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對付貪婪的人,是比對付冷靜的人,容易得多了!我冷笑了一聲,道:“你以為一年几十万鎊,便能打動我的心了么?” ]
李芳敏144000
·5你們應當獻公義的祭,也要投靠耶和華。
·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得甚麼好處呢?」耶和華啊!求你仰起你的臉,
·8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覺,因為只有你耶和華能使我安然居住。
·7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穀新酒時的喜樂
·1耶和華啊!我的仇敵竟然這麼多。起來攻擊我的竟然那麼多。Psalm 3:1Lord,
·2有很多人議論我說:「他從 神那裡得不到救助。」(細拉)
·3耶和華啊!你卻是我周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是使我抬起頭來的。
·4我發聲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他就從他的聖山上回答我。(細拉)
·詩篇 3: 5我躺下,我睡覺,我醒來,都因耶和華在扶持著我。
·詩篇 3: 6雖有千萬人包圍攻擊我,我也不怕。
· 7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神啊!求你拯救我,你擊打了我所有仇敵的臉頰,
·8救恩屬於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子民。
·1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
·2世上的君王起來,首領聚在一起,敵對耶和華和他所膏立的,說:3「我們來掙
·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譏笑他們。
·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6「我已經在錫安
·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
·10現在,君王啊!你們要謹慎。地上的審判官啊!你們應當聽勸告。
·11你們要以敬畏的態度事奉耶和華,又應當存戰兢的心而歡呼。
·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
·2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詩篇 1:4惡人卻不是這樣,他們好像糠秕,被風吹散。
·5因此,在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在義人的團體中,罪人也必這樣。
·6因為耶和華看顧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Psalm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氣忿中管教我。
·詩篇 6 :2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4耶和華啊!求你回轉搭救我,因你慈愛的緣故拯救我。5因為在死亡之地無人記
·7我因愁煩眼目昏花,因眾多的仇敵視力衰退。
·8你們所有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詩篇 6 :9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接納我的禱告。
·10我所有的仇敵都必蒙羞,大大驚惶;眨眼之間,他們必蒙羞後退。
·1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6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8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9願惡人的惡行止息,願你使義人堅立。公義的神啊!你是察驗人心腸肺腑的。
·10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11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12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13他親自預備了致命的武器,他使所射的箭成為燃燒的箭。
·14看哪!惡人為了罪孽經歷產痛,他懷的是惡毒,生下的是虛謊。
·15他挖掘坑穴,挖得深深的,自己卻掉進所挖的陷阱裡。
·16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17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
·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美彰顯在天上。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33我觀看你手所造的天,和你所安放的月亮和星星。
·4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5你使他比天使(「天使」或譯:「 神」)低微一點,卻賜給他榮耀尊貴作冠
·6你叫他管理你手所造的,把萬物都放在他的腳下,
·7就是所有的牛羊、田間的走
·8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和海裡游行的水族。
·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
·1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2我要因你快樂歡欣;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
·3我的仇敵轉身退後的時候,就在你的面前絆倒、滅亡。
·4因為你為我伸了冤,辨了屈;你坐在寶座上,施行公義的審判。
·5你斥責了列國,滅絕了惡人;你塗抹了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6仇敵的結局到了,他們遭毀滅,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鎮,使它們湮沒無
·7耶和華卻永遠坐著為王,為了施行審判,他已經設立寶座。
·8他必以公義審判世界,按正直判斷萬民。
·9耶和華要給受欺壓的人作保障,作患難時的避難所。
·10認識你名的人必倚靠你;耶和華啊!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
·11你們要歌頌住在錫安的耶和華,要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
·12因為那追討流人血的罪的,他記念受苦的人,他沒有忘記他們的哀求。
·13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看看那些恨我的人加給我的苦難;求你把我從死門拉
·15列國陷入自己挖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裡纏住了。
·16耶和華已經把自己顯明,又施行了審判;惡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纏住了。
·17惡人都必歸到陰間,忘記 神的列國都必滅亡。
·18但貧窮的人必不會被永遠遺忘,困苦人的希望也必不會永久落空。
·19耶和華啊!求你起來,不要讓世人得勝;願列國都在你面前受審判。
·20耶和華啊!求你使他們驚懼,願列國都知道自己不過是人。
·1耶和華啊!你為甚麼遠遠地站著?在患難的時候,你為甚麼隱藏起來呢?
