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清明三记/陆祀]
北京周末诗会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三记/陆祀

   
   
   清明小祭
   
   清明时节雨纷纷,

   光阴一晃二二辰;
   中华学子洒热血,
   还有北京众市民;
   今祭依然难启齿,
   沉冤仍未去乌云;
   何日神州降霹雳,
   告慰应在天安门。
   
   记陈卫
   
   曾经巴蜀一少年,
   求学北京万重山;
   一朝长街去呐喊,
   人生彭湃有波澜;
   几度牢狱遭磨难,
   追求民主志更坚;
   二十年后仍努力,
   茉莉花开在西川。
   
   什么童年!
   
   爹娘打工去远方,
   孩子望天空心伤;
   白发老人在相伴,
   饥寒手脸长冻疮;
   破屋阴天还漏雨,
   村外一片野茫茫;
   同年如此来长大,
   这样社会应灭亡。
(2011/04/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