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北京周末诗会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此时法国电视正在播送“叙利亚群众示威”有八十人左右被打死。现在是法国时间4月23日下午1点左右,北京时间晚上7点左右,法中时差6小时)
   
   首先我向网友推荐几本书:

   作家杜斌先生《毛主席的炼狱》一书。此书告诫我们:“是时候开始了,中共该对数千万寂灭的亡灵忏悔了。”此时,每个有良知和血性的中国人,都应该厉声棒喝中共:区区90年,你吞噬了数以千万计的生灵,你可曾吐出来过几根人的骨头呢?!
   此书由香港明镜出版社发行。
   
   杨恒军先生网文:“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近年来,学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反思中山先生的浪潮,大有把这个唯一一个被两岸都认可的国父级人物拉下神坛的势头....我认为中山先生主要是一位传播与沟通者,他救国心切,把自己从各地(美国,英国,日本与俄国)看到的一点点东西贩卖到中国。任何个人与政治党派,政权,都会在历史上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也会犯一些错误,但不是无法更改的,更改历史的办法不是擦掉墨写的史书,更不是用鲜血混淆历史墨迹,而是用实际行动书写历史的新篇章。以中山先生为代表的“国父”们推翻了
   两千多年的专制王朝,但却没有办法与能力建立起理想的共和国。在国父推翻皇帝独裁统治一百年之后,大陆两岸的共产党与国民党,是否给“国父”孙中山先生一个机会?中山先生奠定的民主自由与法治的共和国,终于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富强,和谐,民主,法治。。。。。
   
   吴国光先生:历史是失败者写的《丘会作回忆录》动向杂志。
   槟郎文集:“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鲁迅早在初到日本留学时就剪掉了可憎的作为异族奴役象征的发辫。而王国维在共和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发出"剪辫令"后依旧留到死....发掘近代史的复杂性,丰富性和文化人的异差就不能局限于单纯的学术领域,而应该在广阔的视野下考察.....
   。槟郎真名李槟,1968年出生于安徽巢湖市,现在南京某高校任教师。
   
   首先声明:我对任何网友给我发来的邮件一贯本着并认为是网友对我的善意和信任。在此,道声谢谢了!
   看完李劼先生此力作我不敢苟同李先生一些观点。我这一辈子因为我的性格,说话直来直去,天不怕,地不怕,得罪人太多了,
   本来不想发表意见,怕在犯众怒得罪人。但我这个人心里有话存不住,还是要把话说出来,至于我说得对与否,不管别人在我背后怎么议论我,骂我,我一概听不见,更不往心里去,小华这个人的好坏随别人说去吧。
   因此书篇幅太长,我只简单说说我的一点看法,如有不当,请李劼先生及发来此邮件的义工先生谅解。谢谢!
   以前我是不喜欢看此类书籍的,我只关心现在中国社会的现实状况(毛主席的炼狱一书我更感兴趣)。
   此书之所以引起我的兴趣是“思考”及“谩骂”两个组词。既然希望此“力作”能够启迪我们的“思考”而又不是“谩骂”,当然我要看看作者在此“力作”里给我们展示了一种什么全新的观点以及与过去不同的论述。
   在看到杨恒军,槟郎先生的文章之后,回头在看李劼先生的“枭雄与士林”,他给我留下的不只是思考,还有漫骂。不知为什么?前言说:“不是漫骂”这一句话等于画蛇添足。
   此力作前言有一段话:”枭雄与士林”以独特的见解,清晰的脉络,全面审视了二十世纪中国的百年历史。。。我们希望这本书能启迪人们的思考,因为我们过去很少阅读过如此深刻的分析,批判文章,反思和还原被历史扭曲和遗忘的历史真相。我们相信当您阅读这部力作会觉得作者了不起,他把几个“枭雄”看透了,把历史看透了。我们都经历了几十年的历史,许多切身体会基本是感性的,而作者却能抓住本质,刻画透骨,但很客观,不是“谩骂”。。。。
   可是,当我费劲心力把此书看完之后,此力作给我留下的是“谩骂”!把民国时期的孙文,蒋介石,杨度,汪精卫,袁世恺,以及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李鹏等等都骂过来了。
   
   看此书目录:李劼:《枭雄与士林》——一百年逐鹿,流氓比赛。“流氓”是个贬义词吧?(我写此邮件时,在波尔多大学攻读研究生的外女正在我家,我问她:流氓一词是贬还是褒?外女说:“当然是贬低了,流氓还是好人吗?骂人流氓谁都会急。”)
   既然流氓是骂人的,李劼此力作的目录“一百年逐鹿,流氓比赛”一入眼帘就给人一种粗野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这难道还不是“谩骂”??
   前言中介绍李劼先生是上海人,1955年生人,初中毕业下乡,1978年考入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1998年赴美,进过剑桥名人录。看来李劼先生确实了不起。
   
   除了父母对儿女,兄弟姐妹,亲友之间因有血缘关系彼此每天生活在一起,朋友与同事都互相了解之外,平常我们对一个不熟悉,没有亲身接触,或者通过别人介绍的人给予的评价都是一种感兴认知,并不十分全面。
   以李劼先生的年龄对一百年前民国时期的历史人物著书立说,即不是亲身经历,而是通过看书资料得来的个人论断。说成是“流氓比赛”,这既不尊敬前辈又有失偏颇,未免太过于武断。我认为李劼先生的此力作顶多是评说历史,而不是历史的真相!
   我们评价一些在中国历史上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有很大的影响的历史先驱时首先应该关注这些人在那个年代所从事的关于国家与人民的一切事务,而不是过于纠缠个人性格上的缺陷。
   李劼先生言:孙文在夏威夷出生长大没有夏威夷的沉静,没有广东生意人的务实(难道广东人都务实吗?),心气浮躁,好高务远,志大才疏,是一个在夏威夷唐人街长大的无业游民,草莽江湖,所谓行医,所谓革命都是一样的江湖,不过是一次次鬼鬼崇崇的恐怖活动。孙文的革命来自于洪秀全的造反。博士孙文,与其说是尊敬,不如说是讽刺。李劼先生把孙文说得一无是处。
   
