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主张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达兰萨拉年轻的政治、社会工作者酝酿组织反对党
   
   2011-04-28 Radio Free Asia
   
   今年三月,达赖喇嘛宣布辞去政治职务,终结了西藏数百年来「政教合一」的传统,开启了西藏全新的政治格局。但在达兰萨拉,一群年轻的政治、社会工作者,已经酝酿走出下一步:组织反对党。

   
   
   
   四月二十日中午,西藏领袖达赖喇嘛结束了北欧访问行程,返回达兰萨拉。在他的车队抵达前半小时,穿着金、红相间袈裟的喇嘛,纷纷聚集在大昭寺旁。他们在达赖喇嘛住处门口列队,双手捧着白色丝巾或鲜花。在达赖喇嘛的座车经过时,路边的喇嘛们躬身礼敬,充分展现达赖喇嘛在藏人社会至高无上的地位。
   
   对这群喇嘛而言,礼敬达赖不仅因为他是宗教领袖,更是领导流亡政府的政治领袖。但今年三月,达赖喇嘛宣布辞去政治职务,配合行政首长换届、改选,西藏流亡政府将进入全新的阶段。
   
   李科先,是西藏政治犯辅导团体“九˙十˙三运动”组织的副会长。他说,以往流亡政府的民主制,是无党派的、政教合一的民主制。但政教合一结束后,下一步,就要走向政党政治。
   
   李科先说,“九˙十˙三组织”目前的主要工作是辅导、协助从西藏境内逃出的政治犯,获得一技之长,恢复身心健康。但未来,也计划转型成政党。当然前提是流亡政府修改法律,允许藏人组织政党。
   
   “九˙十˙三组织”秘书长岗拉姆,也是新当选的流亡议会议员。她分析,即将上任的洛桑桑盖政府,是由非僧侣的俗家人士组成的政权。以往政教合一的时代,不论达赖喇嘛,或是现任行政首长桑东仁波切,藏人都奉为“上师”。因此,就算他们的施政作为不当,藏人也不可能批评自己的上师,因为这是大逆不道的。 但面对俗家政治人物,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岗拉姆说,未来不仅可以批评,情节严重,甚至可以要求首长提前下台,就和一般民主国家的情况完全一样。
   
   目前已经在流亡议会占有一席之地的岗拉姆也说,流亡政府需要走上台湾和其它民主体制相同的道路,要有反对党、要有执政党的竞争方。“九˙十˙三组织”不仅要成为反对党,未来也要进一步争取执政。
   
   另一个在流亡社会的政治团体间热烈讨论的议题,是达赖喇嘛“只求自治,不求独立”的中间路线,未来要不要改弦易辙?
   
   西藏青年会,在流亡藏人中拥有为数众多的会员。副会长顿珠拉达表示,站在“一个公民”的立场,他认为,中间路线多年来没有成果,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新议会和新政府组成后,必须吸取这样的失败经验,中间路线,确实到了必须改变的阶段。
   
   顿珠拉达说,08年的抗议事件后,中国境内的藏人生活只能用“水深火热”来形容,而中间路线这种“虚幻的愿望”,只会削弱藏人斗争的理念。顿珠拉达直言,在达赖喇嘛还在世的期间,“西藏独立”的议题,必须排上议事日程。
   
   岗拉姆则认为,新政府上任后,中间路线肯定是要维持一段时间的,因为我们现在还对中共那方予很大的希望,希望“两个巴掌拍得响”。我们希望他们能善待境内的藏族人民,了解藏人的情况,把问题解决得好一点,这样藏人就能对中共比较有信心。
   
   未来,就算中间路线持续下去,岗拉姆认为,内容上还是要做很大的改变。比如说,在此前几次谈判中,流亡政府向中共提出了“有关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这一文本,但在未来的谈判中,是不是还要依据这份文本?内容要不要改变?
   
   如果未来第十轮、第十一轮谈判中,共产党依然连百分之一的条件都不承认,未来这份文本的内容,落实的时程要不要改变,流亡政府都应该重新讨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潼达兰萨拉专题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1/04/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