·2惡人驕橫地追逼困苦人,願惡人陷入自己所設的陰謀
·3惡人誇耀心中的慾望,他稱讚貪財的人,卻藐視耶和華(「他稱讚貪財的人,
·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中,都沒有神。
·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所有的仇敵都嗤之
·6他心裡說:「我必永不搖動,我決不會遭遇災難。
·7他口裡充滿咒詛、詭詐和欺壓的話,舌頭底下盡是毒害與奸惡。
·8他在村莊裡埋伏等候,在隱密處殺害無辜的人,他的眼睛暗地裡窺探不幸的人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10他擊打,他屈身蹲伏,不幸的人就倒在他的爪下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入自己的網中,擄走了他們。
·11他心裡說:「神已經忘記了,他已經掩面,永遠不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對付貪婪的人,是比對付冷靜的人,容易得多了!我冷笑了一聲,道:“你以為一年几十万鎊,便能打動我的心了么?”

我竭力忍住了心中的憤怒,忽然之間,我心中一亮。羅蒙諾無异是一個貪婪之极的人,要不然,何以每年三十万鎊的進款,他仍然不滿足呢?
   對付貪婪的人,是比對付冷靜的人,容易得多了!我冷笑了一聲,道:“你以為一年几十万鎊,便能打動我的心了么?”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mg/017.htm
   

   第十七章
   
    我立即后退了一步,附耳在門上,那腳步聲就在第六間石室之中徘徊,不一會,便到了
   門前。
    那人和我相距,只有几時!我們只隔著一道門!
    我退開了些,那樣,那人若是打開了門,我便恰好在門的后面。我覺出門搖撼了一下,
   但因為我下了鉤,那人自然推不開門。
    這時候,我已經熄了電筒,也收起了記事本。
    一個門鉤,是阻止不了暴徒的,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自然要早思對策,不能再去描那
   石塊上的奇怪象形文字。
    門不斷震撼著,約摸過了三分鐘,我突然听到了一連串惊天動地的槍聲,和透門而過的
   連續火光。緊接著,“砰”地一聲響,門已被攢了開來。
    我屏住了气息,躲在門背后,只听得一個人大踏步地走進了這最后的一間石室,他的手
   中,似乎還拖著一件甚么沉重的東西。
    我以极輕极輕的步法,才橫跨出了一步。在我探頭出門外,向室內看去時,那走進室內
   來的人,也恰好開亮了電筒。我一看到他的背影,便知道他正是羅蒙諾教授了。同時,我也
   知道了我在才一下井時,所听到的那一下怪叫聲,是怎樣來的了。
    羅蒙諾的左手,拖著一個人,那人的面上,皮開肉綻,血肉模糊,顯然是受過极其殘酷
   的拷打,那人正是依格。
    羅蒙諾的電筒,轉了一轉,我連忙將身子一縮,縮入了門中。羅蒙諾顯然未曾料到我已
   先他而到,所以只是略照了一照,便將電筒光,停在那七只面具上,他全神貫注地皇著那七
   只面具,我看出這時是襲擊他的最好机會!
    我又悄俏地打橫跨出,然后,我像豹子一樣地向前,疾躍了過去,舉起我的手掌,向羅
   蒙諾的后腦,直劈了下去!
    我這一掌,是如此之出乎意料之外,又是如此之狠、准,羅蒙諾只發出了一下低微的呻
   吟聲,便向地上,倒了下去。我向他踢了一腳,將他的身子踢得向外滾了几吸。
    我眼看他已昏了過去,連忙俯身去看依格,依格困難地從他血流縱橫的面上,睜著眼看
   著我,結結巴巴地道:“衛先生……原來是你……來……我來替你……作響導,告訴你……
   這七間祭室的來歷……”我當然是想听一听這七間祭室的來歷的,但是我怎能叫一個咀唇已
   破碎,每講一個字,都有鮮血淌下來的人來說這些呢!
    我托起了依格的頭,放在我的膝上,道:“依格,你受傷了,你先別說話,我來設法為
   你療傷。”依格困難地搖了搖頭,道:“我……沒有傷……這野驢子,他……他打我……
   我……”依格講到這里,面上現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神色來。我心中忽然一動,道:“依
   格,那塊石塊上的文字,你可認識么?”
