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维权网
·祸国殃民的陕西地方黑保护伞
·福建维权人士纪师尊、吴华英被截访人控制
·被关精神病院的钱进家人受到威胁
·关于山东烟台福山区失地农民依法上访遭非法被禁问题致两会代表公开信
·枉成明被关拘留所,李任科在软禁中绝食
·刘杰:致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实名举报
·方草抗议抄家及任意扣押她的电脑
·潜江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
·维权人士魏强被刑事拘留
·广西访民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安徽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暴徒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湖北访民许万英老人再次被关黑监狱
·野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并抄家
·西安交警打伤我孙子四个多月没人管
·福建访民卓友桂两会期间再进京诉求
·中共给现役军人提工资引发企业军转干部反弹
·维权人士郑创添网上发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罪”刑拘(附通知书)
·河南访民刘先枝在京遭绑架
·广西14名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抓捕
·在京桂籍访民被遣返
·两会在即广西访民频频受扰
·西安碑林区城改办的强盗行径
·古川幼子呼唤其回家,枉成明妻子忧虑病倒
·安徽残疾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保安暴打
·陈卫太太再次被遂宁国保传唤
·安徽维权人士姑鹤被抄家
·快讯:选举专家姚立法再次被绑架后失踪
·广东劳工维权者李原风遭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抚顺营救被关访民被殴打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病情加重急需保外就医
·快讯:维权人士刘杰被黑龙江农垦抓走
·中国公民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关于撤销刘翔等人的政协委员”建议书
·快讯: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再次被警方传唤走
·300余无辜上海访民被遣返关押
·杭州上访维权人士徐传松又被监视
·杭州多人被软禁,朱虞夫、魏水山被刑拘
·快讯:贵州异议人士莫建刚被刑事拘留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4期
·警方严控广州茉莉花集会散步点
·出狱的幸清贤被成都国保押送贵阳,陷于困境
·蚌埠民运人士张林等人探望钱进遭国保阻止
·上海维权人士万金德被截访再受监视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莫名其妙的传票
·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卓友桂被治安拘留
·吉林访民高丽苹被截访者打伤住院
·潜江多位访民被限制人身自由
·截访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多位访民入医院抢救
·维权人士刘杰被抓回软禁于逊克农场招待所中
·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法院已受理董立华诉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案
·上海上访维权者曾霞敏等多人被关到看守中
·两会代表惧人民,人民政府压人民
·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未果,多人被威胁
·中共陕西省委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
·福州上访维权者林应强从“黑监狱”中求救
·山东莱阳王凤美在北京被抓回关入黑监狱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邵阳国保带走
·冯正虎被警方带走逾6日仍未回家
·广州孙德胜因写反专制字而被刑拘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南通市多名上访维权者被监视
·贵阳维权人士目前被控制状况
·安徽访民黄克锦夫妇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
·广州国保威胁独立作家野渡家人不要请律师
·山东省济宁维权人士张军被关精神病医院
·北京律师金光鸿前往武汉会见李铁再次被阻
·南通张娟等三访民被关久敬庄
·潜江5位计划生育受害者被截访后失踪
·维权人士幸清贤被送回成都,曾宁被警方传唤
·徐伟、靳海科十年刑满即将出狱
·合肥异议人士葛山华屡遭传讯
·河北石家庄市访民马丽君两会期间被带到海南“旅游”
·枉成明被警方从拘留所接出后软禁
·浙江网友郭卫东被刑事拘留,所拘人员涉及十余省市
·浙江访民舒小远控告村镇干部贪污反遭毒打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5期
·福州林应强等上访人被关“黑监狱”,地方政府送钱给黑保安
·西安信访官员这样答复我们对不对?
·南通市访民王琴今又被关“黑监狱”
·陆大椿出狱后被监视居住,身患多病急需治疗
·辽宁省访民李巧莉被关黑监狱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超过3天,家中电话被限制
·因与孙文广教授一块到英雄山演讲,济南维权人士巩磊被传唤
·贵州部分异议人士获自由,陈西等人再被警方带走
·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警方约谈时留下《遗书》失踪
·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山东临沂强拆受害人张双印被软禁在医院
·湖北访民武立娟绝食7天抗议非法关押
·四川李宇失踪,警方阻止村民与陆大椿接触
·辽宁凌源市上访24年的贾凤芹遭非法拘禁
·老虎庙面临被迫搬家困境
·陕西八县退伍兵到省政府抗议
·云南独立作家许晖被警方带走后失踪
·维权网网站被破坏数月,近日出现假冒推特
·武汉李铁案被快速转到法院
·潜江政府为阻止姚立法接受采访将其绑架
·广西多名访民被截回 一人被国保抄家
·成都市违背中央精神强征土地
·安徽工伤职工刘佳佳要求补发工伤待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维权网信息员夏雪报道)4月25日晚,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应警方要求被喝茶、谈话、吃饭后回到家中,发现防盗门锁再也无法打开,被迫请专业开锁师傅撬毁门锁,才得以进屋。种种可疑迹象和开锁师傅告知的防盗门锁专业技术知识表明,沈良庆不在家期间,住宅很有可能被并不是小偷的人非法侵入。沈良庆有理由怀疑,这起可能性极大的非法侵入,可能有政治因素,是特定强力部门工作人员滥用权力进行秘密侦查的非法搜查行为。
   
