而遭到了无理的监控和打压。

   
   非法判决刘贤斌,逮捕冉云飞、陈卫、丁矛、李双德,劳教华春辉、魏强,拘禁艺术家艾未未、黄香、追魂、成力、郭盖,举国上下恐怖弥漫。4、5个便衣近距离的监视和跟踪还不过瘾,而大批的便衣随时都会一窝蜂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实施绑架,匪耶?流氓耶?让路人是难以分辨,光天化日之下随时都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茉莉花革命”、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周五聚会、“两会”,都成了国保公安为维稳而打压我们的日子。从新年以来的首次聚会(2月18日周五)至今,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不管是被强行带去软禁,还是回到家里,都被这些为“维稳”而献身的“四不象”小混混监控或跟踪着。甚至是在浴室里洗澡时,由于跟踪的人都是男的,可又想象着我有可能不在浴室而赶紧请示领导调女的来冲进浴室探视。我们夫妇与同事在贵阳市黔灵山公园晨练时,后面是5、6个人跟着,同事说“我怎么老感觉是被一群流氓跟着,也不知道你们市西派出所是在哪里找来这些鬼眉日眼的人?让人行走时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被非法软禁1个月(2月19日至3月18日),带走时母亲身体欠佳,软禁的日子牵挂年迈老母的心纠结着。3月5日的半夜时分,心窝的剧痛使我窒息得仿佛将要死亡,惊慌中向丈夫求救,丈夫慌忙叫醒了看守我们的市西派出所的何所长,他连夜开车把我送到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急诊查血、照心电图、心律40,输液、输氧医生是忙活着,我却昏昏沉沉的任其医生摆布。天亮时随行的丈夫同何所长返回软禁我们的度假村,另外随行监控我的1男1女留下陪着我,派出所又来了几个人陪着。输液后窒息感没有了,疼痛感却似乎没有减轻的感觉。问医生我到底患的是什么病?医生却要我转外科确诊,当我听说一切又要重新检查时,我拒绝了医治,自己签字后离开了医院。请派出所的警员小牟帮我买了一些药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度假村。
   
   第二天(3月6日)晚上7点,陈西要到教会去做祷告,我对国保说,希望与陈西一道去顺便看我的母亲。国保代某不同意,并说如果我在车上,他拒绝开车,无奈之下随同陈西强行离开度假村,监控我们的人也和我们一道打车回到了贵阳,为此使得国保和市西路派出所是出动了很多的警力来找我们。
   
   当我的老母亲知道我是被非法软禁1个月后,她就问我是为什么要遭受如此的境况?我用一种最浅显易懂的道理给她谈了人权的问题,谈了贵州人权研讨会,并告诉她说,中国政府是在2004年就把人权问题写进了《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我母亲听后她说:“那你们没有错嘛,一定又是下面的坏人要整你们,因为那几天我看电视,都听到温家宝总理大谈要政治改革呢!”由此她那刚烈般的母爱怦然而出,80多岁的老人居然说出她要保护我,不管我是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她都要伴着我。为此,我后来再次失去自由时,是带着母亲一道被软禁的。
   
   多年来,贵州人权研讨会一直在宣传和倡导的是人权的普世价值。帮助弱势群体,为他们维权讨公道。为推动中国社会的民主化进程,我们大家背负着的是强烈的使命感!让中国的老百姓生活得幸福而有尊严,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的愿望,也是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每一个人的愿望!
   
   现今国保警察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制造更大的社会矛盾。以维护社会稳定为由,实行的维稳行动却是公然践踏公民的基本人权,不断损害公民的各项正当权益,如此的维稳彰显的却是政权的末日迹象。纳粹德国盖世太保和前苏联克格勃最终的下场,国保及公安们应该引以为戒。继续这样无以复加地践踏《宪法》的尊严以及《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最终失去的是民心、是政府的公信力!
   
   
   
   2011年4月8日
   
   
(2011/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