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一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话:

   “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深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一个近乎悬念的寻问,得到的竟是如此严峻的回答。罗稷南先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声。”

   黄宗英女士在《炎黄春秋》2002年第12期以《我亲聆毛泽东罗稷南对话》一文证实了这个对话。

   一言以为仁一言以为不仁,这一段对话,足以说明毛泽东的为人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对鲁迅这位为马列主义入侵中原统治中国扫清文化障碍、立下汗马功劳的文化大功臣,对这位一再公开表示过“热爱敬重推崇”的“新时代的圣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 毛泽东尚且不容异议不留情面,何况对他人、对一般知识分子?

   这样的人无论怎样背信弃义怎样当面没说好话背后下毒手,都不奇怪。可以说,文革的罪恶之果,其邪恶之因早已种于毛泽东心灵深处。而占据毛泽东心灵的是一中一西一古一今两大邪说:马列主义和法家学说。

   二人的可信度善良度与其文化或信仰有关。从整体上说,儒家群体的可信度、善良度最高,其次是佛道两家,其次是自由主义,其次是基督教,法家马家最低。这“两家”人最为狂妄凶恶刻薄寡恩最不可信任。

   他们不仅热衷于对异见异议者进行改造迫害杀戮,对自家人也同样猜忌仇视你死我活。商鞅出卖老友公子昂,李斯害死同学韩非子,赵高搞掉同事李斯,都表现了法家大腕的冷酷;中外马列王朝各大腕对外对下对内对自家人的过河拆桥辣手无情,更是殷鉴不远。

   明乎此,就不难理解毛泽东为什么这样狠毒了,马克思与秦始皇、马家与法家双重的毒素有机地集合在一起,能不狠毒吗?明乎此就不难理解,对鲁迅表面上始终表示热爱敬重推崇的毛泽东,为什么私下里会说出让罗稷南“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的狠话。

   有人认为毛泽东对鲁迅表面上赞扬骨子里仇视,试图以此证明鲁迅的硬骨头精神。其实不对。毛泽东容不下鲁迅,不能证明鲁迅就是正确的是硬骨头,毛泽东是中山狼,不能证明鲁迅就是东郭先生,就像赵高容不下李斯、斯大林容不下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不能证明李斯和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无辜,道理是一样的。

   这只说明毛泽东对鲁迅热爱敬重推崇是假,利用是真。他真正热爱的除了特权还是特权啊----谁如不“识大体”而影响到这一点,不管什么人,照样拿下。当然也谈不上仇视鲁迅,只不过是暴君对文化打手情不自禁的鄙夷而已,或者说利用完了过河拆桥。何止鲁迅?毛泽东过河以后,对他的哪一个忠臣良将不是说拆就拆说灭就灭的?

   盗亦有道,一般盗贼都会讲点义气有点底线,都不可能像毛泽东那样彻底地无情无义,把同志情战友情朋友情夫妻情家国情全部消灭光。毛泽东这种人,不论作同事作朋友作部属作领导都是可怕的,都会深受其害。

   三就像是否大侠不在于力气大小武功高低一样,伟人之伟大不在于事业更不在于权力地位,而在于功德。有些事业越大,殃民越多祸国越深,有些人权力越大地位越高反而越小。赞美秦始皇斯大林斯毛泽东们为伟人,是极为无耻的。

   那些信任拥护歌颂崇拜毛泽东的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瞎了心。当年国家遭受空前浩劫,他们自己也遭到各种迫害甚至死于其手,某种意义上是咎由自取。把民主自由之大敌和中华文化之大敌抬举为领袖、为大神,认贼为父乃至为虎作伥,岂能没有报应?毛泽东利用过他们之后也会收拾他们。

   至于现在赞美毛泽东、怀念毛时代、宣传毛思想的那些毛粉,有的是人云亦云无知,有的是崇拜邪恶无耻,有的是别有政治用心,有的是因为对现实的强烈不满,试图借鬼打鬼,利用毛泽东“打”现实打当局----这种人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不过是“鬼窟里的活计”而已,打不成鬼,自己反而魔鬼化了。

   马列毛思想是最容易败坏人的品德智慧把人变成鬼的。有专家指出,毛左都有心理精神疾病,我认为普遍还有心灵道德疾病。

   有必要说明一下,针对民众的阳谋、挑起民众血腥内斗、由中央制定杀人指标、砸烂公检法之类政治行为,还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越穷越光荣”、“知识越多越反动”之类思想观念,荒唐愚昧邪恶反动到了极点,纯属马家及毛家的特产,历史上的法家也不至于、不屑于这么做这么想的。

   “解放以后”毛泽东闭关锁国一统舆论大开杀戒大革文化命,有他的“苦衷”在。不这么干,是非颠倒不了黑白混淆不了,个人崇拜搞不起来,他的个人威信就树不起来。因为,了解自由主义西方制度的真相的人,具有一定儒佛道修养的人,都难以真正认同法家马家,都有可能识破他的真面目而厌恶鄙视反对他。

   毛泽东说:“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其实,相比马列主义而言,修正主义是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改邪归正的努力。至于阴谋诡计呀四人帮呀,不是要不要搞的问题,而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逻辑的必然。搞马列主义,就不可能不搞阴谋诡计;有毛泽东思想,就一定会培养出“四人帮”这类玩意---毛泽东不就是“四人帮”的主子吗。2011-4-9东海儒者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