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张成觉文集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如煙歲月繞心頭》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後記
·《飛將軍之戀》序
·《青云集》序
·《青云集》后记
·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老“港漂”口述史之六:張成覺先生訪談(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師蔡玄暉)
·《今夜有暴風雪》泯滅人性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二)
·中國的“聖人”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儘管柏楊所著《醜陋的中國人》早已廣為人知,但筆者使用這個題目仍然免不了惴惴不安。畢竟對於自己的骨肉同胞不無冒犯之嫌。
   
   然而,讀了殷德義的文章《先做一個人,再做一個中國人吧》(2011-3-13,新世紀新聞網),實在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
   
   殷文前面的按語稱:

   
   “促使我寫出這篇文章,是因為我諸城的兄弟們所在的一個QQ群,他們在裡面慶賀日本地震。我憤怒的批駁一番之後,退出了那個本來是因為我才建立的群。之後,我寫出這篇文章。我知道會惹來一些辱罵,不過相信這些辱罵會比前幾年少很多。”
   
   文章寫道:
   
   “日本8.9級大地震(已修正為9級—張註),逾千人死亡,一部分喝狼奶長大的年輕人和那些喝了狼奶迄今都沒有吐出來的腦殘70後又一次不出意料的歡呼雀躍了。這就是我們九年義務教育的成果!通過日本的地震,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年輕一代並沒有通過知識學習建立一個人之為人的正確的價值判斷的坐標系,在他們的思維裡都被成功的植入了一個仇恨記憶棒:‘南京大屠殺’。如果你問他南京大屠殺是那一年,他也許答不上來,但他肯定會不容置疑地告訴你:‘死了三十萬!’”
   
   作者後半段論述似不無可議之處。對此次日本史上空前的強烈地震幸災樂禍者,不能將之簡單地歸因於其“南京大屠殺”的記憶,而應說是1949年之後,毛王朝推行反人性以至反人類的教育種下的惡果!文革不把人當人,諸如中學生把校長活活打死等等,即屬登峰造極之表現。於是,得悉六七十年前曾經入侵我國的鄰邦遭難,自然產生以下反應,而全然不顧改革開放以來彼邦對我經援最早最多:
   
   “牆內微博、論壇、貼吧裡面那些被當局圈養起來的腦殘一個個壘砌高樓:山東人民發來賀電、江西人民發來賀電、山西人民發來賀電……我怎能不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感到羞恥?”(殷文)
   
   其實,類似情景十年前的“九.一一”已經出現過。花旗之邦對我並無“南京大屠殺”宿怨,反而用庚子賠款為中國培養了胡適、梅貽琦、薩本棟、葉企孫等眾多大師級學者,尤其抗戰時期“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美援厥功至偉,但狼奶哺育的一族於此罔無所知,只會恩將仇報!
   
   不過,正如本.拉登的恐怖襲擊嚇不倒美國人民一樣,九級大地震也震不垮大和民族。從電視畫面可見,地陷房塌,滿目蒼痍,“日本正面臨一場空前的災難”(首相菅直人語);但從重災區仙台至首都東京,秩序井然,民眾鎮定,援手互助成風,連黑社會也主動為災民提供住處。
   真是滄海橫流,方見東瀛國民本色,其公民素質之高使外國遊客贊不絕口。
   
   事實上,日本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雖於去年被大陸中國取代,但人均GDP卻依然遙遙領先。而包括上述公民素質在內的軟實力,恐怕再過五十年我炎黃子孫也難以逾越。
   
   得道多助,在此衷心祝愿一衣帶水的東瀛民眾早日渡過難關。同時奉勸那些冥頑不靈的內地同胞,睜開雙眼看世界,敞開心胸待鄰人。不要再作井底之蛙,愚昧之徒了!
   
   (3-13)19:29
(2011/03/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