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方鲲鹏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0)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1)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3)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4)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5)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6)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7)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8)
·选区划分的怪胎 - 蝾螈选区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2)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3)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2)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3)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5)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宪法固重要 解释更关键 若得好借口 二者皆可抛(10)

   作者: 方鲲鹏

   (十)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中国人不应妄自菲薄,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盲目认为美国人推崇天赋人权,是与生俱来的道德巨人,人权楷模,中国人望尘莫及。其实并非如此。想想看,美国废除种族隔离制度还不到50年,绝大部分美国黑人真正得到选举权是在1965年的《选举权法案》颁布后,距今不过45年,但美国白人有选举权距今已有220多年,这有多不平等?为消除这个不平等就走了180年。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种族矛盾、社会矛盾、社会骚乱、社会紧张程度,其问题之多,情况之糟,远远超过现在的中国,再加上焦头烂额的越南战争和反战运动,但是他们妥善应对矛盾,社会次序没有失控,渡过了那个艰难时期,接着就出现一个政治和经济都高速发展的好时期。中国只要政策对头,真正落实,变化也可以很快。

   美国民权运动的历史,对于中国的官方和民间都有启迪作用。仔细考察可以发现,美国民权运动硕果叠出时期,是美国政府和民权运动出现良性互动时期。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著名演讲的那次二十五万人游行,是当时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抗议游行,美国黑人响应号召,从各地汇集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游行。在游行前两个星期,游行组织者写信给肯尼迪总统,要求他支持。肯尼迪表示了最勉强的支持,条件是游行必须是和平的、安全的。那个年代,美国社会种族关系紧张,暴力事件不断,在游行过程中,肯尼迪政府一直是捏着一把汗。游行安全结束后的当天,肯尼迪把马丁•路德•金等游行的组织领导者,召到白宫著名的椭圆型总统办公室,为游行过程没有发生骚乱,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和祝贺。

   在肯尼迪之前,美国政府多以镇压方式处理黑人的抗争运动,拒绝同黑人领袖对话。但是依靠镇压手段治标不治本,压而不服。进入上世纪60年代,黑人暴力抗争事件日益增多,防不胜防,社会动荡加剧。肯尼迪一改前任总统们的做法,放下身段,倾听黑人民权运动的诉求,会见马丁•路德•金等黑人领袖。但另一方面,肯尼迪虽然对马丁•路德•金比较友善,但仍时刻提防他,批准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他实行无所不用其极的监视、监听。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国际环境,共产党暴力革命的理论很容易影响美国黑人领袖,搞社会主义革命曾是马丁•路德•金的重要选项,而且多次私下里他对朋友表示赞成社会主义制度,但最后他选择了非暴力抗争路线,可能认识到这是唯一现实可行的抗争方法。金领导的黑人运动,不冲击社会次序,不提过高要求,有理有节,见好就收。肯尼迪审时度势采安抚政策,我想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免把金和其他民权领袖推向共产党。识时务者为俊杰,从历史角度看,肯尼迪和金当时都采取了对美国社会最有利的方式,既推动了民权进步,又避免了社会大动荡,显出他们的过人之处。事实上每个国家都一样,民间要维权,政府要维稳。如何避免产生社会危机,如何达到维权维稳最佳平衡点,这需要高超的政治艺术,而不仅仅是所谓的“民主”解决得了的。

   风云际会,这两位非凡人物良性互动,对抗中有合作,为美国民权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所以不奇怪,他们在美国人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历史地位。两人惺惺相惜,告别世界的方式也很相似,都是被马路对面建筑物里射出的子弹击中头部。遇刺时肯尼迪46岁,马丁•路德•金39岁,都在年富力强時。

   中国目前不具备良性互动的条件,官方没有这个魄力,民间也没有产生杰出人物,社会甚至缺乏任何改革必须具备的理性生态环境。社会上上下下“亮出你的舌头空谈谈”。官方清谈误国,政改没有具体目标、措施和时间表;民间开骂成风,砖头乱飞,只图发泄快意一把。空洞和戾气交汇,砸砖块者大多无文革经历,却得文革大批判真传。不改变这些社会风气,什么事也做不了。

   我把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演讲的文字材料附于本文之后,这是美国人的重要历史文献,能帮助我们了解那段历史,对我们也有启迪作用。

   附录:我有一个梦

   马丁•路德•金 (1963年8月28日)

   (译文来自百度百科)

   今天,我高兴地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将成为我国历史上为了争取自由而举行的最伟大的示威集会。

   100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宣言》,今天我们就站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的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带来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长黑夜。

   然而100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的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依然悲惨地蹒跚于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之下。100年后,黑人依然生活在物质繁荣翰海的贫困孤岛上。100年后,黑人依然在美国社会中间向隅而泣,依然感到自己在国土家园中流离漂泊。所以,我们今天来到这里,要把这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众。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来到国家的首都是为了兑现一张支票。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在拟写宪法和独立宣言的辉煌篇章时,就签署了一张每一个美国人都能继承的期票。这张期票向所有人承诺——不论白人还是黑人——都享有不可让渡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权。

