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王道杂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道杂论

   王道杂论

   一、党天下是天下为党,结党营私,固然不是王道;家天下是天下为家,以家为国,也不是真正的王道。王道政治是公天下。《礼记-礼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书洪范》教导:“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偏无颇,遵王之义。”“无偏无党”、“天下为公”是王道的原则。

   王道平直,其“路面”像磨刀石一样平,其“路线”像箭矢一样直。《诗经•小雅•大东》:“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砥,磨刀石,形象宽广平坦;刘向《新序-善谋篇》:“王道如砥,本乎人情,出乎礼义。”王道本乎人之常情,体现为礼法和道德,是三者的圆满结合。

   王道无私,就象天地日月一样包涵一切容纳一切照亮一切。《礼记•孔子闲居》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王道光明,不搞黑箱操作。《诗经•小雅•小明》曰:“明明上天,照临上下”。

   王道中正。《尚书•盘庚》:“汝分猷念以相从,各设中于乃心。”《尚书•酒诰》:“尔克永观省,作稽中德。”《易传•乾卦•文言》:“龙德而正中者也”,“大哉乾元,刚健中正,纯粹精也”,其中“中”、“正”、“中正”,都被视为必备的“君德”。

   一句话,王道“三公”:公开、公平、公正。儒典中“公”、“平”、“中”、“正”、“道”、“义”等概念,都关系“三公”、通达“三公”,或者说,都是王道政治的特征。

   二荀况对于儒家公平观念论之最详。他说:

   “故公平者,职之衡也,中和者,听之绳也。有其法者以法行,无其法者以类举,听之尽也。偏党而无经,听之辟也。故有良法而乱者,有之矣;有君子而乱者,自古及今,未尝闻也。《传》曰:‘治生乎君子,乱生乎小人。’此之谓也。”(《荀子•王制》)

   以法为标准衡量轻重,就能够做到公平;以法为准绳严格遵守,就能够做到适中无过。但荀子对法律仍持保留态度,因为好的法律,也会有“所不至者”,也会因为执法的人不好而造成不公的结果。故荀子同时强调道德的重要,认为只有君子才可以公正执法。即使“无其法者”,贤良的执法者也会以经验类推的方式,使原本无法可依的局面得到治理和改善。

   荀子认为,好的政治是良法加“良人”。东海以为,在此基础上还要加一个良制,即好的法律、好的领导人与好的社会制度三合一,才称得上是现代王道政治。

   民主法治算得上良制良法了,但如何使民主选举出来领导人是“良人”大人,仍大有文章可做。好制度是必要的,仅仅制度好是不够的。民主制度能够给予官民包括领导人相当的制约,能够让违法犯罪者受到相应的惩罚,但是,于社会可以制恶惩恶,于个人不足以成德成圣,它也不一定能选出好领导。

   三王道通三,通天地人。蒋庆指出,王道政治具有天道、传统、民意三重合法性。对此,东海的理解是:民意合法性,要由现代民主制度保障,各国通行通用;传统合法性即历史文化的合法性,即道统,要由儒家“提供”;三、天道合法性。天道,可以解释为宇宙秩序,涵盖民意、代表民意而又高于民意。三重合法性中,民意为基础。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这是民意与天道的重合。但民意不完全等同于“天意”,即不一定符合良知原则。例如,西方政治的天道合法性就有所不足。一些科技的发展如大规模杀伤性尖端武器的研制,就偏离了宇宙和人类的中正之道。

   王道政治,下合民心,上符天心,中有王心:领导人道高德厚,能承接道统。

   四王道通三,通真善美,即:王道政治具有真善美三大特征。

   真善美三者有别又相通,真中有善和美,善中有真和美,美中有真和善。三者一以贯之,贯穿于仁,到了高处,则统而为一,至真即至善即至美。这叫:一分为三,三合为一。

   在政治层面,真善美统一于王道,在哲学层面统一于仁。仁,亦天道亦地道亦人道,天道乾元,地道坤元,“乾坤并建”而为人道。天道至真,地道至美,人道至善。

   这里,人道可以理解为良知原则。天之“四德”,元亨利贞,人之四德,仁义礼智。王道不仅要符合民意,而且要以仁义礼智四德之全导引民意。民意的体现有赖于制度保障,四德的扩充有赖于道德建设。

