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存亡继绝 自我救赎——《辛亥百年風雲人物學術研討會暨先賢臧啟芳追思會》歡迎詞]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4)欧洲宗教改革与宪政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5)异端宗教信仰的政治功能
·近代宪政的演化(6)英国人身保护法(提审法)的创立
·近代宪政的演化(7)英国光荣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法国君主专制的强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1)苏格兰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2)美国独立宣言
·近代宪政的演化(13)制宪会议和美国宪法
·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15)革命法兰西的激进化及其对欧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近代宪政的演化(17)拿破仑的失败及其遗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18)维也纳会议与欧洲复辟
·近代宪政的演化(19)英国宪政在十九世纪的进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20)多党制在美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21)十九世纪的西方政党政治
·近代宪政的演化(22)十九世纪法国民主道路的曲折历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存亡继绝 自我救赎——《辛亥百年風雲人物學術研討會暨先賢臧啟芳追思會》歡迎詞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我謹代表會議主辦者之一,對從世界各地來到三藩市參加《辛亥百年風雲人物學術研討會暨先賢臧啟芳追思會》的朋友們表示熱烈的歡迎!

   辛亥百年,其開端, 被李鴻章的預言——中國將面臨“三千年未有之變局”所籠罩。現在回顧起來,這一變局之大,震蕩之深,在中國歷史上,恐怕只有春秋戰國的軸心時代可與比擬。

   眾所周知,變局出人物。雖然,各個時代智商的遺傳分布應是相差無幾的,但是,大變局的土壤及環境,激發和滋養了奇異非凡之人。有鑒於此,辛亥百年的前期,湧現出了不少出類拔萃的像臧啟芳先生這樣的人物。其人才的密度,大大超過了平常時期。

   然而,不要忘記,,這一百年,同時也是大洪荒時代,特別是其後的60年,眾多卓絕風華的人物,被滔滔洪荒吞沒了,剩下一些垃圾在水面漂浮……。

   打撈歷史的真相是不容易的。過去我曾聽到年輕的朋友說:“辨別真相太累人了。讓別人告訴我誰是壞人,我只負責吃掉他。”

   聽聞此語,不由毛髮聳立。

   幸好,在座各位沒有被吃掉,躲過了一場又一場駭人聽聞的大災禍。但是,我們無法躲避幸存者的責任——彰顯那些逝去的精靈。因為他們已經不能為自己伸張正義了。真相,是在相互競爭的敘述中呈現的。而壟斷,則是真相的死敵。因此,民間的歷史記憶及其敘述,作為官方史學的競爭性論述,具有不可替代的意義。

   也許有人會說,你們這些人,都是些遺老遺少,臉上均有一股出土文物的味道。

   他所說的可能是對的。我們確實有一股出土文物味道。但是我引以為榮。因為許多才華橫溢、臨難不苟的先賢確實埋在土裏了。與他們為伍,我們與有榮焉。他們的輝煌, 被葬入深土,上面還堆積著厚厚的汙泥,逐漸化成不見天日的地下文物。挖掘這些文物,我們責無旁貸;即使渾身沾滿出土文物味,也不以為醜;總比那些在權力高位上排排坐吃果果 ,滿面油光、烏黑染髮的一張張沒有區別的撲克牌臉孔,要優雅一點,生動一點,有生氣一點。

   這是一場跨時空的對話。我們與破土而出的百年中國精靈們一起開會,復活他們元氣充沛、多彩多姿同時又是多災多難的生涯。這些在“歷史的三峽”滔滔洪水中被淹沒的智者賢者,他們的生命形態,五彩紛呈,各各不同。但是,卻共享同一個關鍵詞:尊嚴。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的尊嚴。這種鮮活正大的生命形態,在1949之後的中國大陸幾乎絕跡了,幾成廣陵絕唱了。

   六十年來的中國大陸,多少有形的生命被人為摧毀了,那裏有幾千萬未曾瞑目的亡靈!同時,在那個時空中被摧毀的,除了萬千有形生命,更有全部無形生命——人的尊嚴。我們所有人的尊嚴,都被那個制度摧毀了!

   因此,我們的會議,除了重塑先賢,重建歷史,也是重建人的尊嚴!

   親眼目睹百年中國慘絕人寰的大災大難,我常拷問自己,我們的精神,我們的靈魂,是否能夠當得起如此駭人聽聞大災難?經此大難之後,是否有與之相稱的精神升華,是否有與之相稱的精神果實出現?作為百年先賢的後人或後世景仰者,面對這些鮮活而有尊嚴的生命形態 ,我們是否當得起成為他們的精神傳承者,我們是否承擔了幸存者義不容辭的責任?

   一個來自未來世界的場景,縈繞我腦海且揮之不去:幾十年後,當我們的後代研讀這段荒謬歷史時,必定追問我們,在那個信息封鎖,謊言充斥,歷史斷裂的蠻荒時代,你在做什麼?

   我想,召開這次會議,應當是我們的答案之一。至少, 我們還沒有退讓到可恥的沉默。我們站出來了。我們說了。我們做了。我們盡了微薄之力去秉筆直書。我們正在拯救自己的靈魂。

   中國是有秉筆直書傳統的,文天祥《正氣歌》就曾褒揚過“在齊太子簡,在晉董狐筆”。這是一個面臨絕滅命運的偉大傳統。而存亡繼絕,正是我們的宿命。在此謹祝諸位發煌這一殉道傳統,像史語所傅斯年先生所說的“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然後,敲打鍵盤寫文章,淘出更多的歷史真相,挖出更多的歷史人物,取得豐碩的研究成果。 謝謝大家。

(2011/04/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