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北京周末诗会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金陵访古(上)/闵琦
·中国社科院的普世价值调查问卷
·金陵寻古(下)/闵琦
·一队蜡炬(四首)/吴倩
·中指,胖子——什邡的悲与怒/欧阳懿
·为死难的天津人我不会放弃/凉小奇
·记住由红到黑的那一瞬间/庄大军
·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张书桌——斥胡锡进少年不成熟论/Xin Chen
·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茅于轼
·政府和国企越小中国越好/张维迎
·曹思源致中共十八大三项建议
·隐藏在五道口的清朝火车站/五柳村、陈肇文
·超值笑料一箩筐/喷嚏大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二战结束后,战败国德国被美英法盟军和苏联分头管辖。1948年,苏军突然切断西柏林的生命线,试图逼走盟军。盟军被迫搭建起一条空中走廊,向西柏林空投生活物资。期间,美国飞行员与西柏林的孩子们之间发生了点点滴滴的感人故事……
    我爱读战争故事,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口述历史。透过点点滴滴的故事,一窥杀戮战场背后的人性光辉。
     本月26日是柏林空运纪念日。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人道主义救援行动,也是战后东西两大阵营冷战的一个转折点。柏林当局延续传统,举行纪念仪式,当年亲历其境的生还者,包括一位美军传奇人物,都赶来出席活动。对许多老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参加纪念仪式的最后机会。

   飞行员,糖果和孩子们
    1948 年6月,苏联人刚一切断所有通往柏林的水陆交通,哈佛森就接到命令,开始向柏林城运输食品和其他生活资料。在空运最繁忙的时候,他和同伴们每隔三分钟就着陆一架次。“我们在机场卸载138袋面粉,就返回莱因-美茵机场,再装货。自己甚至都没有机会看看柏林城,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不停地起飞、休息。那天我决定不睡觉了,四下里转转。”
   在机场拍照的时候,哈佛森遇见了一群大约三十个孩子,他们聚在机场栏杆外面,看着运送物资的飞机不停地起飞降落。 “我跟他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在我最后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些孩子们有点特别。我曾到过巴拿马和南美的一些地方,那里的小孩子们会围着你,揪着衣服,一路追着你要糖吃。”“这些德国的孩子们根本就吃不饱,都饿着肚子。但是他们对于正在进行的物资运输感到非常骄傲,甚至没有一个人想到要糖吃。”哈佛森在口袋里翻到两个口香糖,他把每个口香糖掰成两段,隔着铁丝网,递给外面的孩子们。“我简直不敢相信得到口香糖的那几个孩子脸上的表情。他们非常仔细地剥开糖纸,小心翼翼地不碰掉一点碎渣渣,然后,把糖纸撕成小片,分到大家手里。其他的孩子们快活地闻着糖纸的香气。”
    “只要三十美分,我心里盘算着,就能给这些孩子们带来幸福和快乐。”
    尽管这是违反纪律的事情:从飞机上面投掷救济物资是很正常的,而口香糖则不然。哈佛森还是决定下次飞往柏林的时候,用几个小点的降落伞空投几袋糖果下去。第一回空投用的是三个手帕做成的降落伞,投下去的是哈佛森和副驾驶员还有机械师三个人每周定额配发的糖块。
   “当我们飞过机场的时候,我向下望去,那群孩子们挤了一堆在那里。我向他们振动机翼,孩子们看见以后,都高兴得快发疯了。我们把包裹扔下去,但是不知道结果如何,因为这时候我们已经滑行在跑道上面了。我很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了,或者有没有伤到孩子们。”卸完货以后,哈佛森赶紧跑到机场边上,“我看见铁丝网外面三条手绢正在疯狂地舞动着。”
    这就是日后被柏林人称之为的“小食品行动”。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哈佛森继续着自己的冒险,每隔几天就投下一些糖果。最后,他的行动被发现了,被带到了上级办公室。
    上校问我在做什么。我说:“忠实完成任务,长官。”他说:“哈佛森,我并不蠢。你还干了些什么?”我只好告诉他事实真相,他严厉批评了我,然后告诉我我很幸运。“你的一个降落伞差点砸到一个记者头上。” 他取出一份报纸,整个头版上都在报道这件事情。上校对我说:“将军打电话过来表示祝贺,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继续干吧!”