   4月25日上午10时许,沈良庆应正准备出门,接到合肥市公安局罗教导员电话,说要面谈。他告诉对方已经预约到市里吃饭,可能要到下午才能回到家中。对方说你来市里正好,吃过饭再联系,我们去接你。下午2时40分左右,罗教导员和国保支队领导、本大队同事一行三人,开车将他接到一家茶楼谈话。警方客气地询问:你是否正与维权网合作从事双规课题研究,研究到什么程度,有没有研究经费?希望告知研究内容和结果。
   

   由于免不了长期打交道,异议人士受监控也是明摆着的事实,问话本身说明警方掌握相关情况,为避免尴尬,他没有询问警方如何知道此事,坦承正在做这项课题研究;由于公开报道的有价值材料太少,调查难度大,加上个人原因,项目进展很慢,不知何时能完成,否则报告已经发表,内容和结果你们也就知道了;劳务费有一点,但数额不大,从研究周期和劳动量看,不会比写评论文章赚取稿费收入更高,对研究成果也不敢抱过高预期,可以说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至于你们希望知道研究内容和结果,如果被迫中断或报告未能发表,就没有结果;一旦发表出来,你们自己能看到,现在既无必要也无法告知。
   
   为了减轻警方顾虑,沈良庆一再说明这是学术研究,主要关注双规涉及的程序正义和法治建设问题,不像写时评那样涉及敏感政治问题,至少比那些评论更温和,尽管观点不同,国内学界和中纪委也有类似研究;报告材料均来自公开报道和实际调查,绝对不会弄虚作假、歪曲事实。为了消除沈良庆的顾虑,警方坦承:尽管双方政治观点不同,我们不愿意你写那些东西,但是只要没有什么过激行动,我们一直也没有对你采取措施;这件事本来无所谓,你表达的也是个人观点,但上边对这件事很关心,担心有负面影响,涉及权力斗争,有些案件确实涉及权力斗争,我们从个人角度很关心你,发表前最好把报告给我们看看。
   
   沈良庆说自己没那个能耐,接触不到被双规的高官,那些大人物也不会接受这种调查,充其量只能找到县处级以下基层官员,只有冤案苦主才愿意接受调查,即便涉及所谓权力斗争,顶多也是基层官场内斗或打击报复,绝对不会涉及中央和省部级,也几乎没有本地案例,你们尽管放心;你们可以通过其他渠道知道研究过程和内容,自己却没有向警方送审的义务和习惯,如果你们对研究结果感兴趣,发表后也可以抄送你们备案。尽管对被监控、谈话感到很无奈,沈良庆也能理解警方的无奈,整个过程气氛一直很好。
   
   晚上8点半左右回家时,沈良庆发现防盗门锁打不开,只好根据门上张贴的小广告电请开锁师傅。对方可能误以为是房主忘记带钥匙,提出50元即可解决问题。宋姓师傅来后,知道是钥匙失灵,检查后认定锁本身没有问题,锁眼无异物堵塞,先是怀疑门锁被保险了,沈良庆说家中并无他人,只有一条知道主人回来正在里边急得嗷嗷叫的小狗,不可能从里边上保险。如是小偷所为,从室外爬上四楼阳台既不容易也很危险,下边三层楼整天有人在家,对面楼上也能看到,况且得手后除非把锁撬开,否则还要顺着阳台爬下去,估计不大可能。这时从二楼赶来观看的房东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引起沈良庆怀疑:下午两个派出所的人找你,说是普查信息,等了很长时间才走。
   
