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维权网
·广东劳工维权者李原风遭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抚顺营救被关访民被殴打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病情加重急需保外就医
·快讯:维权人士刘杰被黑龙江农垦抓走
·中国公民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关于撤销刘翔等人的政协委员”建议书
·快讯: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再次被警方传唤走
·300余无辜上海访民被遣返关押
·杭州上访维权人士徐传松又被监视
·杭州多人被软禁,朱虞夫、魏水山被刑拘
·快讯:贵州异议人士莫建刚被刑事拘留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4期
·警方严控广州茉莉花集会散步点
·出狱的幸清贤被成都国保押送贵阳,陷于困境
·蚌埠民运人士张林等人探望钱进遭国保阻止
·上海维权人士万金德被截访再受监视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莫名其妙的传票
·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卓友桂被治安拘留
·吉林访民高丽苹被截访者打伤住院
·潜江多位访民被限制人身自由
·截访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多位访民入医院抢救
·维权人士刘杰被抓回软禁于逊克农场招待所中
·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法院已受理董立华诉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案
·上海上访维权者曾霞敏等多人被关到看守中
·两会代表惧人民,人民政府压人民
·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未果,多人被威胁
·中共陕西省委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
·福州上访维权者林应强从“黑监狱”中求救
·山东莱阳王凤美在北京被抓回关入黑监狱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邵阳国保带走
·冯正虎被警方带走逾6日仍未回家
·广州孙德胜因写反专制字而被刑拘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南通市多名上访维权者被监视
·贵阳维权人士目前被控制状况
·安徽访民黄克锦夫妇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
·广州国保威胁独立作家野渡家人不要请律师
·山东省济宁维权人士张军被关精神病医院
·北京律师金光鸿前往武汉会见李铁再次被阻
·南通张娟等三访民被关久敬庄
·潜江5位计划生育受害者被截访后失踪
·维权人士幸清贤被送回成都,曾宁被警方传唤
·徐伟、靳海科十年刑满即将出狱
·合肥异议人士葛山华屡遭传讯
·河北石家庄市访民马丽君两会期间被带到海南“旅游”
·枉成明被警方从拘留所接出后软禁
·浙江网友郭卫东被刑事拘留,所拘人员涉及十余省市
·浙江访民舒小远控告村镇干部贪污反遭毒打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5期
·福州林应强等上访人被关“黑监狱”,地方政府送钱给黑保安
·西安信访官员这样答复我们对不对?
·南通市访民王琴今又被关“黑监狱”
·陆大椿出狱后被监视居住,身患多病急需治疗
·辽宁省访民李巧莉被关黑监狱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超过3天,家中电话被限制
·因与孙文广教授一块到英雄山演讲,济南维权人士巩磊被传唤
·贵州部分异议人士获自由,陈西等人再被警方带走
·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警方约谈时留下《遗书》失踪
·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山东临沂强拆受害人张双印被软禁在医院
·湖北访民武立娟绝食7天抗议非法关押
·四川李宇失踪,警方阻止村民与陆大椿接触
·辽宁凌源市上访24年的贾凤芹遭非法拘禁
·老虎庙面临被迫搬家困境
·陕西八县退伍兵到省政府抗议
·云南独立作家许晖被警方带走后失踪
·维权网网站被破坏数月,近日出现假冒推特
·武汉李铁案被快速转到法院
·潜江政府为阻止姚立法接受采访将其绑架
·广西多名访民被截回 一人被国保抄家
·成都市违背中央精神强征土地
·安徽工伤职工刘佳佳要求补发工伤待遇
·重庆访民孙利秀在国家信访局遭羞辱
·访民梁其林的妻子被政府和黑社会毒打
·美国记者采访北海白虎头村遭阻
·我除了到陕西公检法喊冤还有什么办法?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政府打压仍在持续,何杨、陈云飞被警方带走
·南通平潮镇政府对抗市政府拒绝信息公开
·四川中江官商勾结强拆民房
·成都“链子门”事件中的曾荣康刑满,但仍被监视居住
·人权与主权关系的调查状况
·北京某学校教育乱收费现象屡禁不止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6期
·福建访民林发珍在“黑监狱”中向外紧急求救
·南京市民自发聚会抗议砍梧桐树
·重庆访民霍之洪被关精神病院
·湖北访民许万英被关黑监狱患病得不到医治
·南通访民举报违法征地,镇政府矢口否认
·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3)——幸清贤投诉执法人员
·刘贤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定于本周五开庭
·湖南省邵阳地区部分县际长途线路罢运
·河南民妇在派出所带伤死亡,警方抢尸拘人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传唤抄家
·广西刘慧萍被以“煽动颠覆”刑拘
·长沙90余位拆迁户要求政府拘留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多日,妻儿面临被迫搬家
·北海公安作伪证 白虎头村民控告无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陆大春:真话不可讲的政治后果令人忧虑难安!
   
