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近一段时间,重庆成为红旗飘扬的左派"解放区"。一系列三十年不见的沉渣泛起,种种倒行逆施之令人感到时光倒流到血流成河、伦常崩溃、民不聊生的文革时期。中国人又吃了几天饱饭,左棍们又要开始像《芙蓉镇》里的王秋赦和他的情妇那样,敲着破锣满大街喊“运动喽”!
   一时间,群魔乱舞,左棍、文革余孽弹冠相庆,“几不搞”成为左棍们新的壮阳药,“不折腾”变成“大折腾”。

   突然间,老左新左们惊呼“风云突变——中国突然再次刮起了妖魔化文革和毛泽东的政治旋风”。某老左愤愤言:“第一,李庄案律师团以复辟文革为武器,一举打垮重庆公诉方,致使三年来轰轰烈烈的重庆唱红打黑运动遭受到重大挫折。最近,重庆公诉方认真准备将近一年,声称如同铁板钉钉一样证据确凿的李庄案,在李庄律师团挥舞“文革复辟”的大棒之下,居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有顶住,就以主动撤诉草草收兵,默默接受了失败的结局。李庄律师团在当年曾经参与审判“四人帮”的两位法学泰斗带领下,四月十九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指责重庆是“文革重演,时光倒流”,四月二十日开庭第一天就以辩护词的形式,发表了指责重庆复辟文革的政治宣言,随即便宣布休庭一天,四月二十二日一开庭,重庆公诉方即刻宣布撤诉,还没等目瞪口呆的全国人民反映过来,李庄案便以律师团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然后,此公以典型的文革思维方式加左棍语言评论:“整个右翼精英阶层都沸腾了,许多右派大佬激动得泪流满面,忍不住振臂高呼:“重庆的天终于又蓝了!””左公到此,情绪低落:“李庄案之后,虽然重庆的红歌仍然还在唱,但是那歌声中却已经开始流露出些许的失望和凄凉。”
   李庄首席辩护律师就说:“中国的乱世,民间往往会出很多朱元璋类的厉害角色,而体制内的公子哥们,都会被天街踏尽公卿骨。”所谓“天街踏尽公卿骨”,就是说一旦发生文革,所有官员就会被尽数杀光。
   “这种威胁确实产生了极大作用”,那位首席律师在离开重庆的告别书中就声称,胜利应该归功于“体制内人的坚守”。不仅“体制内的公子哥们”遭遇到妖魔化文革的威胁,甚至直接威胁到了主政者个人头上,那位首席律师的话就是证明:“小蒋的积德,蒋家后代可以享用多年。”这里的“小蒋”是指蒋经国,能够轮到用蒋经国来威胁的人,恐怕当今中国没有几个,究竟是在威胁什么人,估计大家都很清楚。
   
   【学渊评:首席律师此话有深度,有力度,“小蒋的积德,蒋家后代
   可以享用多年”,可以化读为:“共产党不实行政治改革,其后人血
   流成河。”此等结局已经是有识者之共识,薄熙来反其道而领唱红
   歌,就是推动这“造反有理”的乱世早早到来。】
   
   “文革”还需要“妖魔化”吗?它还不够妖魔吗?不管中国人有多大的分歧,在坚决不让文革复辟至一点上,利益一致,立场一致。文革再来,“天街踏尽”的何止是“公卿”,是“公子哥们”,在他们前面后面,是数百万“地富分子”,数百万“反革命分子”,数百万“右派分子”,数千万“公社化”饿死的冤魂,数千万“知青”“五七战士”,数亿农民,这统统是文革及产生文革的社会的受害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那些梦想回到文革的疯子,真的再来文革,所有的人都会下地狱,包括他们自己。没有人会是幸存者!如果你们真的不想活了,你就折腾吧——但是你不要拉上我们。
(2011/04/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