    接下来,“简直像扫荡一样”。飞行队里的同事们都把配给他们的糖果捐献出来。这真的是捐献呢,因为在那个时候,一块巧克力就能让一个德国人洗一星期衣服呢。大家还把自己的手帕拿出来继续糖果空投行动。后来,他们飞行队的手帕都用完了。旧T恤衫也派上了用场。当孩子们听说哈佛森没有降落伞了,他们把以前投递糖果的降落伞送回来,接着用。
    寄给哈佛森的信封上写着:“巧克力投手收”或者是“振机翼叔叔启”。第一次空投糖果以后,信件就如潮涌般飞向机场。哈佛森的空投行为被发现以后,给他专门配备了两个德国秘书来处理每周上千封孩子的来信。大多数信件都采用统一形式回复。有些特殊的还是交给他本人来处理。
   “有个叫比德的孩子寄给我一份地图,让我往他家门口投些糖果。他告诉我,飞到柏林的时候,先飞到斯伯里河上,然后折回来,过两座铁路桥,他家就在角落上一处被轰炸过的房子里。他还说,他会每天下午两点种都会去那里等我。”
   “我找了他几次,但一直没有找见他。” 后来这个孩子又给我写了一封信:“我给你了一份地图,你都找不见地方。你是美国空军,还是个飞行员,像你这样,你这家伙怎么能打胜仗啊?”最后,我们只好寄给他一个包裹,捎了些糖过去。
   还有个叫墨西迪斯的小姑娘也写了同样的一封信:“我家很好找,因为院子里有几只白颜色的小鸡,你只要找这些白色的小鸡就可以了。”哈佛森和他的机组人员反复地找这些小鸡,最后也只得寄些糖果给那个小姑娘。
   他们给东德这边的也投递了一些糖果,但是苏联方面抗议说,这是侵犯东德领空的行为,是“令人发指的资本主义诡计”,他们只好作罢。
   哈佛森所做的一切传到了美国,成千上万个挂着糖果的降落伞寄到德国来,请他们投递下去。在匆匆回国期间,哈佛森遇见了一个糖果公司的老板,他非常愿意出点力。“我告诉他我们需要大量的糖果,然后就忘了这件事了。有一天,我飞回莱因-美茵机场的时候,有个伙伴说想给我看点东西。他领着我走到停机坪旁边,停放着一辆集装箱车。里面装了3000磅糖果,在接下来一周时间里,又送来3500磅。”
    这几吨糖果,简直就是黑市上的金矿,有哨兵全天守卫,以后再往柏林运送物资的时候,每次都带上100磅糖果,这也是飞机允许的最大超载量了。在柏林的一个监守所里专门腾出了两个单间,先把糖果锁在那里,直到给全城的孩子们举办圣诞节聚会的那一天。
    后来,哈佛森升任少校,70年代,重返柏林负责管理这个空军机场。当时,柏林人像迎接自己的孩子一样欢迎他。“我管理这个基地四年时间,在此期间,每天都会接到晚餐邀请,或者官方的招待宴请。”由于日程安排太满,哈佛森把来自一对德国夫妇的邀请推迟了一年多时间。“我并不知道他们是谁,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去赴宴,因为他们一直在坚持而且非常耐心。女主人在门口迎接我,把我带到他们的小瓷柜前,取出了很多年以前我写给她那封信,在信里我告诉她找不到她家在哪里。”“我就是墨西迪斯。她说,现在我们一块出去,我给您看看您一直找不到的那些白色的小鸡在哪里吧。”
    多年以后,重返柏林,哈佛森一下子就被认出来了,人们冲上来抓住他的手,热情地问候,拥抱,泪水伴着笑容流淌。在柏林封锁期间,罗斯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他回忆说:“我家当时就住在机场隔壁。每天一放学,哥哥和我就飞奔回家,坐在房顶上,看飞机降落。有一天,我们正坐在那里张望,突然,有个降落伞掉在我家院子里。是从天而降的巧克力!今天听上去这一切太富有戏剧性了。但在当时,这是个特殊的信号:我们柏林人会活下去!”
(2011/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