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你問得好,在失敗之后,只要多問問我們該怎么辦,總會有辦法的!” ]
李芳敏144000
·5你們應當獻公義的祭,也要投靠耶和華。
·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得甚麼好處呢?」耶和華啊!求你仰起你的臉,
·8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覺,因為只有你耶和華能使我安然居住。
·7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穀新酒時的喜樂
·1耶和華啊!我的仇敵竟然這麼多。起來攻擊我的竟然那麼多。Psalm 3:1Lord,
·2有很多人議論我說:「他從 神那裡得不到救助。」(細拉)
·3耶和華啊!你卻是我周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是使我抬起頭來的。
·4我發聲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他就從他的聖山上回答我。(細拉)
·詩篇 3: 5我躺下,我睡覺,我醒來,都因耶和華在扶持著我。
·詩篇 3: 6雖有千萬人包圍攻擊我,我也不怕。
· 7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神啊!求你拯救我,你擊打了我所有仇敵的臉頰,
·8救恩屬於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子民。
·1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
·2世上的君王起來,首領聚在一起,敵對耶和華和他所膏立的,說:3「我們來掙
·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譏笑他們。
·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6「我已經在錫安
·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
·10現在,君王啊!你們要謹慎。地上的審判官啊!你們應當聽勸告。
·11你們要以敬畏的態度事奉耶和華,又應當存戰兢的心而歡呼。
·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
·2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詩篇 1:4惡人卻不是這樣,他們好像糠秕,被風吹散。
·5因此,在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在義人的團體中,罪人也必這樣。
·6因為耶和華看顧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Psalm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氣忿中管教我。
·詩篇 6 :2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4耶和華啊!求你回轉搭救我,因你慈愛的緣故拯救我。5因為在死亡之地無人記
·7我因愁煩眼目昏花,因眾多的仇敵視力衰退。
·8你們所有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詩篇 6 :9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接納我的禱告。
·10我所有的仇敵都必蒙羞,大大驚惶;眨眼之間,他們必蒙羞後退。
·1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6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8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9願惡人的惡行止息,願你使義人堅立。公義的神啊!你是察驗人心腸肺腑的。
·10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11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12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13他親自預備了致命的武器,他使所射的箭成為燃燒的箭。
·14看哪!惡人為了罪孽經歷產痛,他懷的是惡毒,生下的是虛謊。
·15他挖掘坑穴,挖得深深的,自己卻掉進所挖的陷阱裡。
·16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17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
·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美彰顯在天上。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33我觀看你手所造的天,和你所安放的月亮和星星。
·4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5你使他比天使(「天使」或譯:「 神」)低微一點,卻賜給他榮耀尊貴作冠
·6你叫他管理你手所造的,把萬物都放在他的腳下,
·7就是所有的牛羊、田間的走
·8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和海裡游行的水族。
·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
·1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2我要因你快樂歡欣;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
·3我的仇敵轉身退後的時候,就在你的面前絆倒、滅亡。
·4因為你為我伸了冤,辨了屈;你坐在寶座上,施行公義的審判。
·5你斥責了列國,滅絕了惡人;你塗抹了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6仇敵的結局到了,他們遭毀滅,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鎮,使它們湮沒無
·7耶和華卻永遠坐著為王,為了施行審判,他已經設立寶座。
·8他必以公義審判世界,按正直判斷萬民。
·9耶和華要給受欺壓的人作保障,作患難時的避難所。
·10認識你名的人必倚靠你;耶和華啊!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
·11你們要歌頌住在錫安的耶和華,要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
·12因為那追討流人血的罪的,他記念受苦的人,他沒有忘記他們的哀求。
·13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看看那些恨我的人加給我的苦難;求你把我從死門拉
·15列國陷入自己挖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裡纏住了。
·16耶和華已經把自己顯明,又施行了審判;惡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纏住了。
·17惡人都必歸到陰間,忘記 神的列國都必滅亡。
·18但貧窮的人必不會被永遠遺忘,困苦人的希望也必不會永久落空。
·19耶和華啊!求你起來,不要讓世人得勝;願列國都在你面前受審判。
·20耶和華啊!求你使他們驚懼,願列國都知道自己不過是人。
·1耶和華啊!你為甚麼遠遠地站著?在患難的時候,你為甚麼隱藏起來呢?
