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维权网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被失踪”
·法院拒不告知李铁案,代理律师金光鸿失踪
·李静林律师在内蒙遇袭
·安徽省蚌埠市业主到省政府上访被特警殴打
·“链子门”事件被告人幸清贤找乐山中院受阻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刑事拘留
·山西经租房维权人士被北京安元鼎黑保安殴打
·访民熊杰珍控告法院枉法判案,上访遭打压
·河南出嫁女为生存权上访被恐吓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
·北京女律师倪玉兰夫妇双双被拘留
·成都三访民被刑事拘留,家属未收到法律文书
·武汉李铁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明日开庭
·上海访民听到“告知书”
·李双德还清欠款,银行拒出“谅解书”
·成都警方四处收集民运人士陈云飞的“犯罪”证据
·访民胡宗海控告郧西法院侵吞执行款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0期
·李铁案开庭,检控方建议判刑10年
·湖南被拆迁户到长沙市政府请愿被抓
·上海访民金月花申请游行被警方带走并抄家
·榆林市政府这样打发养路工对不对?
·桂林两农民反征地被逮捕
·郧西两访民前往中南海递交上访材料被抓
·潜江数位农民到法院就行政诉讼案讨说法
·安徽合肥暴力拆迁,农民伤重入医院
·失踪两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回到家中
·南通严美兰控告信访局长涉嫌非法监禁罪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对被刑拘提起申诉
·长沙200余名拆迁户到省政府抗议被冲散
·河北访民王秀枝誓死维权经历
·湖南佳惠百货员工上千人上街维权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正式逮捕
·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 被害者家人不平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快讯:北海维权村长许坤被判刑四年
·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韩颖母女诉乡政府案
·维权人士单亚娟被关黑监狱无处讨公道
·民主人士丁矛先生在看守所病重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被劳教
·湖北见义勇为农民陈俊杰被关看守所
·北海维权村官许坤狱中情况堪忧
·中国民间选举观察员杜全兵被警方绑架
·滕彪失踪70天后回家,又传李方平失踪
·北海许坤案:70万人关注的网帖被删
·北京吴丽红不满拆迁被列为“稳控人物”
·安徽受污染农民因索赔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青年记者张贾龙被警方约谈,失去联系超过60小时
·四川容县官商勾结,煤矿工人投诉无门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获释回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2期
·只缘一句话,北京齐月英被拘留15天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山东公益维权人士孙万宝被传唤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吉林访民邓志波向全国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四川大集体职工再次到成都铁路局示威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就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湖北访民许万英受到死亡威胁
·薛明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母亲失踪多日
·济南拆迁再次断水,王文虎呼吁媒体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维权网信息蒋理报道)4月28日,本网信息员接到吉林市被强拆逼上绝路的维权者张秀云的材料,她控诉吉林市政府强拆她的企业与她妹妹的住房,将她一个企业主逼迫成乞丐,她与妹妹为强拆的事上访,结果妹妹被先后劳教三次,最后被判刑6年,现在狱中重病在身,得不到治疗,随时有生命危险,妹夫被逼成精神病,张秀云自己也被劳教,后被软禁、关押。下面是张秀云送来的控诉材料:
   
   没有人性的地方政府
   

   我叫:张秀云 61岁 汉族
   
   户籍: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15委4组
   
   我是六八年老知青,下到吉林市永吉县万昌乡,落户农村20年。于1987年10月22日,落实政策,我又回到吉林市。没有工作,我自谋职业,1994年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我创办了吉林市鑫元服装厂,服装技能培训班。安置了下岗职工,解决青年待业问题。
   
   1998年城市拆迁,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吉林市政府、公安、法院三家联合强行拆除了我的服装厂.培训班。就是这种暴力拆迁,至我服装厂破产,培训班倒闭。
   
   2003年我妹妹家住宅,又遭遇了暴力拆迁,没有达成协议开发商雇佣黑社会的歹徒几次来打。又于2003年10月2日半夜几个歹徒持刀入室砍伤了人,随之铲倒房子连家产一起铲光了。当时我连续报警42分钟无人出警(有话单为正)。后当地警方又包庇罪犯.故意错误办案,至我妹夫张军精神分裂(司法鉴定至今扣押在公安局)。因此小妹张洁陪同张军几次进京反映问题,遭到多次拦截、打击报复,被非法关押与拘禁。
   
