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的圆满]
东海一枭(余樟法)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的圆满

   儒家的圆满

   一文化有高低之分、优劣之别。儒佛道及自由主义四家都很高,各有优点,其中儒家又是最高最优秀的,其余三家与儒家相比,各有不足和弊端。

   简言之,自由主义及科学具有儒家外王学的局部功能,有助于齐家治国,但心性、道德属性缺乏,知器而不知道,知人而不知天,知用而不知体;佛道两家正好相反,具有儒家内圣学的部分功能,也能够明心见性,但政治、社会属性不足。

   易言之,自由主义可以在上对罪恶进行一定的制度限制,但不足以让人成德成圣;佛道两家可以导人向善,但作为出世法,在止人为恶方面缺乏良制良法的考虑和追求。

   唯儒家既是道学又是“器学”(包括政治学、制度学及科学),心性、道德属性与政治、社会属性兼具,精神文明道德教化与政治文明制度建设并重。儒家可谓全体大用:所证悟的心性不够圆满,所发挥的作用最为广大,“化成天地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此之谓也。泛而言之,儒家文化兼具伦理性、教育性、政治性、社会性、宗教性、科学性等等,概乎言之,内圣外王。

   格致诚正为内圣,修齐治平为外王,圣王不二。另外,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为之器,道器不二;天理为天人欲为人,良知心为天肉体身意识心为人,天人不二;致良知为体,致良知制与致良器为用,体用不二;“性与天道”为本体,宇宙万物为现象,本体现象不二……

   因为体用不二,体全才能用大,用大才能体全。自由主义不知体,其用有局限,不足以“为万世开太平”;佛道两家不重用,其体欠圆满,不足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因此它们都只能作为儒家的辅助性系统。佛道两家本来就是儒家的道德辅统,今不妨增自由主义为政治辅统。

   二儒家既“万法归一”(一指本体,万法指现象),又“一归万法”,如熊十力所言“于一一物而皆见为乾元”。而佛教认证的“一”是“无为”、“无生”的,故只能“万法归一”,不可能象儒家那样讲“一归万法”---这是佛教与儒家最大的区别。熊师在《摧惑显宗记》里指出:

   “乾元遍为万物实体,即于一一物而皆见为乾元,是故于器而见道,于气而显理,于物而知神,于形下而识形上,于形色而睹天性,于相对而证入绝对,于小己而透悟大我,于肉体而悟为神帝。彻乎此者,不独无生死海可厌离,实乃于人间世而显天德。人生日新盛德,富有大业,一皆天德之行健不息也。范围天地之化,裁成天地之道。曲成万物,辅相万物,极乎天地咸位,万物并育,一皆天德之行健不息也。人禀天德以成人能,即于人道实现天德,天人本不二,非可求天道于人道之外也。”(《十力语要初续》)

   熊师又说:“孟子‘形色天性也’一语,直含佛氏《大般若》无量甚深微妙义,有其长处而无其流弊。《般若》破相显性,何如不破相而于相显性?破之固以遮执,而亦易于耽空,且有性相不得融一之过,故孟子语更妙也。诚知形色即天性,即于世间直证为天性流行,岂复有世间相乎?于一一物象或器界直认为天性显现,岂复有物象或器界相乎?于小己直证入天性,岂复有小已相乎?孟子即相显性,则不待破相而相缚已无。”云云。

   这两段话说明了儒佛两家根本性的差别。道家亦同样有重体遗用之弊(还有重道轻德乃至反德倾向),兹不详论。

   三佛教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儒家说:我不援天下谁援天下?仁爱无局限而有差等。身为人类,救度众生,当从人类开始。可以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不可以割肉喂鹰以身饲虎。

   救度人类,文化道德的教化与政治制度的文明缺一不可。双管齐下,效果才好。以道统统领政统学统,以政统学统来贯彻、落实道统,相得益彰。孟子“持志、集义、养气”,志,包括政治在志,义涵盖社会正义,其浩然之气,体现于社会政治的方方面面。

   佛道不关注政治社会等问题,或者只从心性层面去解决政治社会等问题,虽然强调六度万行,说“挑水砍柴无非菩提”,但一碰到政治和制度就疏离了,不“菩提”了。(当然,这是佛道两家对道体的认证所决定的,所谓道虚佛寂。这也是出世法的特点。)

   确实,道德是第一性的,相比而言政治和制度都是第二性辅助性的“东西”,如果“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人人都成圣贤佛菩萨了,政治和制度怎么样,原无所谓。问题在于人类习性深重,很容易败坏腐烂,恶习很容易泛滥成灾,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间段内,离不开好政治的引导和好制度的约束。

   道德必须落实到政治和制度中去,成为仁政德治、善制良法。同时,致良制的追求,也是致良知的重要法门和功夫。易言之,成圣离不开外王追求(能否成功是另一回事),外王离不开政治努力。这也是儒家不同于佛道两家的“要害之处”。

   内圣为自治、自立、立命之学,外王为治人、立人、立制之学,内圣外王相辅相成,合则圆满,离则两伤。自由主义不能安身立命,“致用”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佛道经世致用不足,“安身”的程度就受到影响。唯我儒家外王为用,足以经世致用,内圣为体,可供安身立命。

   四安身立命,这四个字大有深意。人之良知,天之所命,安身立命,就是致良知,树立良知,也就掌握了人生和命运的主动权,获得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大自由。

   这里的“安身”,其实是“安心”。身有两种,一为肉身,一为“法身”,即道体、性体和心体,即良知,即《了凡四训》中所说的“义理之身”。古之学者为己,不是为了肉身的享受和荣耀,而是为了良知的伟大、“法身”的光明。

   很多人生活好,事业成功,社会地位高,肉身不能说不安定、不安全、不安乐,但其心不安,就是没有找到安身立命之地。

   孟子说居仁由义,仁宅义路,安身立命就是住进了仁宅、走上了义路。这样的人任何时候都是安定、安稳、安全、安乐的。颜之推曰:有学术者触地而安。意谓得道之人无论什么地方、什么环境都能随遇而安。这里的学术,指的是孔孟之道的“道术”。孔子说仁者无忧,孟子说“不淫不移不屈”,根本原因就在这里。朝闻道夕死可矣,了生脱死,超越生死,还有什么值得忧虑和动摇的呢。

   “安心”了,就可以做到“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唐-施肩吾)。明陈继儒说:“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这样的人自然有担当有襟度有涵养有识见,这才是大富贵人。

   富贵有两种,一为“人爵”属于,一为“天爵”。住进豪宅,享受的是外在的富贵,住进仁宅,则是享有内在的富贵。古人云:“贫莫贫于不闻道,贱莫贱于不知耻。富莫富于蓄道德,贵莫贵于为圣贤,”道德蓄到高处,就成圣贤,圣贤就是仁宅的主人,大富大贵;不闻道者为小人,贫民也,不知耻者为恶人,贱人也。小人恶人,无论物质生活多好、社会地位多高,在儒家眼里,都属于无家可归的流浪者。2011-4-2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