·2惡人驕橫地追逼困苦人,願惡人陷入自己所設的陰謀
·3惡人誇耀心中的慾望,他稱讚貪財的人,卻藐視耶和華(「他稱讚貪財的人,
·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中,都沒有神。
·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所有的仇敵都嗤之
·6他心裡說:「我必永不搖動,我決不會遭遇災難。
·7他口裡充滿咒詛、詭詐和欺壓的話,舌頭底下盡是毒害與奸惡。
·8他在村莊裡埋伏等候,在隱密處殺害無辜的人,他的眼睛暗地裡窺探不幸的人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10他擊打,他屈身蹲伏,不幸的人就倒在他的爪下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入自己的網中,擄走了他們。
·11他心裡說:「神已經忘記了,他已經掩面,永遠不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問得好,在失敗之后,只要多問問我們該怎么辦,總會有辦法的!”

納爾遜先生咬緊牙概道:“你問得好,在失敗之后,只要多問問我們該怎么辦,總會有辦法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lxr/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藍血人
   第01部:一個流藍色血的男人
   第02部:遙遠的往事
   第03部:嚴重傷害
   第04部:太空計划中的神秘人物
   第05部:莫名其妙打一架
   第06部:偷運
   第07部:神秘硬金屬箱
   第08部:博士女儿的戀人
   第09部:逼問神秘人物
   第10部:古老的傳說
   第11部:月神會
   第12部:井上家族的傳家神器
   第13部:科學權威的見解
   第14部:某國大使親自出馬
   第15部:七君子党
   第16部:土星人的來歷大明
   第17部:地球人的大危机
   第18部:直闖虎穴
   第19部:生命的同情
   第20部:跳海逃生
   第21部:“獲殼依毒間”……無形飛魔
   第22部:火箭基地上的斗爭
   第23部:好友之死
   第24部:回歸悲劇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lxr/022.htm
   
   第二十二部:火箭基地上的斗爭
   
     方天向前,奔出了只不過七八步,突然,首先是地面,猛烈的震動了起來,我和納爾遜先生,以及正在向前奔走的方天,都跌倒在地上。
     接著,我們看到路面上,出現了一道一道的裂痕,再接著,我們便看到月神會總部所在的懸崖,動搖了起來,而月神會總部,那如同古堡也似的建筑,卻像紙糊地一樣,迸散了開來!
     這一切,都是不在兩秒鐘之內的事情。
     而在這兩秒鐘不到的時間之內,一切全像是無聲電影一樣,我們人伏在地上,像睡在搖籃中的嬰孩一樣,左搖右擺,但是卻什么聲音也沒有,那种境界,可稱奇异之极!
     但一切只不過是兩秒鐘的時間,接著,聲音便來了,聲是突然而來的,而我也只不過听到了“轟隆隆”地一響而已。
     那一響,使人聯想到了世界末日,再接著,便又是什么都听不到了。那又自然是我們的耳膜受了那突如其來的巨響的震蕩,而變得暫時失聰了的緣故。
     然而,我們雖听不到聲音,卻可以感覺得到音波的撞擊。
     我們的身子,几乎是在地面上滾來滾去,而路面的裂縫,也越來越大,在那樣的情形之下,我們三人,為了保護自己,都顧不得向前看去,千百煙柱之中,不要說月神會總部,連那一幅峭壁,都不見了。我們三人相繼跳了起來,方天還要繼續向前奔去,我和納爾遜兩人,向他追了上去,但方天只奔出了几步,便停了下來!
     他又抬頭向天,怪聲叫著。他是以土星上的語言在咒罵著,我們一點也听不懂。
     他并沒有罵了多久,便頹然在路面上,坐了下來。我和納爾遜到了他的身邊,他抬起頭來,面上全是淚痕,道:“不是那三個年輕人騙我們,而是『獲殼依毒間』找到了他們三人之中的一個,作為寄生体。”
     我不明白,道:“那就怎么樣呢?”
