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陈泱潮文集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3:
●对假耶稣假基督张国堂的致命批判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孙中山为什么要告祭明太祖


   
   http://www.gmw.cn/content/2004-05/25/content_33164.htm
   
   丁伟志

   
   --------------------------------------------------------------------------------
   
   http://t0.gstatic.com/images?q=tbn:ANd9GcTh2Xg0ONKw934AucD2updHPjPjb_UbEqAnD6KxUzrsb7aEdGL5
   
   1912年2月15日告祭明太祖合影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作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
   山,紧接着办了两件事。一件是于13日向参议院发出《辞临时大总统
   文》和《推荐袁世凯文》;另一件是于15日举行“民国统一大典”。
   作为大典的一项内容,就是由孙中山亲自率领“国务卿士、文武将吏”
   拜谒明孝陵。这次拜谒活动,以孙中山名义发表了两个文告:一是
   《祭明太祖文》,一是《谒明太祖陵文》。前一篇是“祝告文”,后
   一篇是“宣读文”,两件均已收入《孙中山全集》第二卷。从内容看,
   两件大同小异,主要是以清室退位、民国统一的功业,昭告明太祖在
   天之灵。《祭文》中写道:
   
     “国家外患,振古有闻,赵宋末造,代于蒙古,神州陆沉,几及
   百年。我高皇帝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
   义,昭示来兹。不幸季世扰,国力罢疲。满清乘间入据中夏,嗟我
   邦人诸父兄弟,迭起迭碚,至于二百六十有八年。呜呼!我高皇帝时
   怨时恫,亦二百六十有八年也。……迩者以全国军人之同心,士大夫
   之正议,卒使清室幡然悔悟,于本月十二日宣告退位,从此中华民国
   完全统一,邦人诸友,享自由之幸福,永永无已,实维我高皇帝光复
   大义,有以牖启后人,成兹鸿业。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
   无罪于我高皇帝,敬于文奉身引退之前,代表国民,贡其欢欣鼓舞之
   公意,惟我高皇帝实鉴临之。敬告。”
   
     在另一篇《谒明太祖陵文》中,大致说了相同的意思。文中以兴
   奋的笔调,强调了辛亥首义、清室退位光复中华大业的成就,并且说:
   “呜乎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灵,何以及此?”
   
     这次祭明孝陵的活动,包括上述以孙中山名义发表的祭文,当然
   不只是孙中山的个人活动和个人认识。在《孙中山全集》第二卷配发
   的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举行这次祭礼时所摄,那真是冠盖如云,临时
   国民政府的头面人物几乎都去了。
   
     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体制,这当然是史无前例的天大好事。可是
   为什么在打倒了一个满族皇帝之后,还要郑重其事地去向另一个汉族
   皇帝的在天之灵报告喜讯,表达感激之情呢?
   
     朱元璋的历史功过,这里无须乎评论。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
   是这位“太祖高皇帝”的作为与作用,绝不会比“入据神州”的“东
   胡”康熙、乾隆等,大到那里去、好到那里去。他坐稳了龙廷之后的
   专横与残暴,更是不因其身为汉族,而稍轻于身为“异族”的清初诸
   帝。至于他丝毫也未曾对民主共和发生过兴趣,这更加是用不到取证
   的。
   
     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身份,孙中山在清室退位后,便急忙率
   领文武百官去到明孝陵举行隆重祭典,把自己摆在明太祖的事业继承
   者的地位上,向“我高皇帝在天之灵”报告“光复汉室”的喜讯,并
   且说,能够取得这一胜利,正是靠“我高皇帝在天之灵”的启迪所赐。
   显然,在以孙中山为首的这批民主革命家看来,民国的建成这件事所
   具有的一重极为重大的意义,是在于结束了外族的二百六十八年的统
   治,也就是说,从此结束了中国二百六十八年的亡国史,光复了中华。
   两篇祭祀文告里都说得明白,孙中山他们那时是毫不含糊地把元、清
   两朝看做是中国亡了国的年代。
   
     把蒙古族、满族看作是外国人,把元和清看作是中国的亡国史,
   今天看来,这种说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的。但是,这在19世纪20世
   纪之交的中国革命家中,却是普遍持有的观点。从孙中山,到章太炎、
   到邹容、到鲁迅,无不如此。而且这种观点还延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
   间,到了30年代还有人在这么说。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识,自然是由
   清末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并举这样的历史背景所决定的。同盟会初创
   的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既然提出
   了“建立民国”,那还不是管他是满族皇帝、还是汉族皇帝,都理所
   当然地一概应予打倒吗,何必前边再冠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
   内容?然而这在当时来说,却是极端必需的。当时中国的民众,实在
   是无法弄明白民主共和是何物,但是对于“反清复明”却是很容易接
   受的。不是首先指向帝国主义,而是首先指向满清的民族主义,那时
   无疑是最有号召力、最有鼓动性的革命口号。
   