   然而,今天美国显然对她的有些公民拖欠着这张期票。美国没有承兑这笔神圣的债务,而是开始给黑人一张空头支票——一张盖着“资金不足”的印戳被退回的支票。但是,我们决不相信正义的银行会破产。我们决不相信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宝库会资金不足。因此,我们来兑现这张支票。这张支票将给我们以宝贵的自由和正义的保障。我们来到这块圣地还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正是万分紧急的时刻。现在不是从容不迫悠然行事或服用渐进主义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诺言的时候。现在是走出幽暗荒凉的种族隔离深谷,踏上种族平等的阳关大道的时候。现在是使我们国家走出种族不平等的流沙,踏上充满手足之情的磐石的时候。现在是使上帝所有孩子真正享有公正的时候。

   忽视这一时刻的紧迫性,对于国家将会是致命的。自由平等的朗朗秋日不到来,黑人顺情合理哀怨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端。如果国家依然我行我素,那些希望黑人只需出出气就会心满意足的人将大失所望。在黑人得到公民权之前,美国既不会安宁,也不会平静。反抗的旋风将继续震撼我们国家的基石,直至光辉灿烂的正义之日来临。

   但是,对于站在通向正义之宫艰险门槛上的人们,有一些话我必须要说。在我们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切不要错误行事导致犯罪。我们切不要吞饮仇恨辛酸的苦酒,来解除对于自由的饮渴。

   我们应该永远得体地、纪律严明地进行斗争。我们不能容许我们富有创造性的抗议沦为暴力行动。我们应该不断升华到用灵魂力量对付肉体力量的崇高境界。席卷黑人社会的新的奇迹般的战斗精神,不应导致我们对所有白人的不信任——因为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同我们的命运紧密相连,他们的自由同我们的自由休戚相关。他们今天来到这里参加集会就是明证。

   我们不能单独行动。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勇往直前。我们不能后退。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会感到满意?”只要黑人依然是不堪形容的警察暴行恐怖的牺牲品,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我们在旅途劳顿后,却被公路旁汽车游客旅社和城市旅馆拒之门外,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限于从狭小的黑人居住区到较大的黑人居住区,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我们的孩子被“仅供白人”的牌子剥夺个性,损毁尊严,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密西西比州的黑人不能参加选举,纽约州的黑人认为他们与选举毫不相干,我们就决不会满意。不,不,我们不会满意,直至公正似水奔流,正义如泉喷涌。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你们有些人历尽艰难困苦来到这里。你们有些人刚刚走出狭小的牢房。有些人来自因追求自由而遭受迫害风暴袭击和警察暴虐狂飙摧残的地区。你们饱经风霜,历尽苦难。继续努力吧,要相信:无辜受苦终得拯救。

   回到密西西比去吧;回到亚拉巴马去吧;回到南卡罗来纳去吧;回到佐治亚去吧;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吧;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贫民窟和黑人居住区去吧。要知道,这种情况能够而且将会改变。我们切不要在绝望的深渊里沉沦。

   朋友们,今天我要对你们说,尽管眼下困难重重,但我依然怀有一个梦。这个梦深深植根于美国梦之中。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奋起,实现其立国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色山岗上,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一个非正义和压迫的热浪逼人的荒漠之州,也会改造成为自由和公正的青青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儿女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我今天怀有一个梦。

   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会有所改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滔滔不绝地说什么要对联邦法令提出异议和拒绝执行——在那里,黑人儿童能够和白人儿童兄弟姐妹般地携手并行。

   我今天怀有一个梦。

   我梦想有一天,深谷弥合,高山夷平,歧路化坦途,曲径成通衢,上帝的光华再现,普天下生灵共谒。

   这是我们的希望。这是我将带回南方去的信念。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能从绝望之山开采出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能把这个国家的嘈杂刺耳的争吵声,变为充满手足之情的悦耳交响曲。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能一同工作,一同祈祷,一同斗争,一同入狱,一同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终有一天会获得自由。

   到了这一天,上帝的所有孩子都能以新的含义高唱这首歌:

   我的祖国,

   可爱的自由之邦,

   我为您歌唱。

   这是我祖先终老的地方,

   这是早期移民自豪的地方,

   让自由之声,

   响彻每一座山岗。

   如果美国要成为伟大的国家,这一点必须实现。因此,让自由之声响彻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高峰!

   让自由之声响彻纽约州的崇山峻岭!

   让自由之声响彻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高峰!

   让自由之声响彻科罗拉多州冰雪皑皑的洛基山!

   让自由之声响彻加利福尼亚州的婀娜群峰!

   不,不仅如此;让自由之声响彻佐治亚州的石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