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北京周末诗会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我在博讯网站看到李劼先生博客里面的一篇文章:“王朔的背后看王朔“一文,摘录其中一段:......“在中国人这个群体里面,要诚实只好耍流氓,不耍流氓的通常难以诚实。不以流氓的方式表达诚实不是伪君子,就是大傻逼,梁漱明的父亲梁冀,就是这么一个大傻逼,梁漱明继承了父亲的傻逼精神。中国人对流氓的崇拜绝对不是从毛泽东开始的,而是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可以说已经成了难以更改的传统.......
   看到此文,我感到李劼先生确实挺爱漫骂的。所以我说:“我们在说别人流氓时,看看自己属于哪个类型的?”。
   不过,我看了李劼先生其它文章写得还是挺好的。

   昨天和一朋友通电话谈到现在”孙中山”现象。朋友说:“现在是有一股风批判孙文,可是这些人不想想那是个什么年代?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我们怎么可以用现在的眼光看过去呢?你要好好写写,批批......”
   我对朋友说:“您和我的观点一样,我是写了,但只写了三分之一,因为这几天身体欠佳,力不从心,既然您说在让我“说说,写写,批批”那我就在唠叨几句”。如果哪个网友不爱看就把它立马删掉,抱歉了。谢谢!
   纵观世界:有皇权称谓的国家(除去阿拉伯国家)只有英国,丹麦,摩纳哥,西班牙等等几个国家。随着时间的演变,这些国家的皇权地位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和中古世纪的皇室家族威风一世享受的特权相比有“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拿英国女王来说,虽然有一些英国人反对皇权,(我和老公就在此列)建议推翻皇权。但大多数英国人还是从心里对皇室充满了尊敬。英国女王家及家族在英国的存在只是表明,生活在世俗社会的人们对自己国家几千年遗留下来的传统寄托着一种敬仰与崇拜。英国女王象征着“信仰的守护者”。
   这些年英国皇室也没少上演丑陋剧,先是戴安娜和查尔斯王子离婚,女王其它几位子女的婚姻问题,戴安娜巴黎车祸......但这些事件的发生都没有改变英国女王在一般英国民众心中的地位,没有发生一股“势不可挡”非要把英国皇室家族摧毁的势头。现在很多英国人及全世界都在翘首企盼着女王的大孙子“威廉王子”与准王妃“凯特.米德尔顿”的婚礼。
   摩纳哥小国阿尔贝二世亲王也闹出和一个非洲国家的航空小姐有一段私情生了一个混血儿子,但在这个国家并没有掀起大风大浪。
   与基督教为主的西方文明无法相比的是:“中国几千年专制统治根深蒂固”,出现了一个可以称为“国父”的人物。尽管这个人有着很多缺点,但他是中国人向往现代文明,民主,自由,宪政的象征!
   如果说一百年前的先人是“流氓时代”的话,那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血管里都流淌着流氓的血液,我们都是流氓的后代。
   按照李劼先生的说法:那些在民国时期的先人都是一群“没有文化,没有思想,话语贫乏,内心修为太差”的大小流氓,草莽江湖而已。
   比起一百年前的中国,我们看看一百年后的中国大概有几千万(上亿?)有高深文化修为的大学生,教授,知识精英(听说中国的博士及博士论文全世界第一)。而且很多人不只会讲一门外语。我们政府里的高官很多人都有很高的文化,还有把英文讲得呱呱叫的如江泽民,朱熔基,李克强,薄熙来等人,他们有文化,有思想,内心修为一定很高吧?可是很多中国的知识精英及政府高官的子女都一溜烟地到了美国,用我老公的话说:“你们中国人看哪里好往哪里跑”。
   一百年前的中国就有人提出来“德先生,赛先生”。一百年后:当我们回顾过去的中国历史时,我们在中华大地找找德先生,赛先生的影子在哪里?能否想到我们和过去的一百年有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的先辈没有给我们喝毒奶,否则,我们能否生存下来都是个问题,更不要想跑到美国住洋房,开着名牌汽车,当愚公。
   我们有一百个理由相信:和我们这些以留学,政治难民,贪官,高官移民(包括还等在泰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中国人)等等原因落户在欧美等地的后代子孙相比:那个在夏威夷唐人街长大的“无业游民”比一百年后的“流氓后代”的我们要高尚得多。因为他完全可以在夏威夷流民下去,流民到老,流民到死。更不必跑到那个“人妖国,泰国”申请政治避难。
   
   有着众多文化精英的中国“流氓后代”们能否像“流氓前辈”从夏威夷跑回来想当总统的孙文;唯美而自杀的汪精卫;忧郁而死的王国维;为国而死的陈天华一样为国捐躯呢?如果这个要求太高我们不能做到,我们退而求其次,如同李劼所说:“政治的奥妙就是一张选票那么容易”,我在这里斗胆地问李劼先生一声:“您不妨带领海内外的所有中国人去向中共要求一张“选票”,”?
   
   如果我们没有前辈的骨气和胆量的话,我们这些“流氓后代”是否拍拍自己的胸膛,摸摸自己的心窝,就像美国人对着国旗宣誓
   一样泯心自问:“我们有资格对一百年前的祖先说三道四吗?而我们自己在这一百年之内又做了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何必又跟那个虽然有很多的缺点但已经在很多中国人心里认可的“国父”过不去呢?我们就权且拿他当个精神象征!以寄托他身后未竟的事业及这一百年来留下的遗憾!
   
   我亲爱的中国父老乡亲们:如果我们真正明白了,人类社会没有绝对的模式,没有绝对的完美,没有终极目标,只有相对的进步这句话的“内涵"与"真谛",那我们在说别人是“丑小鸭”时,不妨拿把镜子找找自己是否是一只“美丽的天鹅”?!
(2011/04/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