     以排满为内容的民族主义的高涨,不免带来认识上和论说上的混
   乱。当民主革命家们义愤填膺地声讨异族统治、忘情地呼吁反清排满
   时,常常倒向大汉族主义,无保留地讴歌“皇汉”。满族的皇帝不好,
   汉族的皇帝就是好的吗?满族的君主专制要反对,汉族的君主制就不
   要反对吗?这样明摆着的问题,一时间便被置诸脑后,没有人肯去想
   它了。革命家对于民主革命和民族革命的关系,认识陷于混乱当中。
   名声显赫、起过重大革命鼓动作用的《革命军》,在这方面是一个突
   出的典型。邹容一方面在振臂高呼:“扫除数千年种种之专制政体,
   脱去数千年种种之奴隶性质”,同时他又深情地眷恋于“皇汉人种”、
   “汉唐衣冠”,愤怒地号召“张九世复仇主义,作十年血战之期”,
   驱逐“公仇”“公敌”之满人,“恢复我之祖国”。年轻的革命家邹
   容,完全没有觉察到这种尊崇“皇汉”的民族复仇主义与反对专制的
   民主革命主张之间,存在着什么不相容之处。他在推崇华盛顿、卢梭
   的民主主义的同时,又坦然地把自己看做是郑成功、张煌言事业的继
   承者,丝毫也没想到郑、张的保皇忠君态度与民主主义的信念有什么
   冲突。思想上存在着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的矛盾而完全不自觉的这种
   状态,当时在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家中间,几乎是普遍如此,极少
   例外。
   
     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对于建立民主共和制度的认识是明确的,
   清醒地指出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创举。他对于民主共和制度的
   前途,也是信心十足。他认定民主共和制度一经建立,必将“不可替
   代”,必定会在中国“永久存在”下去。临时政府存在的时间虽然短
   促,但是它以《人权宣言》的“自由、平等、博爱”观念为蓝本,毕
   竟实施了许多有关制度、礼仪、观念、民俗等等方面的改革,这对于
   20世纪的中国的影响是深远的。然而,孙中山在推行民主共和制的同
   时,他和他的同志们仍时时不能忘情于“光复汉室”的“大业”,于
   是当他们在得到清室退位的消息后,便急匆匆地去向明太祖隆重致祭。
   两份祭奠的文告,都表现出了观念上和逻辑上说不圆的混乱:既说到
   “五大民族,一体无猜”,却又反复强调元、清两代是“夷狄”“胡
   虏”的入侵,从而造成了“神人共愤”、“神州陆沉”的局面;既说
   到“共和巩立,民国统一”,却又反复强调这些成就都是“我高皇帝
   在天之灵”所赐……
   
     在辛亥革命中起过重大推动作用的“反清复明”的“排满”主张,
   是不是也起过干扰民主主义视线的消极作用呢?看来,这实在是值得
   认真深思的大问题。
   
     清帝一旦宣布退位,孙中山立即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并且真心
   实意地推举袁世凯当正式的大总统。孙中山这时觉得民权革命、民主
   革命,都大功告成了,剩下的只是该去进行民生革命了,“三民主义”
   如今变成“一民主义”了,所以他才心安理得地愿意去专管修铁路。
   为什么孙中山会这样做呢?看来除了由于他的空想和天真造成的认识
   上的失误之外,怕也和他思想上划不清民族主义与专制主义———尤
   其是汉族的专制主义———的界限,大有干系。孙中山竟然会那么轻
   信,甚至那么赞赏那个有“旧经历”、会用“旧手腕”办事的袁世凯,
   不能不说多半与此有关。孙中山是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明白了“革命
   尚未成功”的。
   
     孙中山后来也渐渐明白了,民族主义的内容并不仅限于“排满”,
   而且应当包括“联合世界上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去反抗那些侵略
   我们的列强。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具有了强烈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性质
   之后,无疑为中国民主革命提出了一项更加明确的行动纲领,揭示出
   中国在进行反对封建的民主革命时必须解决的另一项历史使命。
   
     如此看来,在特定条件下,民族主义可以成为民主主义的极大助
   力,有利于发动群众、团结同盟者,扩大革命阵线,它甚至会成为进
   行和完成民主革命所不可不同时解决的任务。但是,在特定条件下,
   民族主义又会模糊民主主义的目标,干扰民主革命的进程。所以无论
   作为意识形态看,作为文化观念看,还是作为行为准则看,民族主义
   的具体作用如何,是需要具体分析的。这就是说,民族主义有时会发
   挥抵抗外族侵略的巨大凝聚力量,有时又会成为封建专制主义的保护
   伞。关于民族主义的这种两重性,是值得经常保持清醒的认识,仔细
   加以分析的。
   
     中国的民主革命,得益于民族主义之助是非常大的,但是也不能
   不看到,民主革命家不能与专制主义划清思想上的界限,确是造成历
   史进程发生许多重大挫折的一个最为严重的深层的原因。革命领袖上
   帝王化的政治野心家的当,或者自身帝王化,其结果必定是给人民带
   来深重的灾难。对专制主义,不能不警惕者,理由盖在于此;对以民
   族主义色彩掩饰的专制主义,尤不能不重加警惕者,理由也在于此。
   
   
(2011/04/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