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一孔子塑像落户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泛天安门广场)刚满一百天又被移走了,来也悄悄,去也匆匆。光绪帝“百日维新”,现在演出的这一出 “百日立像”,立无诚意,移无交代,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可谓一出玩弄孔子戏耍儒家的闹剧。

   曾记得,孔子塑像落成当天,出席仪式的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树声和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尽管落成典礼很“轻浮”,出席的领导级别很“不高”,但孔子塑像原定立于“北门广场”是千真万确的。吕章申馆长在“重要讲话”中如是说:

   “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是重要的观众出入口,它面向世界著名的长安大街,并与故宫面对,其地理位置足以说明它特殊的政治与文化地位。”

   现在之所以移走,据说是:

   “根据中国国家博物馆改扩建工程整体设计,在馆内西侧南北庭院设立雕塑园,陆续为中华文化名人塑像,第一尊完成的是孔子像。因庭院建设工程未完工,孔子塑像暂安放在国博北门外小广场。目前,庭院建设已竣工,按设计方案,将孔子塑像移至国博西侧北庭院内。”云云。(据凤凰网报道)

   这不是朝三暮四出尔反尔、欺骗世界忽悠天下吗?这才是最大最严重的一次乱折腾,折腾的对象是中华文化的代表性人物,地点是首都政治敏感地带。天安门广场无小事,没有最高当局的指令或容许,谁敢在这里这么胡折腾?

   二秦汉以后,儒家和孔子一直被利用,但即使是最恶劣的利用,表面功夫也会做足,会摆出认真严肃尊重的姿态。象当局这样一边利用儒家一边打压儒者玩弄孔子的做法,可谓有史以来绝无仅有。孔子被折腾被玩弄,是“有国者之耻”。这一事件,暴露了“有国者”的心神不定、进退失据和轻率儿戏“不足与有为”。

   不过,这种做法,颇为符合特权利益集团的“作风”和特征。利益主义者心目中没有文化没有理想没有信仰没有是非没有原则,只有利益和权力(特权也是一种利益而且特别巨大),遇到关乎利益的问题,绝对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寸土必争寸步不让,此外往往“无可无不可”,可以从善如流,也可以从不善如流。

   对于利益集团来说,一切都是工具。有人说孔子好,有用,不妨捧一下,一看反对者众,马上就变脸。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啊。这也说明党主专制与民粹主义最容易勾搭成奸。江湖上“左右两派”文化、政治立场截然不同,但在反儒反孔反孔子像这一点上却取得了惊人的一致,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民意趋向,移走孔像对这种恶劣民意正是一种顺应。

   (西方民主,是“权为民所授”的制度;儒家民本,是以民众利益为本,与民粹主义都有质的区别。在文化、道德层面,政府负有启蒙教化的责任,是不能迎合民意、由民做主的----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至于以邪说对民众进行“恶教育”,比民粹主义又更等而下之了。)

   没有经过文化启蒙、思想引导、道德教化、智慧开发的民众,其“意”很容易偏离仁义原则,而经过异端邪说洗脑的民众,或愚,或刁,或恶,或暴,更容易违仁背义、党邪丑正。当今中国,特权阶级与弱势群体双方都是唯物主义和党化教育、愚民教育的产品,民意与“官意”在物质利益、政治思想上尖锐矛盾,但在心灵、精神、“信仰”上仍然曲径相通。

   这一百日闹剧,还说明了鸠占鹊巢的马克思主义才是利益集团的最合适的文化背景和思想工具,马克思与孔子在原则上难以兼容。马家的广场终究容不下孔子---哪怕是边缘地带。孔子在天安门边缘象征性的呆了一百天,还是要“回到博物馆”去。特权集团有时首鼠两端,归根结底终究是姓马的。马家不去,儒家难兴。

   在天安门边缘被当做马家的装饰、毛氏的陪衬,本是孔子的悲哀,本就不伦不类。有道则现无道则隐,孔子被移走,恰是政治无道的最好证明,是坏事,也是好事,让国人进一步认清马家(包括思想和政权)的真面目及其“尊儒”的真相,有助于还孔子的尊严,儒家的清白。

   三东海不能不指出,儒家文革受摧残,孔子而今被玩弄,执政党无疑要负主要责任,但儒门中人也不都是“无辜”的。

   五四以来,对马列主义的理论之误和唯物主义的哲学之邪,始终没人依据儒家真理大义予以批判。敬而远之已不错了,更多的是欲拒还迎和热烈欢迎。“解放”以来更甚,所有知识分子包括儒家学者全都成了马家的应声虫、毛家的马屁精。可笑复可耻的是,冯友兰这样逢君之恶的巧伪人至今仍被捧为大师。

   朱熹强调“正君心”,孟子曰: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此言值得深长思。格即格物的格,王守仁训格为正,“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归于正之谓也。” 用现代的话说,正君心就是做好领导人的引导、教育工作;格君心之非,就是纠正领导人的错误。大人之所以能格君心之非,一是理足,二是德高,具双重优势,故容易得到“君”的尊重信任。

   “解放”以来,除了梁漱溟(梁漱溟亦义理欠透,见识不足,作为儒者,终究欠大。),儒家学者纷纷冯友兰化了,小人奴才们有什么资格“格君心之非”?

   儒家不受尊重,主要当然是“君”的问题,非暴即昏,不可理喻,圣人复出,也难以格正;另一方面,儒门中人应该反思一下,我们为人是否有德,所言是否有理,是否负起了应负的文化、社会、政治、历史等责任?尊不尊重是别人的问题,值不值得尊重却是自己的问题。自己是小人,就别怪被轻蔑,自己甘作奴才,就别怪被当奴才看待。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不论政治社会文化道德各方面环境如何,不管当局态度怎样,不问贫富贵贱安危乃至生死,做一个择善固执的君子,居仁由义的大人,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人才配称为儒者,才能为孔子、为儒家增光。2011-4-21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