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北京周末诗会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学渊:
   阿拉伯世界是传统与自由争斗,俄罗斯是共产与民主争斗,

   中国是传统、共产与民主自由的混战,复杂性要高得多,今天共产党
   内部已经分成三股势力,温家宝“直斥内地现有两股势力,一是封建
   残馀,一是文革遗毒”,就是直斥传统势力和共产势力,他自己是共
   产党,所以只能骂到“文革”为止。消息又说朱鎔基“敢怒”,怒到
   如此程度,只能说明共产党又到了“崩溃的边缘”。共产党是一个暴
   力党,没有解决政治问题的能力,上次到了边缘,就“一举粉碎四人
   帮”,毛主席的警卫员汪东兴竟将“毛党”绳之以法……。想不到不
   到四十年,祸水又来了,胡锦涛、吴邦国不但要当“毛党”,而且要
   当“孔党”,北京的警察还敢将警棍塞进高智晟,艾未未的肛门,这
   与“四人帮”割张志新的喉管有什么不一样?所以温家宝、朱鎔基就
   一起怒了。
   
   王小华:
   看完铁老发来的“谁是新中国”,我可以说:“这才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书”。谢谢铁老。
   辛先生对孙中山的评价即客观又公正。让人信服。辛先生“对革命”一词的解释也十分精彩正确。革命有暴力非暴力。但不能笼统地说暴力革命都是不好的,这要看我们是在什么情况下发起的“什么性质”的暴力革命。这如同法律有一条“正当防卫”是一样的。因为你侵犯了我的人身安全置我于死地,我不得不奋起反击。那些一贯宣扬“温和,理性,非暴力,革命就是暴力,就是偏激”是没有看到引发暴力革命背后的“起因之源”。
   在政治制度比较公正,社会相对稳定,人民生活水平穷富差距不是太大的西方民主国家,时常发生国民上街游行事件,其中有些人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这时说:温和,理性,非暴力是正确的。因为他们还可以诉诸法律,用法律做挡箭牌。
   可是,在独裁国家人民的诉求无处解决,忍无可忍,社会状况非常激烈的情况下,在宣扬温和,理性,就是一种怯懦!阿拉伯国家就是个例子。
   至于中国现在的社会现实采取什么性质的“革命”要看当权者是“坚持倒行逆施”顽固到底,还是为了全民族的“福祉”进行改革?
   
   昨天晚上法国电视Arte台播出纽伦堡审判前德国纳粹高官的实况片段。这个ARTE台经常播送二次世界大战的纪实片。看到此,每每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念头。看看那些坐在纽伦堡审判台上的纳粹军官一开始还趾高气扬地坐在台上频频议论,但是,看到播放被纳粹迫害致死的堆堆焚尸炉里的犹太人白骨“时,这些不可一世的纳粹军官表现出不自然的样子,有人不忍再看把头蒙起来,有人浑身哆嗦,有人眼里还含着眼泪,这是忏悔的眼泪!但“为时晚矣”。一个被判处绞刑的纳粹军官在执行死刑时,我看到他眼里含着泪水,不知道他这时想没想到被他们残酷迫害致死的千万犹太人??
   自1949年至今,中国共产党执政六十多年了。在这六十多年里共产党发起无数次政治运动,每一次运动都殃及并杀害了千万无辜的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炎黄子孙。如果比较纳粹在世界大战的罪行,共产党的罪行“过之不及”。毕竟纳粹的出现是在全世界动荡不安的战争年代,而共产党对本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全世界都处在一种和平相对稳定的年代里!堪称“罄竹难书”一点不为过。
   如果我们翻看民国时期的书籍就很清楚地看到过去共产党指责国民党的言论六十年后,现在都在共产党身上体现出来。这让我们不得不反思这个一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到底是什么货色?
   韬奋《对国事的呼吁》;“然而国民党内反动派“罄竹难书”.学校管理特务化,与摧残文化教育,戕害青年的罪行........看看中共现在大学里还有中小学校里安插的监视老师及同学的线人就很说明了这一点。
   再看孙中山《历年政治宣言》:“自满清盗窃中国,于今年二百六十有八年,期间虐政“罄竹难书”......。如果把孙中山先生百年前的宣言拿到现在比照共产党的所作所为真是“一针见血之言哉”!
   我这么说不是把中共的官员都说成是坏人,都是罪犯。但是,中国只有中共一党执政,如朱老所言:共产党是一个暴力党。
   人作坏事肯定逃不过惩罚。但愿这些把电警棍塞进高智晟,艾未未,“为虎作伥”的中共国安警察及时醒悟,否则,早晚难逃人类法庭的正义审判!!!
(2011/04/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