   近年来因言获罪的先例太多,包括本人在内,不作一一列举了!真话不可讲是我国社会的一大病症。它所造成的下情不能上达和信息失真,既阻碍我国科学发展又影响我国政治稳定。因此,必须落实公民的言论自由权、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和选举权,保证党内党外每个人的民主权利,鼓励人人敢于讲真话,能够说实话。
   

   长期以来,真话不可讲乃是一大社会问题,越是上层越是听不到真话,几乎所有人包括很多高级干部都为之感叹。
   
   真话不可讲决不是一件小事,而是我国社会的一大病症。为什么几乎是每个公民和那么多领导干部甚至是很多高级干部都感到真话不可讲呢?!其实,它反映了党内民主不够、社会民主不够、法治缺位。大量事实表明,在官场中包括各企事业单位,常常都是报喜得喜、报忧得忧:你总反映领导的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最后是你才有问题;谁让你总说上边不愿意听的真话,领导不满意,是要付出代价的!本人和喊去看热闹的网民已经分别付出了两年和两年半牢狱之灾的代价了!这就是我们的体制、机制问题了:下级的命运和升降荣辱几乎完全掌握在上级手中,与干部的德才勤绩难以对应,更与民众评价脱节,经常强调的是与上级保持高度一致,因此 还有几多人敢于冒着风险,违逆上意,犯言直谏,拿自己的前程乃至身家性命和家人的命运开玩笑呢!
   
   而百姓的命运得失等等又几乎完全掌握在地方基层之手中,与公民的勤劳守法与否难以对应,关键是地方官看你顺不顺眼的问题!
   
   官员虽然号称是人民的公讣,其实大多都是想方设法的经济人。他们不能不考虑个人的利益得失,一般不会去做那些得不偿失的事。而讲真话往往就是这样的事情。这也反映出少数官员的无奈和多数官员的无耻:其实在他们之间的少数人并不是不想讲真话,但是在当下的政治环境不允许,代价太高,个人承受不起!例如:郭光允因检举程维高而遭迫害、李昌平因含泪给总理写信而辞官,都是一些鲜活的明证。
   
   真话不可讲(或者讲了也不能上达)致使决策过程中时常因下情不能上达而导致信息失真,高层决策者很难了解真实情况,很容易发生重特大误差;即便是极为明显错误的决策也很难得到真实的反馈。
   
   然而,讲真话、讲实话本来是最基本的社会道德,也是做人的起码底线。如果连这个最起码的道德底线都做不到的话,还何谈更高的道德要求呢?可是,讲真话不论是在官场中还是在民间中却都常被看作冒傻气,因此很多人都取明哲保身的态度。一叶落而知秋,真话不可讲所反映出来的官员素质,道德水平实在堪忧。如此道德水平的官员,会如何处理各种问题不难想象,作表面文章、弄虚作假,以权谋私和违法犯罪也就都是不足为奇了。
   
   更严重的是,真话不可讲致使决策过程中时常因下情不能上达而导致信息失真,上层和高层决策者很难了解真实情况,很容易发生重特大误差,而且,即便是极为明显的错误决策也很难得到真实的反馈,作为下级特别是基层的很多官员常常都是心口不一地完全拥护、大唱赞歌,纠偏差极为艰难。当然,真话不完全等于真理,但是只有通过真话才能够达到真理,却是不二途径。真话如此不可讲,缺少下情上达的真实信息这个起码的基础条件,怎么可能实现,科学发展和政治稳定呢?说真话,自己要付出代价,不说真话,国家要付出代价。高层常说,我国现行制度的一大重要优势,是便于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是,还应进一步地说,搞得好的话,这是我们的一大优势;搞得不好,也是我们的一大劣势——集中力量大办错事,盲目决策,不但劳民伤财,而且上访事件居高不下,代价高昂!这样的实例不胜枚举。而搞得好与不好的关键,就看决策是否民主、科学,其中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人们特别是相关官员能否讲真话。
   
   一个长期听不到真话,见不到真实家底的政权的生命力还能维持多久,是不难想象的!
   
   既然病根已经清楚,药方也就不难开出:必须大力发展党内外民主与法治和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允许百姓对党和政府下级对上级决策进行批评质询,鼓励人人敢于讲真话,讲实话,违背者要受到批评以至处罚。为此,就必须改革权为过分集中,少数人有权决定诸多大事要事而又缺乏监督制约的体制机制,改革干部大多只对上负责而不对下负责的体制机制,切实落实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党章规定的党员权利。这是体制必须改革的问题。
   
   特别令人更加忧虑不安的是,真话不可讲不只是在官场中,而在普通老百姓这里,也都基本同样存在这个问题。因为老百姓也都必须要去曲意逢迎身边的领导,才能平安的生存。我们也历来不乏诚信笃行“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官员和知识分子及百姓。这些都是我国科学发展的主要希望所在。如果通过体制改革,真正落实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和选举权,保证了党员在党内外生活中的民主权利,保证善待了公民在网上的实名真话,对于善意性的各种批评建议,不再以各种犯罪打击,讲真话就决不会再是难事,公民表达诉求也不再会舍近求远甚至是舍内求外了,外国也不会再拿我们的人权作文章了,我国的科学发展也就能逐步一一实现了!否则,相反一个长期听不到真话、见不到真实家底的政权的生命力还能持久吗?!当然,如果是别有用心的恶意侮辱诽谤和攻击的违法犯罪行为,又应另当别论了。但应有严格的界限区分。
   
   陆大椿亲书!
   
   2011年4月21日晚于成都
   
   特注:因本人只有小学文化,所以标点符号用得不是完全准确。
(2011/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