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卢勇祥:“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 ]
贵州公民论坛
·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生日民主人士失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7、1”被失踪说明了什么?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姚立法先生遭到政治迫害的强烈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7月再次被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旅游” 浙江民主党人续被传唤
·雍志明: 贵阳上访新动态(图)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张群选:我为我有陈西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卢勇祥——苦难历程,豪迈人生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贵阳异议人士 “寻找陈西”,陈西关押地点成谜(图)
·欧阳小戎——若为自由
·陈西被送到贵州黔西南州兴义监狱服刑
·砸碎黑暗的枷锁,迎接黎明的太阳
·陈西母亲因思念儿子而生病住院
·黄燕明——悲哀的中国 苦难一生的父亲
·贵州卢勇祥创作《自由在召唤》声援陈西
·多名贵州异议人士受打压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喜结良缘
·中国民主党人胡明君先生即将出狱
·“六四”临近,贵州民众要求停止政治迫害释放陈西(组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纪念六四、勿忘六四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拍摄纪念“六四”活动被带走抄家
·六四前夕,多名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抄家传唤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大部分被带走的异见人士陆续回家,糜崇彪仍无消息
·贵州异议人士:今年六四监控力度更大
·黄 翔——绝不能制造第二个李旺阳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吴玉琴夫妇被软禁40余天后获释
·贵州民主维权人士卢勇祥等一批人士被严密监控
·异议人士及访民被打压 陈西狱中健康突恶化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密监控,陈西疑遭虐待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控
·18大前贵州异见者被严打 24小时跟踪通讯网络被控(组图)
·贵州刑讯市民致死 抬尸示威拘留7人逮捕2人
·吴玉琴——中共当局肆意践踏人权,残酷打压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3年贵州民权活动
·2013年元旦献辞
·廖双元被贵阳国保非法绑架后审讯
·贴身盯梢禁止互访 贵州人权研讨会仍遭严控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全部被控制,陈西母亲灵堂周围封路戒严
·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上访维权者胡银珍及周岁孙儿遭毒打关押(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卢勇祥:“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940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当局非法监禁纪实
   我叫卢勇祥,65岁,贵州省贵阳市人,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2011年2月18日晚上11点钟左右,贵阳市金鸭派出所的警察谢某带领五六个20岁左右的便衣警察冲进我家,准备强行将我带走。我说:“抓我可以,请出示你们的证件和抓我的法律手续。”他们拿不出任何法律手续,声称是上级下达的命令。我说:“上级要抓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他们说:“上级的命令就是理由。”我说:“我有病,又有伤,家中还有个重病在床的89岁老母亲,她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料。你们把我抓走了,我母亲的起居和生活怎么办?”
   谢某走进里屋,一下子就把我母亲的被子掀开,他想证实我说的话是否属实。我母亲从梦中惊醒,看见谢某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得两眼发直,全身哆嗦。看见母亲惊恐万状的样子,我心如刀割,十分愤怒,然而却万般无奈。让人不能忍受的是,谢某看到89岁的老人被他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后,不仅没有半点恻隐之心,相反态度更加蛮横地对我说:“我管不了这许多,我只知道抓人,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说着,上前抓住我的肩膀就往外推,其他的警察一拥而上,不由分说把我架到外面车上。我当时还穿着睡衣,什么东西也没来得及拿便被他们带到叫潮汕酒店的门前。

   当时,守候在潮汕酒店门前的杨某(金鸭派出所的指导员)和所长李某信誓旦旦地对我说:“我以人格担保,过了20号就放你,希望你配合。”我义正词严地说:“你们要非法剥夺我的人身自由,还要我配合,这是哪里来的强盗逻辑!你们这是肆意践踏人权,是违法行为。”但是,他们对我的抗议置之不理。那个姓杨的指导员最后气急败坏地对我说:“你放明白点儿,我们是共产党的专政机关,我们想什么时候抓你就什么时候抓你,想监禁你多久就监禁你多久,今天就要抓你,你又能怎样?”
