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一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话:

   “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深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一个近乎悬念的寻问,得到的竟是如此严峻的回答。罗稷南先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声。”

   黄宗英女士在《炎黄春秋》2002年第12期以《我亲聆毛泽东罗稷南对话》一文证实了这个对话。

   一言以为仁一言以为不仁,这一段对话,足以说明毛泽东的为人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对鲁迅这位为马列主义入侵中原统治中国扫清文化障碍、立下汗马功劳的文化大功臣,对这位一再公开表示过“热爱敬重推崇”的“新时代的圣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 毛泽东尚且不容异议不留情面,何况对他人、对一般知识分子?

   这样的人无论怎样背信弃义怎样当面没说好话背后下毒手,都不奇怪。可以说,文革的罪恶之果,其邪恶之因早已种于毛泽东心灵深处。而占据毛泽东心灵的是一中一西一古一今两大邪说:马列主义和法家学说。

   二人的可信度善良度与其文化或信仰有关。从整体上说,儒家群体的可信度、善良度最高,其次是佛道两家,其次是自由主义,其次是基督教,法家马家最低。这“两家”人最为狂妄凶恶刻薄寡恩最不可信任。

   他们不仅热衷于对异见异议者进行改造迫害杀戮,对自家人也同样猜忌仇视你死我活。商鞅出卖老友公子昂,李斯害死同学韩非子,赵高搞掉同事李斯,都表现了法家大腕的冷酷;中外马列王朝各大腕对外对下对内对自家人的过河拆桥辣手无情,更是殷鉴不远。

   明乎此,就不难理解毛泽东为什么这样狠毒了,马克思与秦始皇、马家与法家双重的毒素有机地集合在一起,能不狠毒吗?明乎此就不难理解,对鲁迅表面上始终表示热爱敬重推崇的毛泽东,为什么私下里会说出让罗稷南“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的狠话。

   有人认为毛泽东对鲁迅表面上赞扬骨子里仇视,试图以此证明鲁迅的硬骨头精神。其实不对。毛泽东容不下鲁迅,不能证明鲁迅就是正确的是硬骨头,毛泽东是中山狼,不能证明鲁迅就是东郭先生,就像赵高容不下李斯、斯大林容不下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不能证明李斯和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无辜,道理是一样的。

   这只说明毛泽东对鲁迅热爱敬重推崇是假,利用是真。他真正热爱的除了特权还是特权啊----谁如不“识大体”而影响到这一点,不管什么人,照样拿下。当然也谈不上仇视鲁迅,只不过是暴君对文化打手情不自禁的鄙夷而已,或者说利用完了过河拆桥。何止鲁迅?毛泽东过河以后,对他的哪一个忠臣良将不是说拆就拆说灭就灭的?

   盗亦有道,一般盗贼都会讲点义气有点底线,都不可能像毛泽东那样彻底地无情无义,把同志情战友情朋友情夫妻情家国情全部消灭光。毛泽东这种人,不论作同事作朋友作部属作领导都是可怕的,都会深受其害。

   三就像是否大侠不在于力气大小武功高低一样,伟人之伟大不在于事业更不在于权力地位,而在于功德。有些事业越大,殃民越多祸国越深,有些人权力越大地位越高反而越小。赞美秦始皇斯大林斯毛泽东们为伟人,是极为无耻的。

   那些信任拥护歌颂崇拜毛泽东的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瞎了心。当年国家遭受空前浩劫,他们自己也遭到各种迫害甚至死于其手,某种意义上是咎由自取。把民主自由之大敌和中华文化之大敌抬举为领袖、为大神,认贼为父乃至为虎作伥,岂能没有报应?毛泽东利用过他们之后也会收拾他们。

   至于现在赞美毛泽东、怀念毛时代、宣传毛思想的那些毛粉,有的是人云亦云无知,有的是崇拜邪恶无耻,有的是别有政治用心,有的是因为对现实的强烈不满,试图借鬼打鬼,利用毛泽东“打”现实打当局----这种人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不过是“鬼窟里的活计”而已,打不成鬼,自己反而魔鬼化了。

   马列毛思想是最容易败坏人的品德智慧把人变成鬼的。有专家指出,毛左都有心理精神疾病,我认为普遍还有心灵道德疾病。

   有必要说明一下,针对民众的阳谋、挑起民众血腥内斗、由中央制定杀人指标、砸烂公检法之类政治行为,还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越穷越光荣”、“知识越多越反动”之类思想观念,荒唐愚昧邪恶反动到了极点,纯属马家及毛家的特产,历史上的法家也不至于、不屑于这么做这么想的。

   “解放以后”毛泽东闭关锁国一统舆论大开杀戒大革文化命,有他的“苦衷”在。不这么干,是非颠倒不了黑白混淆不了,个人崇拜搞不起来,他的个人威信就树不起来。因为,了解自由主义西方制度的真相的人,具有一定儒佛道修养的人,都难以真正认同法家马家,都有可能识破他的真面目而厌恶鄙视反对他。

   毛泽东说:“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其实,相比马列主义而言,修正主义是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改邪归正的努力。至于阴谋诡计呀四人帮呀,不是要不要搞的问题,而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逻辑的必然。搞马列主义,就不可能不搞阴谋诡计;有毛泽东思想,就一定会培养出“四人帮”这类玩意---毛泽东不就是“四人帮”的主子吗。2011-4-9东海儒者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