   孙中山先生首先是个人,不是神,是人就有优缺点。而且一百年前的“清末民初”社会怎么和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比呢?我这里到想请问李劼先生:“如果您生活在民国时代能够有什么作为吗?”.我们不能秉持现在的思维与观点去看待及评价过去百年前的祖先。一百年前民国时期的各式人物都有那个时代的局限性。同样一百年后,后人和我们生活的年代也是大不相同的,他们也不能够用一百年后的眼光来看待我们。
   
   李劼言:杨度是个文化二百五。蒋介石是泼皮牛二,鸡鸣狗盗,小肚鸡肠,宁波小商人式的狭隘(难道宁波人都狭隘吗?)。袁世凯是天津小站出身,无能,无知。周恩来是个一流戏子。对邓小平的评价莫衷一是,前边说”邓小平主政风格直率明了,从不云遮雾障”,不玩痞子游戏”,后边说“邓小平和所有的独裁者一样,是个天生的恶棍,早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邓小平的这种恶棍秉性已经展露无遗。至于说邓小平不让子女染指权力也不真实。邓小平的小儿子在澳门赌博输好多钱。邓的几个儿女哪个不是富翁?
   我在没出国前在报纸上看到:“邓普方任中国残联主席时,有一次去南方访问,到一户市民家里去探望,因为这家的门框太窄,邓普方的轮椅进不去,把这家的门框卸下来以后就走了,也不管人家的门框的事了。”
   
   李劼言:民主与其说是一种理念,不如说是一种政治操作程序。就民主政治活动而言,民主大都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和平改革实现,很少经由暴力革命产生。民主不像共产主义乌托邦那样,是一个通过奋斗去获得什么成果,而是经由各方政治势力折冲协商,自然而然妥协成的政治运作程序。政治游戏的奥妙不在于理念的如何美好,而在于游戏规则的切实改变。。。。还不如为自己争取一张选票来得切实,当所有的民众都要求一张属于自己的选票时,那么即便不提民主一词,民主也已经在其中了。
   倘若1989年的中国人知道民主其实是可以政治操作的程序,而不只是一种理念,知道民主的程序在历史上通常是经由改革“恩赐”,而不是通过造反有理得到的,那么,那年的历史进程就会很不一样。(不知道李劼先生是否在六四时也是这么想得?)
   如果按照李劼先生“民主大都通过自上而下的和平改革实现,是经由改革“恩赐”的,很少经由暴力革命产生的这一观点成立的话。那我想问问李劼先生:争取一张选票的前提是什么?李劼自己又说:“西方的天赋人权也不是天生的。”既然不是天生的,那通过什么方式得到的?恩赐?改革?造反有理?暴力革命?就是李劼先生生活的美国是否也是经由改革“恩赐”的?美国的独立战争是怎么回事?
   法国人为了实现这一张选票,经历了从法国大革命1797年。十九世纪:第一共和1792—1804,第二共和,1848—1852,第三共和,巴黎公社1871。二十世纪:维希法国+自由法国1940—1944。第四共和1946—1958。法国人在1958年戴高乐时代才有选票的权利,(法国妇女是在1955年有选票的权利)可以凭着这张选票选出国家总统。第五共和1958—至今。
   
   李劼先生在此“力作”里用了很多“可能,假如,倘若,”看来李劼先生也不敢肯定前人发生在那个时代远的其中一些诡秘的历史。所以说李劼先生的此力作不算是中国历史真相,只是评说,阐述自己对中国历史的观点而已。
   此力作有这么一段话:“中国的政治舞台,无非是一场接一场的流氓比赛,流氓战胜书生,大流氓战胜小流氓,然后又被更大的流氓打败,最后总是最大的流氓胜出。把江山打包回家将江山改换姓氏,中国几千年的政治就是如此。
   李劼先生很清楚中国的历史状况?即使“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为亲者讳”的旧史学传统一定要有“太史简,董狐笔”的批判精神,我们也不一定非要把前人的历史功绩一并抹掉。就因此说是“流氓比赛”实在是对先人的大不敬!
   中国人有个民族毛病。什么事都一窝蜂。如果说这个人好就把他捧上天,毛泽东过去是人民的大救星,当圣人,伟人来崇拜。
   如果说这个人不好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有个反毛专业户还特别关注毛新宇是否真是毛的亲孙子。共产党也犯着毛病,文革时全国批孔子,现在又把孔子像立在天安门广场,还没新鲜几天就又搬走了。
   现在又把孙文说得一塌糊涂, 不知道过几天又有谁成为下一个??
   我在三十年前听过單田方的评书:“一代枭雄”说的是张作霖的一生,單田方先生把张作霖说得“有血有肉,活龙活现”,听得人如痴如醉。那时代没有电视,我和邻居每天抱着一个收音机到点准时收听,好像那时代的中国人都知道此事吧?
   得过诺贝尔奖,进过剑桥名人录也别把我们吓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