    依格搖了搖頭,道:“這是我們……族
    中……古老的文字……我……不懂。”
    我扶著依格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道:“你不懂就算了,我們——”我本來是准備將
   依格扶出了這七間秘密的祭室去,再回來對付羅蒙諾的。可是,我卻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
   這個錯誤,使我直至今日,回想起來,還覺得十分痛心!
    我以為我的一擊,十分沉重,羅蒙諾是絕不會那么快醒過來的,但是羅蒙諾的体力,卻
   是十分堅強,就在我剛扶著依格,走出一步之際,我已听到了羅蒙諾的聲音。
    羅蒙諾的聲音,十分乾澀,但是卻也十分惊人,他沉著聲道:“衛斯理,舉起手來!”
    我的身子,猛地一震,我想起了剛才,羅蒙諾擊開門所放的槍,他如今在我背后,而我
   將他擊昏之后,又疏忽未曾將他的槍收去!
    他的槍是极具威力的,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我除了高舉雙手之外,實是別無他法卜
   本來,我是扶住了依格的,我雙手高舉,依格自己站立不穩,身子一側,便向旁倒去。我正
   想再去將他扶住時,慘事已發生了。
    在我的身后,響起了一連串的槍聲,依格的身子,忽然向上,直跳了起來,向前扑了出
   去。
    依格的身子不是他用力跳起來,而是被射入他体中的子彈的力道,帶得跳起來的,他的
   身子,跌出了門,伏在地上,我閉上了眼睛,沒有勇气看依格蜂巢也似的身子。
    我預料著我會遭到同樣的結果。
    但是羅蒙諾教授卻并沒有再發槍,在槍聲漸漸消失之后,他陰森森地道:“你看到了沒
   有?”
    我沒有出聲,我當然看到了,一個無辜的人死了,死得如此之慘。如果世上真是有一個
   民族叫作“索帕族”的話,那么,這個民族的最后一人,也已經死了。
    羅蒙諾怪笑著,道:“衛斯理,你已得到了什么?”
    我定了定神,道:“我沒有得到什么,只不過正在抄描那石碑上的象形文字而已。”
    羅蒙諾冷笑道:“真的么?”
    我盡量使自己保持輕松,甚至聳了聳肩,但由于我全身的肌肉,都緊張得發硬,我聳肩
   的動作,看來一定十分滑稽。我道:“你可以搜我的身上,如今你已占了极度的上風了,是
   么?”
    羅蒙諾對我,只是報以一連串猙獰的冷笑聲,我听到腳步聲,顯然他正在看石室中的一
   切,而我是背對著他的,我當然是知道,不論他走向何處,他的槍口,總是對准我的。
    令我不明白的是:他為什么不立即解決我呢?
    他不立即下手,是不是意味著我還可以有翻本的机會呢?
    我的肌肉,僵硬得可怕,但是我的腦筋,卻還不致于僵得不能思索,只不過在這樣的情
   形下,我卻也想不出什么辦法來。
    約摸過了五分鐘——那長得如同一世紀的五分鐘——羅蒙諾才又開口,道:“衛斯理,
   我不相信你的心中仍以為斗得過我們。”
    我心中奇怪了一下,他說“我們”,那是什么意思呢?我立即回答,道:“除非你的子
   彈,現在就鑽入了我的身体,要不然,在我的腦中,是沒有失敗兩個字的。”
    羅蒙諾在向我走來,我听得出的,突然之間,他伸手在我的肩頭上拍了一拍,我甚至想
   立即出手按住他拍在我肩頭上的手!
    但是羅蒙諾的動作,卻出乎意料之外的靈活,他一拍之后,立即向后退出,道:“很可
   愛的性格,我欣賞你,加入我們,如何?”
    我吸了一口气,原來這就是他不殺我的原因!這無疑是給我一個拖延時間的机會,我立
   即道:“你們是包括些什么人?”
    羅蒙諾發出了一下令人毛發直豎的笑聲來,道:“我,和勃拉克。就是兩個人,如果再
   加上你,我們可以組成一個世界上無敵的三人集團。”
    我早已料到,殺人王勃拉克實際上是和世上任何特務集團都沒有關系的了,這也就是他
   為什么始終能保持极端神秘的原因。他們兩個人的行動,便令得世界各地的保安机构,傷透
   了腦筋,這兩個人無异是杰出的天才人物!