     方天道:“本來,他們是准備在三天之后再爆炸的,但其中一人的思想,已為『獲殼依毒間』所替代,那怪物大約覺得現在就爆炸十分好玩,所以便將爆炸提前了,可怜季子……”
     我歎了一口气,道:“方天,你不必難過了。”
     方天嗚咽著,道:“我本來想將季子帶回土星上去的。”我道:“那你更不必了,地球人的生命,在你看來,是如此地短促,你帶她去作什么?”
     方天長歎了一聲,站了起來。納爾遜問道:“像剛才那樣厲害的爆炸,難道仍然不能將『獲殼依毒間』毀滅么?”方天苦笑道:“剛才的爆炸,可以摧毀一切有形有質的物質,但是本來是無形無質的東西,你怎能摧毀它?『獲殼依毒間』,在土星語中,是無形飛魔的意思,它如今又走了,我感覺得到的。”
     我不禁苦笑,道:“地球上有了這樣一個無形飛魔,就算因為地球上的人類,腦電波十分弱,使無形飛魔不能夠分裂,那也夠麻煩了。”
     納爾遜先生則更是吃惊:“如果無形飛魔侵入了大國國防工作主持人的腦中,那么,它若是高興起來,一按那些鈕掣……”
     我接上去道:“大戰爆發,地球也完了!”
     方天苦笑道:“我絕不是危言聳听,這樣的事是絕對有可能發生的,朋友們,我現在怀疑,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首惡希特勒,可能也是由于成了無形飛魔的寄生体,所以才有如此才干,要不然,一個油漆匠何能造成世界劫難?”
     方天的話越說越玄,我們的心也越來越寒。
     納爾遜先生這時,顯然也不以為方天是在說瘋話了,他沉聲道:“方先生,你必須為地球人消弭了這個禍患之后,才能回土星去!”
     方天立即道:“你們對我這樣好,這是我義不容辭的事情,但是,無形飛魔不是鬼怪,我也不是捉鬼的張天師,這事絕不是憑空可以辦得到的。”
     這時候,已有大批的車子和人,由公路上、田野上擁了過來,納爾遜忙道:“我們快避開,尤其我牽涉在內,事情更麻煩了。”
     我也覺得納爾遜先生的話有道理,因為月神會的潛勢力是如此之大,總部雖然成了灰燼,它的潛勢力,仍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消除的。
     而我們如果被當作和大爆炸有關,那便十分討厭了。我們三人,趁人群還未曾擁到之際,便离開了公路。
     不一會,我們已到了另一條小路上,在路邊的一個村落中,我們以不告而取的方式,取了三套干衣服換上,并且還騎走了三輛自行車。那小村落中的房子,玻璃全被震碎了,村落中也几乎沒有人,人們一定都涌向爆炸發生之處去了,所以我們順利地出了村子,向東京進發。
     我們騎著自行車,出了七八里,便來到了一個較大的鎮上,納爾遜先生用長途電話去召汽車,在汽車未曾來到之際,我們在當地警長的辦公室中休息。
     到了這時候,納爾遜先生才又問道:“方先生,要在怎樣的情形之下,才能消滅無形飛魔這個大禍胎?”方天苦笑道:“說起來倒也十分簡單,地球人倒也可以做得到的,但是要實行起來,那卻難了。”
     納爾遜先生和我兩人,都不出聲。
     方天道:“要准備一間隨時可以放射強烈陽電子的房間,只要將無形飛魔引進這間房便行了。”
     他頓了一頓,歎了一口气:“但是,無形飛魔是一組飄忽無定的思想,我雖然可以感覺到它的來往,卻沒有法子操縱它的去向,而且,也是當那組思想……那种腦電波离我近的時候,我才可以感覺得到,等到它去遠了,譬如說現在在何處,我就不知道了。”
     納爾遜先生道:“那我們也不妨立即准備這樣的場所。”方天想了片刻,道:“我想,無形飛魔一定不會喜歡逗留在地球上,因為在地球上,它只能是一個,而不能分裂……”
     我立即明白了方天的意思,道:“你是說,它會跟你回土星去?”
