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北京周末诗会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学渊评:“天网恢恢”也不能致密无疏,把网织得象布一样密,就没
   有人拖得动,就寸步难行。毛泽东周恩来有武功文治,先镇压几百万
   反革命来垫底,饿死几千万人都没有人敢造反,但是邓小平还是要变

   的,那是毛泽东专制主义制造的四千万饿魂成本太高。今天艾未未也
   是成本,“发展是硬道理”是更大的成本。锦涛同志违背成本原理,
   抓完大鱼抓中鱼,抓完中鱼抓小鱼,但还是没抓住“突发”的鱼,否
   则就只能竭泽而渔。维稳开支大于国防开支,我党或许还能承受,但
   是挖我党的肉,来补我党的疮,我党的民心成本也会叫痛的。专制主
   义是“劳力治国”,民主制度是“劳心治国”,清华大学毕业的胡锦
   涛吴邦国同学却只是会劳力的愚人。如果共产党付不起天网恢恢或竭
   泽而渔的成本,就还得要“劳心”另谋出路的。
   
   
   
   自从六四之后,共产党知道,一件看上去不大的小事,不能让它发展
   下去。这时候,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先把“大鱼”换个池子来养,小
   鱼们一致起来向渔网的薄弱环节的冲击就会大大地减弱。其实这条大
   鱼也许根本就没领着小鱼做什么事,但是大鱼不接受控制,就不知道
   大鱼想的是什么,既然和掌握渔网的人不合作,那就先给你换一个池
   子:送出去或者是关起来。
   高律师就是政府抓起来的第一条大鱼。出道时,高律师比起参加六四
   的一些学生领袖的资历还浅,更不要说民主墙时代的老人了,但是他
   上手的问题是法轮功,于是他这条鱼就很快地长大了,这个风险老共
   没有办法承当,假如其他大鱼也跟着这个势头长,情况就严重了,于
   是我管你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呢,先给你彻底换个环境再说。这时候
   无论你外头说什么,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毕竟,套用“茶馆”
   里那两个密探悟出的道理:“没枪的干不过有枪的。”这么龌龊的人
   也有一管之见,有多少小鱼愿意往枪子儿上碰啊。
   胡佳这条鱼一直在慢慢地长,到了日子了,从来都是低调,但日子过
   得快,不大不行了。对不起,换个地方吧。胡佳实际上是温和派和激
   进人物都比较能够接受的人物,做的事情也为外部世界所认同,有他
   很特别的地方,这条鱼的种类就显得珍贵了一点儿,不是最大的也要
   把你关起来。
   刘晓波是被抓的下一条大鱼。一个零八宪章搞了上万人的签名。就是
   把共产党的宪章全篇照抄,也是危险的。有些人在乎宪章说了什么,
   不满意,共产党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我们统治着这个国家,哪怕
   你说的和我完全一致,也不能让你有这个聚众的能力,这实际上从原
   则上是对我作威作福的地位的挑战,也提供了由你来解释宪法的机
   会。不说坏事了—那自然是我领头,好事也要在我的领导下以我的名
   义来做。就像表面上总不能说政府抗震救灾做的都是坏事,但最后这
   个好事就被它解释要在党的领导下多难兴邦,对做好事的垄断是最大
   的坏事。另外,你现在即便和我一致了,一个活人我怎么能管得住你
   的嘴,这和为什么要杀法轮功是一个道理。对基督徒,圣经在那里,
   你可以有你的解释,我也可以派人去做我喜欢的解释。假使耶稣在一
   个山上住着,你的解释就不做数,耶稣又不入党,没招儿,经书是活
   的。那我们必定会看到对基督徒的残酷镇压,这和圣经到底在什么程
   度上和共产党的教条发生冲突关系不大。现在我党有自己完全控制下
   的教会,就提供了控制的可能。有人说零八宪章有多种不足之处,我
   觉得在他找到的不足之处我还可以找到更多不足。开篇最好说:中共
   宪法,卧草泥马。但是应该看到,在共产党那里,这不是考虑的第一
   优先。什么叫做不讲理,就是你满口讲的都是我的理也不成,那理是
   我给你讲的,不是你给我讲的,你把这个秩序倒过来,不是造反是什
   么?
   再往下,也许谭作人,黄琦,赵连海,都算不上特别大的鱼,但是在
   现在这个时候,鱼可能会很快地长大,既然我党在持续地作恶,于是
   一定要关起来,或者严管起来。实际上在各个地方鱼的尺寸也不大一
   样。地方官府眼里的尺码要小多了,肯定会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小鱼
   都被换了池子。人们会问:谭作人,赵连海,只是为一个受害群体说
   几句话,最初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在政治上对共产党的直接挑战,为什
   么要表现这么多不必要的残酷呢?这个问题他们的老祖宗列宁早就嘲
   笑过高尔基了。你犯了天条是因为你打算不以党的名义,不在党的领
   导下做好事,这就是最大的坏事。我已经很仁慈了,没把你打死挖坑
   埋了很不错了,不就是换个池子嘛。
   
