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学渊:
   官媒说“中国决不能头脑一发热,就照西方说的样子

   ‘试一试’。中国试不起”,就是他们说“我们没有这个胆,我们试
   不起”,官媒拿维吾尔族要造反来吓唬汉族老百姓,也是他们自己吓
   唬自己。吴邦国说的“五不做”或“六不做”,其实就是“什么也不
   做”,让中国再烂一年半,把烂摊子撩个“第五代”。
   
   
   小华:
   署名“单仁平”的文章经不起推敲,站不住脚。我看“单仁平”先生要想说服别人,要是认为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就应该把自己的“大名”亮出来!用“笔名”写文章的人首先就“理不直,气不壮”。
   说:“今天的西方是经历了反复的政治摔打后已经相对稳定的社会状态,是西方政治体制好的一面”是正确的。说”西方政治体制痛苦的另一面正在世界很多“新民主国家”上演”也是事实。但这些新民主国家就是得经过反复摔打后才能够走向相对稳定的社会状态吗?
   中共夺取政权不也是经过“反复摔打”(而且还经历了非常血腥的反复摔打)后才能够坐温在中南海吗?
   定语《失败是成功之母》:“世界上从来没有“一蹴而就”就学会的事,任何事情都要经过多次失败才能成功,都必须有远大的理想,坚强的意志,坚韧不拔的毅力。”李欣《老生长谈。雄心壮志》:“我们所进行的革命事业是任重而道远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说:“中国国家大,人口众多,各地区有不少差异,并有少数民族地区这句话说得对。但中共在49年前怎么没考虑“中国人口众多,各地区又不少差异,还有少数民族地区?.“动用“笔杆子,枪杆子”纵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牺牲了无数革命先烈和百姓的生命义无反顾地夺取了政权?!
   跌跌撞撞做了几十年的龙椅,眼看龙椅也不是铁打的,就要坐穿了,就疯疯癫癫说胡话一 会说“五不搞,六不搞,一会说“中国决不能听信西方的政治指导,照西方说的样子”“试一试”,中国试不起。”
   说一千道一万:中共把权力牢牢抓住是真的!哪怕“洪水滔天”与我何干!
   因为他们早就把子女家属及财产转移到经历了“反复摔打”后哪怕还有痛苦的另一面的“政治体制”里去了!!!
(2011/04/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