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对公众人物的评价,民间的声音比官方正常、可靠些。因特权和利益的蒙蔽,官方往往有意混淆是非颠倒善恶,把狗熊当作英雄,把英雄变成囚犯。

   但“民声”的正常、可靠也是相对的。由于对有关事实信息的掌握有限,绝大多数民众对公众人物的了解都是浮皮潦草的,即使有智慧,也很难作出准确的判断,何况民众学识智慧普遍不高。

   因此,“民声”对各种公众人物赞美过度或批评过火是常有的事,甚至也有可能骂了值得赞誉的,誉了应该鄙弃的。如果是价值观、道德观失常的时代,民间的毁誉就更容易失常了。连包括孔孟在内的历代圣贤都遭到广泛的诋毁、侮辱和攻击,何况其余?

   王夫之《读通鉴论》中,有两则关于“民声”的议论。其一:

   “以名誉动人而取文士,且也跻潘岳于陆机,拟延年于谢客,非大利大害之司也,而轩轾失衡,公论犹绌焉,况以名誉动人而取将帅乎!将者,民之死生、国之存亡所系者也。流俗何知而为之流涕,士大夫何知而为之扼腕。浸授以国家存亡安危之任,而万人之扬诩,不能救一朝之丧败。故以李广之不得专征与单于相当为憾者,流俗之簧鼓,士大夫之臭味,安危不系其心,而漫有云者也。广出塞而未有功,则曰数奇,无可如何而姑为之辞尔。其死,而知与不知皆为垂涕,广之好名市惠以动人,于此见矣。三军之事,进退之机,操之一心,事成而谋不泄,悠悠者恶足以知之?广之得此誉也,家无余财也,与士大夫相与而善为慷慨之谈也。呜呼!以笑貌相得,以惠相感,士大夫流俗之褒讥仅此耳。可与试于一生一死之际,与天争存亡,与人争胜败乎?卫青之令出东道避单于之锋,非青之私也,阴受武帝之戒而虑其败也。方其出塞,武帝欲无用,而固请以行,士大夫之口啧啧焉,武帝亦聊以谢之而姑勿任之,其知广深矣。不然,有良将而不用,赵黜廉颇而亡,燕疑乐毅而偾,而武帝何以收绝幕之功?忌偏裨而掣之,陈余以违李左车而丧赵,武侯以沮魏延而无功,而卫青何以奏寘颜之捷,则置广于不用之地,姑以掣匈奴,将将之善术,非士大夫流俗之所测,固矣。东出而迷道,广之为将,概可知矣。广死之日,宁使天下为广流涕,而弗使天下为汉之社稷、百万之生灵痛哭焉,不已愈乎!广之为将,弟子壮往之气也。“舆尸”之凶,武帝戒之久矣。岳飞之能取中原与否,非所敢知也;其获誉于士大夫之口,感动于流俗之心,正恐其不能胜任之在此也。受命秉钺,以躯命与劲敌争死生,枢机之制,岂谈笑慰藉苞苴牍竿之小智,以得悠悠之欢慕者所可任哉!”

   这里,王夫之对饱受世人称赞的李广乃至岳飞都提出质疑,认为民众很可能过誉了。李广本非大将之才,李广之死,“知与不知皆为垂涕”,正说明他有“好名市惠”之嫌;岳飞“获誉于士大夫之口,感动于流俗之心”,反而让王夫之对他的军事才能产生怀疑。

   其二:“流俗之毁誉,其可徇乎?赵广汉,虔矫刻核之吏也,怀私怨以杀荣畜而动摇宰相,国有此臣,以剥丧国脉而坏民风俗也,不可复救。乃下狱而吏民守阙号泣者数万人。流俗趋小喜而昧大体,蜂涌相煽以群迷,诚乱世之风哉!   小民之无知也,贫疾富,弱疾强,忌人之盈而乐其祸,古者谓之罢民。夫富且强者之不恤贫弱,而以气凌之,诚有罪矣。乃骄以横,求以忮,互相妨而相怨,其恶惟均。循吏拊其弱而教其强,勉贫者以自存,而富者之势自戢,岂无道哉?然治定俗移而民不见德。酷吏起而乐持之以示威福,鸷击富强,而贫弱不自力之罢民为之一快。广汉得是术也。任无藉之少年,遇事蠭起,敢于杀戮,以取罢民之祝颂。于是而民且以贫弱为安荣,而不知其幸灾乐祸,偷以即于疲慵,而不救其死亡。其黠者,抑习为阴憯,伺人之过而龁啮之,相雠相杀,不至于大乱而不止。愚民何知焉,酷吏之饵,酷吏之阱也。而鼓动竞起,若恃之以为父母。非父母也,是其嗾以噬人之猛犬而已矣。

   宣帝以刻核称,而首诛广汉刻核之吏,论者犹或冤之。甚矣流俗之惑人,千年而未已,亦至此乎!包拯用而识者忧其致乱,君子之远识,非庸人之所能测久矣。”

   王夫之认为汉宣帝诛杀酷吏赵广汉是正确的,当时吏民为赵广汉守阙号泣以鸣冤,属于“蜂涌相煽以群迷”的“乱世之风”。

   王夫之可谓别有眼光,两则议论都很精彩,值得认真一阅。俗话说,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不一定,由于主观见识智慧和客观事实信息的双重局限,在很多问题上,世俗的眼光往往难免短视和浅视。只有圣贤才有识人的慧眼和“择法”的法眼,易言之,只有圣贤的眼睛才是真正雪亮的。2011-4-24东海儒者余樟法

   菽粟如水火,民仍难为仁或曰:“管子说:‘圣人治天下,使有菽粟如水火。菽粟如水火,而民焉有不仁者乎?’这里,经济建设和道德教化有很清晰的逻辑关系——水火充足,所以人们不吝啬水火。菽粟不充足,所以人们吝啬菽粟。假如菽粟充足,人们自然不会吝啬菽粟。”

   东海谨答:菽粟泛指粮食,属生活必须品。使有菽粟如水火,并非容易。而且,即使粮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仍然远远满足不了人类的需求和欲望。

   所谓饱暖思淫欲,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其它方面的欲望更加强烈,如果没有文化导良道德制约制度又跟不上去,国民反而会更加贪婪、更加不仁。现实的社会状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见,经济和道德、物质和精神之间的逻辑关系并非那么“清晰”、简单和机械。儒家性善论,是就本性而言,对人类习性之恶亦有充足深入的认识。

   《大学》有言: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圣人治天下,当然要致力于经济建设,使民丰衣足食,但更强调文化启蒙、智慧开发、道德教化,强调礼法的建立,儒家的礼法,既有刚性的底线以制恶,又有柔性的规定以导良。

   同时,在搞经济建设的时候,不是先做大蛋糕而后分之”,而是在做大蛋糕之前就设置好分配方案,规定好做蛋糕的手段;不是“先求效率而后公平”,而是既要效率又要公平。手段的善、分配的公平,也都属于道德的范畴。

   管子的观点与马克思异曲同工。羅素《西方哲學史》中说“據馬克思的意見,人類歷史上任何時代的政治、宗教、哲學和藝術,都是那个時代的生產方式的結果,退一步講也是分配方式的結果。”

   富有儒学修养者很容易看出这种观点的幼稚武断来。生產方式和分配方式对政治、宗教哲學藝術当然有重大影响,可是,这种影响毕竟不是、不可能是决定性的。不是物质决定意识,而是作为本心本性的良知决定物质和意识。2011-4-24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