   于是,我被强行监禁在潮汕酒店的510房中。过了20号,当局不仅仍然不放我,反而加强对我的监视。21号这天,我发现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另一个成员全林志就关在隔壁512号房间。开始他们不准我们见面,不准我们交谈,我同全林志为此进行了强硬斗争,终于冲破他们的禁令。我们每天在一起散步、聊天,一起进餐看电视,并相互鼓励,坚持斗争。
   23号,眼看监禁遥遥无期,我忍无可忍,决定自行回家。监视我的四个年轻警察立即上前阻挡,我当时非常愤怒,不顾一切地往外冲。但是,我患糖尿病十多年,2009年11月16日的车祸中又被撞断十条肋骨,加上年岁已高,因而身体虚弱,力不从心,四次被年轻警察打倒在地。我那瞬间决定豁出去了,所以仍然奋力往外冲,没想到我居然冲出300多米,一直冲到大街上才被那四个年轻警察打翻在地上。我感觉心跳剧烈,头昏眼花,全身剧痛,几乎休克过去。紧接着,年轻警察给他们的指导员通了电话,指导员带着另外几个年轻警察分乘两辆警车赶到现场。他们强迫我回监禁处,我谴责他们公然践踏人权、没有人性,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们的行为实质上是在犯罪。你们这样做是在积累你们的罪恶。”恼羞成怒的指导员命令他的下属将我强行架住,高高地举起来,扔进面包车内,再命令几个健壮的年轻警察压在我身上,将我带回监禁处。
   就这样,我被强行监禁了25天。这期间,派出所的头儿授意监禁的警察肆意虐待我。常常借故不给早餐吃,不给开水喝,通宵开电视干扰我睡觉,弄得我整天昏昏沉沉,心身疲惫。更为恶毒的是,3月8日,派出所的所长和指导员把我的房东叫到派出所,威逼他不要将房子出租给我住,并限令他一个星期内将我的家人赶走。可怜我重病在床的母亲,文革时被批斗得神经失常,如今仍然摆脱不了被迫害的厄运。我被监禁期间,全靠我女朋友承担起照料她生活的重任,否则她老人家早就被活活饿死了。我女朋友苦苦哀求房东,才得以暂住半月。如今,我面临无处安身的绝境,因为任何房东都不敢把房子租给我住,可见当局多么残暴和无耻。
   当局无故监禁我们有两个目的:一、剥夺我们的人身自由,防止我们上街集会示威,以维护他们所谓的社会稳定。二、摧残我们的意志,整垮我们的身体。显然,当局这时候已是惊弓之鸟,四面楚歌,草木皆兵。他们知道自己如同坐在火山口上,随时有可能被突然爆发的滚滚熔岩化为灰烬,所以,他们要变本加厉地打压民运人士。
   当时,我们完全有时间有机会一走了之,避开当局的抓捕。可是,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主要成员都不愿意采取回避的办法,而是选择了正面斗争的形式。大家认为,我们挺身而出,知难而进,目的就是要用具体的事例揭露当局“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我们就是要用被残酷迫害的亲身经历证明当局肆意践踏人权的残暴本质。暴力镇压换来的只会是更加强烈的反抗。专制政权已经穷途末路,自由的曙光必然要划破黑暗!
   尽管当局已经丧心病狂,心理扭曲,我们仍然要苦口婆心地正告他们:“时至今日,大势所趋,中国何去何从已一目了然,人民唾弃一党专制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们仍冥顽不化,一意孤行,执意与人民为敌,执意要用暴力将中国推向战乱、饥饿、疾病的深渊,致使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流血死亡,那你们就将成为千古罪人,你们的名字就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任后辈儿孙责斥唾骂。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只有站在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站在历史的高度做出明智选择:毅然抛弃一党专制,立即释放所有在押政治人士,并尽快给所有遭受过迫害的民运人士平反昭雪、解除党禁报禁、重新评价“六四”运动、接纳各方民主人士、召开圆桌会议、尽快制定出写进多党竞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人权至上等重大原则的新宪法,并保障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按照以上路线图和平过渡,才能求得人民的谅解、历史的宽恕,才能求得后辈儿孙以及你们良心上的平衡与安宁。”
   2011年3月14日夜、3月15日于贵阳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940
(2011/04/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