   最后说说艾未未。第一次在大范围听到他的名字是奥运期间他说的几
   句不合场景的话。拜我党日益加强的残暴统治之托,这条鱼长的速度
   惊人,两年多的光景,他的大小就够了尺寸。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
   前面大鱼,中鱼做的类似事情他多少都做了一些。又赶上茉莉花恐
   惧,这个草泥马的代表人物就显得特别大,特别地不可捉摸。我知道
   有的人喊冤是觉得艾未未又没有真的号召茉莉花,你抓他干什么。不
   是专制的脚,不知道鞋大小。作为素有专制统治经验的共产党,慧眼
   独具,危险不危险,它比我们这些不在其位的人敏感准确得多,不要
   挑战他们在这方面的智力。多年前,周恩来执意要杀遇罗克。共产党
   未必不知道出身论是没有道理的,也难以为继,但“不杀他杀谁”。
   周恩来这样久经考验的老手,虽然未必完全赞成文革太子们的猖狂,
   以后这个出身问题在文革后期也不好意思作为长期公开的国策(却是
   实际一直贯彻的),但他在一个平民公开地平静地质问中感到的威
   胁,绝对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地轻松。他知道不能利用民间的挑战来解
   决党内的你死我活,因为民间的挑战不在乎党内的你死我活,民间挑
   战的独立性必定意味着对党统治的脱离,这和你死我活的党内斗争具
   有完全不同的性质。顺便说说,周恩来保了老张一条命,也是看了老
   张先天的条件后天的造化,看出了老张这样的估计永远长不大。看到
   今天的老张,你不得不佩服周恩来的先见之明。
   
   给小鱼一定的空间,把大鱼一网打尽,使得鱼群不会在同一个时间向
   我党的薄弱环节发难。新一代统治者,如果以前不知道水火无情,在
   度过了在改革初期自以为是的闯关浪漫却经历六四后,迅速地成熟起
   来。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加强的专制统治,因此有人去和江泽民时代比
   较说他还好些,这是没有看到共党巩固自己统治,迅速调整自己在经
   济政治领域里的支配地位的节奏,也就是轻重缓急。江那时候还没有
   彻底完成资本和权力的结合,国际上对六四的谴责还没有完,还没有
   全面地收买知识阶层,还没有完成对所有重要资源,尤其是对信息资
   源的全面控制。现在不同了。如果我们今后看到他们更进一步紧缩,
   应该不惊讶。至少它觉得它有这个实力。它过去也不大在乎外界说什
   么,但是它会放人。现在它更不在乎了,它连人都不放。刘晓波不
   放,艾未未也不放。唱红歌是共党对过去由于经济原因在政治上耍花
   枪的一个终止符,它清楚权宜之计的放手是该收的时候了,只有采取
   主动,重新开始主导这个奴化人民思想的过程,它们的统治才能够在
   危机中坚挺。也许这个过程里包含了一些人的个人野心,但那不是主
   要的,夺回一度散漫的价值宣传,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茉莉花运动向共党提出的挑战是小鱼也可能协同一致,协同以后就长
   得极快,这是个难题。于是把尺码降低,小鱼也当大鱼抓。能不能奏
   效?暂时会奏效,已经奏效了。但人们知道茉莉花的同时,也找到了
   一种对峙的形式,并不要大鱼出面,认同反对迫害的理念,你可能会
   去走一走,看一看。这就成了悬在专制统治者头上的一把剑。这把剑
   掉下来未必就会杀人,它只是表明社会上的分裂和对峙的强度。持续
   对峙,更多的剑就会被依次悬起,被时间渐渐模糊的记忆会重新复
   苏。结果也可能不是革命,无论你多么喜欢它或不喜欢它,抵抗并不
   是只有上街,心灵的抵抗要命得多。不再有任何信任,不再合作,地
   震来了也不合作;不读你的任何出版物,不看你的宣传电视,沉默却
   传播任何非官方认可的消息;认定每一个政治犯都是好人,即便你知
   道他也曾有些劣迹;为每一个失火的政府大楼拍手叫好至少是看戏然
   后传播喜讯;拒绝缴税;等等。结果是整个社会的慢性深层崩溃。那
   时对于任何在台上的,想上台的都是一个及其严肃的挑战。
   
   国际社会目前对于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能做的很有限。有眼光的政治家
   不是没有,但在现实还没有显现出它最后的丑陋之前,没有人不心存
   侥幸:无论怎样是市场经济呀,大门打开了呀,和世界接轨呀,有多
   少机会可以和平演变呀,等等。甚至有些人的借鸡下蛋捞上一把的想
   法和做法已经构想和实施多年了,自己先演变了。列宁很早就看出了
   这点。他在回答工农干部对困境的担忧的时候曾经满怀信心地说:资
   本家会帮助我们的,他们出于唯利是图的本性一定会帮助我们的!到
   现在为止,中共接受了许多资本家的帮助,正按照列宁的设想扎稳营
   垒,操习兵马。因此,世上没有什么东西你不要PAY的,不过是今天
   他PAY,十年后,二十年后你PAY,PAY多少而已。梦想邪恶为了自己
   的利益只PAY不取,至少不向你取,你最好在邪恶最终发作之前被幸
   福地撑死。
(2011/04/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