   沈良庆想起昨天上午发现楼边有一辆车号为“0Z0342”的政法系统专用车,小区中国电信配线柜箱门大开,地上放着一台电脑主机,一位便衣拿着笔记本电脑正在检查,上到三楼,见两名警察和便衣拿着花名册询问三楼房客,警察见面熟,自称是派出所普查信息,问他是不是住在楼上的沈良庆?答:是啊。问:我们去你家看看。答:没必要,要问什么就问吧,我不喜欢生人到家里来。两位警察体贴民意,没有勉强来访。昨天在家没有勉强登门,今天不在家还等了很长时间,锁又无缘无故打不开,沈良庆怀疑其中有诈,担心住宅被秘密搜查。他相信国保支队不会这样做(这样未免太露骨,会破坏脆弱的最低限度信任,导致今后难打交道),又无法直接跟那些从不直接与之打交道但又如影随形的神秘人物交涉,于是一边拨打罗教导员手机,告诉他自己被锁在门外,怀疑有人非法侵入住宅。对方承诺立即通过分局向派出所询问,并郑重说明:你要相信我们绝对不会干这种勾当。
   
   房东走后,宋师傅问沈良庆:房子是你自己的还是租的?他说是租的,刚才那位是房东。宋师傅问他:房东给你几把钥匙。他说房东讲只有两把钥匙,都给他了。宋师傅说不对啊,这种门锁有两套钥匙,一套(两把)是供装潢时交给施工方使用的临时钥匙,一套(6把)是入住后使用的正式钥匙,只要启用后者,前两把钥匙就报废了,再也打不开锁,不像过去那样装修以后要换锁。悄声问他房东给的会不会是装潢钥匙?沈良庆说给装潢钥匙有可能,但不会在他出门后擅自利用留下的钥匙开门。沈良庆相信房东留钥匙的动机大多是方便自己将来使用房屋时无需换锁,亦可防备特殊需要,比如房客忘带、弄丢钥匙或退房时带走钥匙,不大可能是为了乘房客不在时进入房间,他应该知道备用钥匙一旦使用,装潢钥匙就会失灵露陷。况且他是通过房东同村熟人租的房,房东夫妻给他的印象也是老实人,房屋已经租住一年,要出事早就出过了。但宋师傅的话加重了他的怀疑:房东虽然不会主动开门,但可能会在压力下为国家权力开门。
   
   折腾半天,宋师傅提出门锁已经无法正常打开,只能强行拆毁换锁,毁锁开门、安装和锁具费用共计220元,否则另请高明。门撬开后证实了沈良庆的判断:家中未丢失任何财物(如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录音笔等),也没有被盗迹象。
   
   罗教导员很负责,电告沈良庆:已经通过分局问过派出所,据说他们没有找你;已经向支队长汇报,他要跟你说话。支队长接过电话,用人格保证他们绝对不会这样做,并说马上过来看望,帮忙解决问题。
   
   翌晨8时许,沈良庆再度电询宋师傅昨晚交付的钥匙是否两套齐全。宋师傅告知:透明塑料盒中密封的6把是正式钥匙,串连在塑料盒边角的两把是装潢钥匙,并特别提醒:只要用过正式钥匙,装潢钥匙就没用了。沈良庆立即带着全套新钥匙来到二楼房东家,先易后难,问他们当初给的是不是装潢钥匙。房东说是的,所有房客都是给这种钥匙。明知后边的问话只有一个结果,他还是硬着头皮说:还想问件事,你们千万不要误会,我相信你们留另一套钥匙只是为了方便,也相信你们绝对不会拿钥匙开别人的门,但还是要问一下,昨天那两位派出所的人有没有要求你们帮忙开我家的门?房东说:怎么会呢,我们哪能帮别人开你的门,再说门一开你那套钥匙就没用了。
   
   回家后,他立即致电罗教导员,再次说明他相信昨日之事并非国保所为,同时坚称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怀疑可能是其他部门未曾谋面的神秘人物,不惜擅闯民宅维护国家安全,并请他转告该部门,不要把手伸得太长。
(2011/04/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