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北京周末诗会
·郭少坤 杂说人权——写于2010年世界人权日
·郭少坤 大写的中国人
·李是 公交车上的思绪
·王容芬:天堂里的笑声
·任畹町 12月19日在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大会的讲话
·王华:自述诗
·熊焱 石头上的天使
·大唐皇帝眼中之中国现状
·胡石根: 2010 步曹思源诗韵
·王德邦 岁末感怀
·李智英《迎接2011》
·许医农《去地狱还是去天堂》
·郭少坤《与死人同活》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刚一来法国时听一个来自福建的中国人对我说:“法国人的性格和中国人一样,背后爱议论别人,说人闲话,美国人,英国人就不这样。她说是一个也嫁给法国人的台湾人对她讲得。这个台湾人的老公是一个律师,在法国生活二十多年了,对法国社会风土人情都了解。
   这位福建人的老公是法国外交部们文化处驻外国的官员,她和老公认识是在北京颐和园。他老公去北京旅游在颐和园碰上她了,本来他老公想找一个日本人,说喜欢日本女人,结果相遇她了一见钟情,后来结婚来到法国。
   

   我来法国十年,我的朋友有越南人,柬埔寨人,泰国人。她们这几人都是以结婚的名义合法来到法国的。除了一个越南人的老公是70年代越南难民潮时两岁随着家人来到法国的,其它几人的老公都是法国人。这几人都很年轻二三十岁,都和我女儿年龄不相上下,但我和她们相处得很好,前几年总是轮流请客到家里吃饭。这两年聚会少了,因为她们都生孩子了没有时间,所以没有时间来往了,但时不时还是打个电话问候。去年那个越南人和婆婆关系有点矛盾,她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她看孩子说相信我。我给她看了两个多月的孩子。当然人家也没白让我看付给我报酬。从我个人的感觉我认为和这几个亚洲人接触比和中国人接触要好相处得多.
   
   前几年认识一个东北人也嫁给法国老公,我请她到我家吃饭。做饭时她和我在厨房说:你的厨房只是看表面干净其实不干净。。。她回到家又对老公说我家不干净,厨房擦得不干净只是表面干净。确实,也许是我性格的关系,我在生活上也是大大咧咧,我的厨房擦的不是特别细,不像别人擦得那么细致。因为我住的地方人少,中国人更少,所以他的老公不知为什么把此话传开,法国人为此都认为我家不干净,风言风语。从此,我也不和这位东北人来往了,尽管她家离着我家走路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她已经搬家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前几天看到泰国李志友先生全家陷入生活困难的境地我给李志友先生发电邮询问,李先生给我回复了。这几天一直想怎么帮助李先生一把,是否要给李先生捐助一百欧员?看到曾节明先生的一段言论,我打消了援助任何别人的念头。
   因为我想起了骂我是“泼妇”的那位网友!他使我很寒心!
   前年回国探亲想给我女儿的老公,我的姑爷买一件法国鳄鱼牌衣服。但是看看价钱一百欧元没有买,在法国老佛爷商场买了一件原价100欧元打折50欧元的衣服。我回国后对我女儿说:“这件衣服原价100欧元,打折50欧元”。女儿对我说:“就对(我姑爷)说是100欧员买的”。因为女儿知道我在法国不挣钱。
   想想一直对不起姑爷,天津人说:一个姑爷半个儿。我想还是给我姑爷买一件鳄鱼牌衣服吧,来法国这么多年还真没有给他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
(2011/04/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