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徐水良文集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徐水良


   

2011-3-14日


   

   
   中国和埃及,都是专制独裁国家,埃及独裁专制的一切,在中国全部具备;并且,中国还具备埃及没有的专制、腐败和黑暗,例如公有化和私有化两次大抢劫大掠夺,以及中国远超过埃及的无官不贪的腐败程度。
   
   也就是说,产生埃及革命的一切因素,在中国都具备;而且中国足以产生革命的因素,还要远超过埃及。鲜花革命迟早有一天,必然会降临中国。
   
   但是,中国的鲜花革命,其困难程度远超过埃及。中国有许多条件不如埃及,下面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差距:
   
   1、中共的一党极权专制,其强大、黑暗和残忍,远超过埃及穆巴拉克的专制。中国的鲜花革命,比埃及的革命要复杂得多。中国革命需要比埃及积蓄更多的力量,准备更长的时间,需要更多的智慧、办法和形式。
   
   2、埃及穆巴拉克独裁专制政府也打压互联网,但远远不如中共。埃及没有中共这样强大的防火墙。很多文章说虽然埃及人上网比率非洲第一,但很多人都没有手机,上网率只有20%,不到4分之1。本人根据相关数据计算,埃及人口7500多万,上网人数2300多万,上网比率约30%;中国互联网上网人数4.57亿,上网普及率达34.3%,上网比率比埃及高。
   
   但是,埃及人却可以比较自由地进入国际互联网。仅仅facebook的使用人数,就达到500多万,占埃及总人口的7%。而中国,据2月份一个报道,尽管今年初一个月,facebook中国用户增加一倍,但也只有70万人。在全球6亿多用户中只占约千分之一。只占中国人口的千分之0.5,不到中国上网人口的千分之二。至于推特,我查不到具体数据,估计与facebook也差不了多少。
   
   中国用户的人数特别少,就是因为中共的网络封锁,防火墙。中国用户必须通过翻墙软件,才能上这些国际网站。
   
   而且,能够翻墙到国际网站的人中,还有很多是得到中共特别允许的五毛线人。
   
   而国内互联网,中共封锁严密,中国网民不能自由发言,他们的言论,稍有不顺,中共就可以封杀或删除。
   
   中国人要获得自由信息,必须翻墙或者通过其他国际渠道转。而能够得到国际自由信息的人的比率,远远少于埃及,比率不到埃及的百分之一。
   
   根据这个特点,中国的鲜花革命,信息的传播、革命的发动,需要比埃及化多得多的时间。中国的鲜花革命,必须考虑这个特点,必须花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和发动。不考虑这个特点,匆匆忙忙的儿戏行为,必定带来革命的损失甚至暂时的失败。
   
   3、埃及革命,有古纳姆设立的统一平台来进行联络和协调。埃及情报机构没有想到设立鱼目混珠的网站,来破坏这个统一的协调平台。但是,中国情报机构却不像埃及情报机构那样温良恭俭让。茉莉花实际行动还没有开始,各种茉莉花“官方网站”,“正统网站”,“发起人网站”,“正宗发起人”,“茉莉花总指挥”;等等等等,就纷纷涌现,纷纷抢夺“正宗地位”,“中心地位”。要建立统一的协调平台,根本不可能。如果要统一,也只可能统一到力量强大的特务线人的平台。
   
   中国的花季革命,很可能必须在没有统一协调,没有统一地点、统一时间的前提下进行。
   
   这是中国鲜花革命的最大困难之一,与埃及革命最大的不同之一。我们应该找出合适办法,来化解这个大困难。如果在没有统一时间、地点的条件下发起革命,在中国广大区域内,发挥各地地方的积极性,由一个地方发挥革命的首创和首义精神,全国各地群起响应的模式,就像辛亥革命那样,也许也是一个可能的革命模式。
   
   4、埃及革命,除了互联网以外,还有一些秘密小组,其中一个15人的小组,在20个公开集结地点之外,在另外一个秘密地点集结,发动民众,与警察纠缠,最后集结起数千人的队伍,冲破警察阻拦,进入解放广场,使民众集结人数进一步迅速扩大,然后长期占据解放广场,才取得革命的成功。
   
   所以,互联网可以进行发动、协调,但是,革命的真正开始,还是需要有各地有起组织和核心凝聚作用的秘密小组,需要这些小组在互联网虚拟社会之外,走出家门,发动和集结民众,在实际社会中行动,而不是仅仅在虚拟网络中发言。
   
   我们不知道国内各地这种秘密组织的实际情况。我们无法肯定国内按照埃及经验进行了多少认真的准备。但是,我们门可以肯定的是,中共的特务线人,正在极力否定和攻击组织秘密小组的必要性。
   
   他们那种否定组织秘密小组必要性的理论,完全是错误的谬论、欺骗和误导。
   
   5、埃及的警察,与中共及卡扎菲相比,相当温和。如果埃及解放广场的警察,像卡扎菲和中共那样,毫不犹豫地进行武力镇压,那么,埃及革命,就不会这样顺利。
   
   中国的鲜花革命,必须充分考虑中共的极端残暴。需要做好充分准备,需要更加坚强的毅力和勇气,来发起革命的冲击。还要准备一旦中共像卡扎菲那样暴力镇压,就坚定不移地采取利比亚人民那样的暴力防卫和反抗的道路。
   
   也许,避开中共有强大暴力的大都会和其他地区,在中共暴力比较薄弱的城市和地区发动起来,包括在大批中小城市一齐发起,也许也是一个尽量避免暴力镇压的可能办法。
   
   6、埃及人搞革命是认真的。但是,在特务线人花瓶们和其他轻浮人士的主导下,中国的茉莉花,一开始就被他们儿戏、恶搞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派必须以充分的毅力,扭转这个局势,认认真真准备鲜花革命。
   
   中国的鲜花革命,应该欢迎一切人,不管他过去是什么人,只要他们真心投入花季革命,就应该一律欢迎。包括过去的特务线人,如果真心投入鲜花革命,也应该欢迎。
   
   但是,这种鲜花革命,必然要反对任何人儿戏、恶搞和丑化革命,不管他过去是不是中共线人,只要儿戏、恶搞和丑化革命,就必须一律反对和批评。
(2011/03/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