   2006年6月4日吉林公安在北京的马家楼将张洁一人抓回吉林送去劳教,将张军(精神病人)一人仍在北京。我于6月8日放下我手里的一切工作,进京找妹妹,6月的北京酷热难耐。我去到上访人集聚的地方,没有她的下落。两个月过去了,我的钱花光了,妹妹杳无音信,我在两三天没有吃饭了,眼前全是金星。我心里有一个信念,我不能倒下,一定要找到妹妹,再去救小妹。饥饿迫使我走进了一家小饭馆,吃下了别人的剩饭!什么人的尊严,面子呀,全都摔在了地上。我从一个有着正常生活的人,一下子就成了街头的乞丐!我的心在流血!历经10个月多,我才找到了妹妹。
   
   2007年7月11日早上,我正在吃早饭,突然来了一群城管的人,闯进我的屋里几个人上来将我抬出屋外扔在地上,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随之铲倒了房子,连所有家具一起铲走了。我去市里各部门找,都说管不了。就是这毁灭性的拆迁!至我真正成了街头乞丐,至今流浪在北京的街头,捡拾废品为生。
   
   2006年6月4日妹妹张洁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8年又被劳教一年
   
   2009年又是劳教一年。 因我当时也在劳教期间,妹妹具体时间我不详细。
   
   三次劳教张洁已被折磨成残疾人了,现在全身疾病缠身。
   
   2008年5月23日至2009年5月23曰,2009年9月20曰,我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
   
   我们上访几年问题没到解决,得到的是非人的身心催残与迫害。为厂截止我们进京上访,吉林市公安局扣押了我们的身份证,己经四年,还用手机定位踉踪窃取我们生活隐私和行踪,完全没有了社会安全与保障,严重侵害了我们的人权。吉林市政府一些腐败的官老爷们,利用手上的权力,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你只要说出事实,恶运就降临了。我们只是说出我们的冤情,就几个家庭妻离子散,张洁还被陥害判刑六年!
   
   2010年5月29曰张洁在绝望中爬上了国家信访局对面有一建筑塔吊上,被北京警方发现后,叫来吉林省. 市领导协商。当时政府答应的条件是:
   
   解除大姐张秀云劳教
   
   一定给解决好问题. 不拘留. 不劳教. 不处罚
   
   打到张洁女儿卡里180万元作为补偿。
   
   2010年5月30日,张洁被抬下了塔吊带回吉林市,关进了看守所10个月之久,才移送吉林省女子监狱,被判刑六年。政府就是这样不讲信用,不讲理,而且6月1日抓了张洁的女儿候丹强行要回180万,不给就要连女儿一起判刑。
   
   2010年5月29曰半夜11点,他们从劳教所里強行将我接出,没有任何手续.。送我到吉林市,将我关进吉林市第二人民医院旁边的昌邑区民主街道社区卫生服务站四楼有两间带有铁门铁窗的房间,锁上门,六七个人24小时监押我,长达一个月。6月30日又将我送到延安街一居民住宅中,外面日夜有人监视我的行踪。
   
   2010年12月20日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开庭审理五访民上塔吊案件。张洁是被抬进法庭的,王秀华是精神病人,邓伟是一个残疾人,刘淑兰是75岁老人。法庭上压制不让说话,导致一气之下邓伟晕倒在法庭上 ,场面十分惨痛,
   
   判决书是由我们吉林市一个访民叫康丽的人,给王秀华的儿子打电话说:你妈的判决书下来了,你去法院取吧,我们及家人去取都不给。有一审判长(金英顺) 说不给家属, 这份不敢公开的判决书完全是假的. 伪造的证据,连公诉人都是假的。
   
   2011年4月6日我去吉林省女监, 见到了张洁, 是四, 五个人抬出来的, 张洁现在身患肠麻畀, 大便沉积, 圧迫腰神精, 腰病加重, 冠心病, 心力哀竭, 面部浮肿苍白, 身体极度虚弱。张洁说: “大姐我总有一种随时会死的感觉, 不知能活到哪一天!”
   
   张洁己被他们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张洁沒有违法,是在维权! 真正违法的是那些勾结在一起的贪官们, 可他们确消遥法外, 还在干着违法乱纪的坏事。
   
   张洁都快让他们没有人性的贪官折磨死了! 公平在哪里! 正义在哪里! 难到中国的法律就是给贪官用来迫害百姓用的吗! 苍天啊!
   
   2011年4月28日
   
   当事人有电话,可向本网查询。
(2011/04/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