    我冷冷地道:“你們那樣看得起我?你的朋友勃拉克,卻威脅著要殺我哩!”
    羅蒙諾道:“不會的,他和我談起過你,希望你能加入我們。”
    我盡量尋找著可以轉變這個局面的机會,我道:“那么,我可以得到什么好處呢?”
    羅蒙諾“哈哈”笑了起來,道:“如今,我只是經理勃拉克一個人的工作,每年我們可
   以獲得三十万鎊以上,完全不用納稅的進帳。由于人手不足,我們不得不推掉許多生意,如
   果你加入的話,那么,我們的進帳,便可以增加一倍了。”
    我點頭道:“我明白了,一個冷血的勃拉克,你還嫌不夠,你希望再有一個冷血的衛斯
   理?”
    羅蒙諾道:“可以這樣說,你有這樣的條件。”
    我竭力忍住了心中的憤怒,忽然之間,我心中一亮。羅蒙諾無异是一個貪婪之极的人,
   要不然,何以每年三十万鎊的進款,他仍然不滿足呢?
    對付貪婪的人,是比對付冷靜的人,容易得多了!我冷笑了一聲,道:“你以為一年几
   十万鎊,便能打動我的心了么?”
    羅蒙諾呆了一呆,道:“小伙子,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反問道:“你以為我到這里來
   作什么?”
    羅蒙諾道:“作什么?不是為了尋找可以令隱身人恢复原狀的秘方么?”
    我繼續冷笑著,道:“這里或許有著令人隱現由心的方法,但是你只管去找這种方法好
   了,我卻并不希罕。”
    羅蒙諾厲聲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閉上了口,不再出聲。
    羅蒙諾又追問道:“如果你不說的話,我便不客气了。”我裝成了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
   气,道:“好,可是我也要占一份。”
    羅蒙諾冷笑道:“為什么不要占一半?”
    我立即回答,道:“一半?那太多了,我只要占一成,我的財力,便足可以建造另一座
   金字塔了。”
    羅蒙諾惊叫了起來,他猝然而來的惊呼,使我嚇了一大跳。
    只听得他叫道:“衛,你究竟發現了什么?”
    而更令得我奇怪的是,他這一句話,并不是英文,而是德國話!
    一個人在心情緊張的時候,是會不由自主立地講出他從小慣用的語言來的。原來羅蒙諾
   是德國人!那么,勃拉克也是德國人了?
    我略想了一想,便道:“你不妨自己去看、我實在感到難以形容,那神像的雙眼,你仔
   細地去看。”
    羅蒙諾已經向門外沖去,他越過了依格的尸体,我立即向前踏出了一步,但是他也立即
   轉過身來,喝道:“不要妄動,舉著手!”
    他按亮了電筒,向神像的雙眼照去,那兩顆大鑽石,發出了耀目的光輝,羅蒙諾臉上的
   神情,就像是中了邪一樣!
    他的雙眼也像神像的眼睛一樣,凸得老出,他口中在低呼著,但是我卻听不出他在叫些
   什么,他的身子,在不由自主地發抖!
    我放下了雙手來,他也未曾注意,我想到自己扑過去,但這仍然是太危險的舉動,我只
   是俏悄地提起依格的尸体來,突然向羅蒙諾拋了過去!
    羅蒙諾剛才,是如此出神,但他的反應,也快得惊人!
    依格的身子,才一披拋出,他便陡地轉過身來,他手中的手槍,射出了一串火花,而我
   則早已伏在地上,那一排子彈大約都射中了依格的尸体,然而,我預料中的結果出現了,依
   格的身子,向羅蒙諾壓去,羅蒙諾一揮手臂間,電筒撞在石壁上,熄滅了。
    剎時之間,黑暗統治了一切!
    羅蒙諾自然也知道,在黑暗之中,他不是絕對有利了,所以,他也立即靜了下來。
    羅蒙諾的手中,還有著手槍,雖然如今一片漆黑,羅蒙諾的絕對优勢,已被打破,但是
   我也未必便可以占到他的什么便宜,我更加一聲不出。
    在電筒媳滅之后,我唯一的動作,便是將一柄小刀子取在手中。羅蒙諾若是一暴露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