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一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话:

   “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深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一个近乎悬念的寻问,得到的竟是如此严峻的回答。罗稷南先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声。”

   黄宗英女士在《炎黄春秋》2002年第12期以《我亲聆毛泽东罗稷南对话》一文证实了这个对话。

   一言以为仁一言以为不仁,这一段对话,足以说明毛泽东的为人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对鲁迅这位为马列主义入侵中原统治中国扫清文化障碍、立下汗马功劳的文化大功臣,对这位一再公开表示过“热爱敬重推崇”的“新时代的圣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 毛泽东尚且不容异议不留情面,何况对他人、对一般知识分子?

   这样的人无论怎样背信弃义怎样当面没说好话背后下毒手,都不奇怪。可以说,文革的罪恶之果,其邪恶之因早已种于毛泽东心灵深处。而占据毛泽东心灵的是一中一西一古一今两大邪说:马列主义和法家学说。

   二人的可信度善良度与其文化或信仰有关。从整体上说,儒家群体的可信度、善良度最高,其次是佛道两家,其次是自由主义,其次是基督教,法家马家最低。这“两家”人最为狂妄凶恶刻薄寡恩最不可信任。

   他们不仅热衷于对异见异议者进行改造迫害杀戮,对自家人也同样猜忌仇视你死我活。商鞅出卖老友公子昂,李斯害死同学韩非子,赵高搞掉同事李斯,都表现了法家大腕的冷酷;中外马列王朝各大腕对外对下对内对自家人的过河拆桥辣手无情,更是殷鉴不远。

   明乎此,就不难理解毛泽东为什么这样狠毒了,马克思与秦始皇、马家与法家双重的毒素有机地集合在一起,能不狠毒吗?明乎此就不难理解,对鲁迅表面上始终表示热爱敬重推崇的毛泽东,为什么私下里会说出让罗稷南“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的狠话。

   有人认为毛泽东对鲁迅表面上赞扬骨子里仇视,试图以此证明鲁迅的硬骨头精神。其实不对。毛泽东容不下鲁迅,不能证明鲁迅就是正确的是硬骨头,毛泽东是中山狼,不能证明鲁迅就是东郭先生,就像赵高容不下李斯、斯大林容不下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不能证明李斯和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无辜,道理是一样的。

   这只说明毛泽东对鲁迅热爱敬重推崇是假,利用是真。他真正热爱的除了特权还是特权啊----谁如不“识大体”而影响到这一点,不管什么人,照样拿下。当然也谈不上仇视鲁迅,只不过是暴君对文化打手情不自禁的鄙夷而已,或者说利用完了过河拆桥。何止鲁迅?毛泽东过河以后,对他的哪一个忠臣良将不是说拆就拆说灭就灭的?

   盗亦有道,一般盗贼都会讲点义气有点底线,都不可能像毛泽东那样彻底地无情无义,把同志情战友情朋友情夫妻情家国情全部消灭光。毛泽东这种人,不论作同事作朋友作部属作领导都是可怕的,都会深受其害。

   三就像是否大侠不在于力气大小武功高低一样,伟人之伟大不在于事业更不在于权力地位,而在于功德。有些事业越大,殃民越多祸国越深,有些人权力越大地位越高反而越小。赞美秦始皇斯大林斯毛泽东们为伟人,是极为无耻的。

   那些信任拥护歌颂崇拜毛泽东的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瞎了心。当年国家遭受空前浩劫,他们自己也遭到各种迫害甚至死于其手,某种意义上是咎由自取。把民主自由之大敌和中华文化之大敌抬举为领袖、为大神,认贼为父乃至为虎作伥,岂能没有报应?毛泽东利用过他们之后也会收拾他们。

   至于现在赞美毛泽东、怀念毛时代、宣传毛思想的那些毛粉,有的是人云亦云无知,有的是崇拜邪恶无耻,有的是别有政治用心,有的是因为对现实的强烈不满,试图借鬼打鬼,利用毛泽东“打”现实打当局----这种人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不过是“鬼窟里的活计”而已,打不成鬼,自己反而魔鬼化了。

   马列毛思想是最容易败坏人的品德智慧把人变成鬼的。有专家指出,毛左都有心理精神疾病,我认为普遍还有心灵道德疾病。

   有必要说明一下,针对民众的阳谋、挑起民众血腥内斗、由中央制定杀人指标、砸烂公检法之类政治行为,还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越穷越光荣”、“知识越多越反动”之类思想观念,荒唐愚昧邪恶反动到了极点,纯属马家及毛家的特产,历史上的法家也不至于、不屑于这么做这么想的。

   “解放以后”毛泽东闭关锁国一统舆论大开杀戒大革文化命,有他的“苦衷”在。不这么干,是非颠倒不了黑白混淆不了,个人崇拜搞不起来,他的个人威信就树不起来。因为,了解自由主义西方制度的真相的人,具有一定儒佛道修养的人,都难以真正认同法家马家,都有可能识破他的真面目而厌恶鄙视反对他。

   毛泽东说:“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其实,相比马列主义而言,修正主义是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改邪归正的努力。至于阴谋诡计呀四人帮呀,不是要不要搞的问题,而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逻辑的必然。搞马列主义,就不可能不搞阴谋诡计;有毛泽东思想,就一定会培养出“四人帮”这类玩意---毛泽东不就是“四人帮”的主子吗。2011-4-9东海儒者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