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不幸而生于墙里。装上了某种杀毒软件后,我的gmail邮箱就打不开了,我的隐私显然没有得到这个反谷歌软件开发者的尊重。正好一打开我所能够打开的网站,就看就新一轮恶心谷歌的文章。清明是中国人祭祀祖先的节日,为什么“有人”要在一个清明的日子里鼓吹“作恶”呢?
    据中共香港机关报《大公报》大公网1日刊文说,“1999年,谷歌的一位工程师提出了“永不作恶”的企业宗旨,并一直沿用至今。但随着谷歌业务王国的不断扩张,这一宗旨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
    我的第一组问题是:“不做恶”有什么错吗?“作恶”反倒是对的吗? 除了那些反人类的、违背基本人伦的人,谁会“质疑”这个文明人的起码道德准则呢?

     “大公”文章又说,“去年,谷歌地图的街景服务(Google Street)功能引发了隐私保护主义者的强烈反对。在欧洲、美洲、欧洲,持续的抗议之声和政府部门的调查接连不断。不少国家甚至直接对谷歌的这一服务亮起了红牌。”
    我的第二组问题是:“不少”是多少?欧洲美洲还有欧洲,不是全世界都反对吗?数字要准确!文革时期的“革命群众揭发你”式的思维方式又复活了?
    大公又说:“澳洲《悉尼先驱晨报》就曾评论说,“永不作恶”是很好的公共口号,但却非常空泛,因为股东其实并不在意谷歌是否作恶,他们关注的只有投资回报。”
    我的第三组问题是:澳洲报纸的评论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针对什么情况写的?有没有不同的评论?茫茫世界,说什么的都会有!我大胆猜测,写评论的仁兄,用的也是谷歌,而不是那些我们不得不用、用上就基本没有隐私可言的东西?
     大公文章又认为,“谷歌善于打悲情牌,2010年3月借口遭到中国黑客攻击,宣布退出中国,并竭力将此事件炒作成政治议题。谷歌则标榜自己的“不作恶”理念。”
    关于这个问题,出于人所共知的安全原因,我回避。我能够做的是:只要能够,我只用谷歌搜索,也强烈向我的朋友们推荐。我喜欢“不做恶”的软件,不喜欢、憎恶、仇恨“作恶”的软件。这是一个天然的道德选择,与政治无关。
     大公:“但是,面对此次在中国又爆出的“税务门”,不知谷歌又作何解释。如果说其它一些争端可能与各国之间的互联网政策有关,但一家商业公司照章纳税,是全世界通行的最基本的市场法则和职业操守,谷歌轻践这些法则和操守,怎能说自己“不作恶”。如果在美国,涉税违法将面临更为严厉的惩罚。”
    我的第四组问题是:真的吗?这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国土!即使是真的,因为我对税收的来源、使用,完全不了解,在政府向我说明税收的正当性、合理性、有效性之前,我对所有这类事情无话可说。
     大公文章又表示,“凭借自身在互联网广告和搜索市场占据的垄断优势,谷歌可以轻松地进军几乎所有互联网领域,包括电子邮件、视频共享、网络地图、手机软件、社交网络、以及办公软件等等。也正是借助自己庞大的商业网络,谷歌肆无忌惮地侵犯作者版权,滥用公众的隐私和个人信息,在欧洲多国遭遇反垄断调查,此次更是直接在纳税上动起了手脚。谷歌公司甚至还曾在未取得经营牌照的时候,就在中国开展业务。标榜“不作恶”谷歌是如此的善恶不分,连起码的底线都守不住了。”
    “垄断”吗?我看到的是国有企业对资源、市场的垄断。谷歌是个高技术企业,没有哪个政府给了他垄断权,我看不见它的垄断,看得见他的方便。至于经营牌照,每个发牌照的政府先要从公民那里合法取得拍照,然后才有资格给别人发牌照。
     大公文章最后说,“苹果公司老板乔布斯对谷歌的“不作恶”,只用了一个词来评价,那就是:shit!用一句老北京话来说,乔老板的这一评价真可谓“话糙理不糙”。”
    我的最后一组问题是:这话真的是乔布斯说的吗?假如是真的,我要对这个说这个话的人说:shit!听说乔的身体很不好。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天网恢恢”!那些鼓吹作恶的和作恶的人都应当好好记住。我不明白,那么多毒奶粉、毒猪肉、绝后油、杀人酒等等作恶的企业不去管,偏偏揪着一个“不做恶”的企业不放,是个什么道理?
    最后,请原谅我逐字逐句引用“大公”的文字,因为我希望我的批评是在充分理解原文的基础上进行的。即使是批评做恶的人,我也尽可能“不做恶”。
(2011/04/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