     方天默默點頭道:“我這樣想。”
     納爾遜先生沉思了一會,我也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他忽然改變了話題,道:“方先生,我們回到東京,將那具太陽系航行導向儀取出來,你就可以帶著它,回到你工作的國家去了。”
     方天點頭道:“是的,我的假期也快滿了,兩位……复……還有一件事……要請你們幫忙的。”
     我們望著方天,方天道:“某國的土星探險計划,是注定要失敗的,因為在火箭升空之后,我便用特殊的裝置,使得地球上的雷達追蹤儀,以為火箭已經迷失了方向,不知所終,而事實上,我則穩穩地向土星進發,回到家鄉中去。”
     納爾遜先生笑道:“反正這几年來,你也幫了那國家的大忙,似乎也抵得過了,我們決不說穿就是。”
     方天感激地望了我們一眼:“我可以將沿途所見,以及我到達土星上的情形,報告給你們知道。”我奇道:“你用什么方法?”
     方天低聲道:“地球人只知道無線電波可以傳遞消息,卻不知道利用宇宙線的輕微震蕩,可以在更遠的地方通消息,只不過有一個缺點,那便是宇宙線的震蕩,是定向的,也就是說,我一直向土星飛去,利用宇宙線不斷向地球所發生的定向震蕩,直到到了土星,你們還可以听到我的聲音,但你們卻沒有法子回答我。”
     我忙道:“你有這樣的儀器么?”
     方天點頭道:“有,在某國火箭發射基地,我私人辦公室中,便有著這樣的裝置,我請你們和我一齊前去,在我起飛之后,你們便可以不斷听到我的行蹤的消息了,只不過由于強大的電力得不到補充的關系,那具儀器的使用壽命,不會超過八天。”
     我笑道:“八天?那也足夠了,八天你可以回到土星去了吧?”
     方天道:“我計算過了,從出發到到達,是二百二十一小時零五十分,那是地球上的時間,是八天缺十分,也就是說,我到了土星之后,還有十分鐘的時間,向你們報導土星上的情形。”
     我問道:“方天,那么,在那許多年中,你沒有使用過這具儀器么?”
     方天歎道:“當然是使用過的,要不然,它的壽命何止八天?然而,在我裝好之后,雖然有宇宙線的震蕩經過土星,傳到儀器的傳話裝置上,然而,卻是雜亂而無系統的。”
     我自然不會明白那么高深的事,納爾遜先生道:“莫不是土星上發生了戰爭吧?”
     方天道:“不會的,土星人的觀念,和地球人不同,我們制造武器,但不是用來打仗,而只是用來炫耀自己國家的威力和科學的進步!”
     我道:“要炫耀科學的進步,何必制造武器?”
     方天攤了攤手,道:“別忘記,土星上究竟有七個國家,戰爭的可能,并不是完全沒有的!”
     我和納爾遜先生不再說什么,連日來,我們都十分疲倦了,在車子還沒有來到之前,固然我們心事重重,也倚在沙發上,假寐了片刻。
     然后,我們一齊登上了由東京派來的車子,回到東京去。
     到了東京,我們直趨納爾遜先生放置那只硬金屬箱子的地方。
     在我們向地窖走去的時候,我們三人心中都在祈禱:別再生枝節了。到了地窖中,果然沒有枝節,二十名警察,圍在那只硬金屬箱子之旁!
     方天面上露出了笑容,我看出他們不得立即將箱子搬到那家工厂中去,將之割了開來,但我和納爾遜兩人,卻肚餓了。
     我們吩咐人們將我們的食物搬來,就以那只硬金屬箱子作為桌子,狼吞虎咽地吃著,吃完之后,納爾遜承命令准備車子,我和他兩人親自將那只箱子搬上了車子。
     納爾遜准備的是一輛由鋼甲裝備的車子,除非有大炮對准我們,否則我們的箱子,是不會失去的了。在東京市區中。有什么人能出動大炮呢?
     我和方天、納爾遜三人,就坐在那只硬金屬箱子之上,納爾遜以防万一,手中還握著那柄新型的連發快槍。一路上如臨大敵,到了工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