   五王道以人为本但不限于人本主义。王道是仁本主义政治。关于人本与仁本之别,东海曾有多文论述,《体用学发微》中指出:

   “儒家是人本主义、人道主义,更是仁本主义、仁道主义。前者以人为本,强调人的主体性,重视人的肉体生命,着眼于人的外部政治社会之自由;后者以仁为人之本,强调道德良知的主体性,在重视人的肉体生命基础上进一步重视人的隐性灵性生命,在注重外部政治、社会之自由的同时致力于人的内在意志道德之自由。以仁为本位、围绕着本性良知转的仁本主义或曰良知主义,将为人类社会带来一次文明的大升级、大跃进,开创一个良知大放光芒、物质精神一并辉煌的新时代。”

   人本主义通向法治,仁本主义通向德治。德治以法治为基础,法治为德治的初阶。

   六君主制下的“法”,不论是法家的恶法还是儒家的良法,人治的成分都很浓。自由主义的法治才是现代意义上的真正的严格的法治。然而自由主义的法治仍有其不足,仍非王道的健全。

   重法不重德的政治,无论古代法家的恶性“法治”还是现代自由主义的良性法治,都会造成“民免而无耻”的现象,造就众多的小人。法治对人的邪思恶念有抑制作用,故有助于提升社会道徳和国民修养,但无法从心性根源处解决道徳问题。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法治社会,官民服从法度政令而不犯,是不敢,怕遭刑罚。如刑罚松弛,或有空子可钻,囯民便有出轨的可能,便可能钻之而不以为羞耻。

   西方法律健全,但各界人士特别是政商两界人物仍极擅钻空子并以之为荣。设想一下,让西方人大量移居中国,享受中囯的“自由”,他们搞起权钱交易黑箱操作来,不会比中国人逊色太多。

   “有耻且格”四字值得深长思。国民除了受外在的刑罚法律的约束,还多了一层内在的自我约束,这是“有耻”。“格”的层次又更高了。格又有正、敬、来(归于正)、至(至于善)等义,在这里都相通。

   文化、道德的作用,除了使囯民内心自我约束,还有让人产生积极向善、以善为乐的内在动力。《礼•缁衣》云:“夫民,教之以德,齐之以礼,则民有格心;教之以政,齐之以刑,则民有遯(遁的本字)心。”然也。

   因此,徳治才是政治的最高境界。王道政治是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的德治,到目前为止,仍属于政治与社会的一种理想。民主法治仅相当于王道的初级阶段。

   七儒家反对专尚政刑,但不反对政刑,而且很重视。德治是贯通“道德礼乐政刑”的。朱熹曰:“圣人之意,只为当时专用政刑治民,不用德礼,所以有此言。谓政刑但使之远罪而已;若是格其非心,非德礼不可。圣人为天下,何曾废刑政来!”(《朱子语类》)

   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就是现代意义上的“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所能达到的效果相当于“民免而无耻”。这样的社会,犯罪犯法者较少,因为代价大,但小人和刁民也很多。有人感叹:“民主制培养了大批刁民”。某种意义上,此言不无道理。象美国的华尔街的大小骗子,皆大刁民耳。

   仁本主义在政治上则是“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造就的是德治,所能达到的效果即“有耻且格”。囯人耻于犯罪,乐于为善,乐为真君子。

   八或问:古代中囯实行的是儒家德治,现在也尊儒,何以照样刁民小人伪君子照样多?

   答曰:古代中囯除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并没有真正圣人执政的儒家政权(而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的圣人是孔子追封的)。秦朝法家当权,结果是很彻底的“民免而无耻”。秦汉以后王朝,搞得最好,也只是一种准王道,一种趋向王道的有限努力,谈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儒家德治和王道。

   至于当今政治,可谓四不象,别说德治,别说法治,其法律的道德性严肃性连君主时代的“法”都不如,国民离“免而无耻”的境界还差得远。法治之下人虽“无耻”而有限,当今官民及知识分子各个阶层和群体的无耻则是空前绝世到了极点,岂仅普遍“刁”“小”而已?不少“民”不仅无求“免”之意,而且有求死之心,已到了“民不畏死”的程度!

   另外,现在执政党尊儒的真诚度,比满清政府还差得远。2009-9-8东海儒者余樟法(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