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徐水良文集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徐水良

   
   

   
   2011-3-10

   2月27日,牛乐吼在共舞台对我进行攻击,因为我早已从几个方面得到信息,得知牛乐吼早已投共,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回击。(见附件1)。其后,我写了一篇文章《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见附件2)。文中,特别提到了牛乐吼那个小组可能帮中共情报机构争夺主导权的问题,并驳斥牛乐吼对本人的污蔑。但刚发出文章,忽然想到,如果我们的朋友参与了这个小组,就有可能伤及他们,所以我赶紧给10多个朋友发出了一封名为《询问》的信件,(见附件3),如果有人参与,就赶快补救,不要伤了朋友。后来又想到高寒的为人,他有可能参与,虽然从他们那个天鹅绒以后,我不再与他们合作,但我毕竟认为他是一个朋友,所以把这封信的抬头改了一下,改成高寒,转发给他。
   
   信发出后,有朋友告知:“香港人告诉,牛乐吼是共特。但是独评上的人认不清他,认为他是反共的。牛乐吼现在很能迷惑一些人。看来要想办法撕下他的面具。”但没有人回信参与的,所以我就放心了。
   
   今天出门去,回家后忽然看到网路上有高寒攻击本人文章,这些年一直做高寒跟班的鲍戈,也在东西南北等论坛大力转发高寒的文章(见附件4)。竟然卑鄙无耻地把我那封《询问》信,说成是告密信,说我:
   
   “这次,他居然一本正经地拿别人的网上调侃‘牛乐吼、马悲鸣是茉莉花15人小组成员’来给我写信告密。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加入进来’。”
   
   像刘刚一样,开口就造谣。其卑鄙无耻,无以复加。
   
   大家可以看看我那封《询问》信,是告密信的样子吗?我大力抨击他们那个小组小帮派,是“希望‘加入进来’”?即使对刘刚和高寒,我也一再当着刘刚高寒的面强调:“我不赞成学高寒刘刚。那样丧失我们的信誉。”坚决反对与高寒刘刚合伙,主张“各做各的。”倒是希望“加入进来”?
   
   我想,朋友们只要看一看这些材料的原文,就不难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难明白原来高寒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这次高寒与刘刚同特务线人民运混到一起,儿戏革命,消费革命,消耗民众的革命热情和信心,对这次花季革命的破坏,极其巨大。不久以后,他们的破坏作用,将会显得更加巨大。
   附件1:
   
   2月27我与牛乐吼主要争论:
   
   我也忍不住问一句 XO
   老徐真的是特务? 你看他在网上公开号召国内同胞成了小组,帮助共匪抓积极分子?
   
   shlxu shuiliang xu(徐水良):
   我看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各地朋友应该尽快组织各种小组,以便到决战的时候,能够打出旗帜,带领民众前进。
   
   ---------
   
   埃及没有15人小组,没有时间,能够成功吗?牛乐吼是抓住关键问题破坏革命。 徐水良
   徐先生:“15人小组”已经有了,马悲鸣牛乐吼都是成员,也有大陆的,但成员暂时保密 安魂曲
   他们都在状况外,现在主导的是别人。是中共夺取主导权需要吧?难怪刘刚提醒特务冒充。 徐水良
   你咋知道他们不是茉莉花革命核心领导成员的? 安魂曲
   我知道反对派主导不是他们。也许他们是中共情报机构组织的核心吧? 徐水良
   牛乐吼,我和朋友们早就知道你投共,现在你又来诬陷。我只好公开这个信息。 徐水良
   
   ========
   
   徐水良,共舞台老板是牛乐吼 飞鸿黄
   我很早就公开说我不相信牛乐吼,听说他投共。我们曾不得不混迹于独评。这里比独评好。 徐水良
   老徐是野火春风斗古城,战斗在敌人的心脏 XO
   下了。今天给你们情报机构一个打击。希望真正反共的朋友们好好想想。 徐水良
   附件2: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徐水良
   
            2011-2-28日
   当代中国的革命民主派,几十年来,坚持不懈地开展启蒙运动,坚持不懈地鼓吹和推动中国的民主革命。64以后,他们与告别革命,反对革命,主张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而是和解合作对象的线人花瓶派,进行了二十多年的长期论战,说明中国只有采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办法(或军事兵变的办法),才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及到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反对革命的无敌派还在拼命鼓吹他们反对革命的一贯观点,鼓吹穆巴拉克不能下台,鼓吹见好就收,鼓吹花季革命不会在中国发生,继续攻击革命民主派鼓吹革命是“不顾国内人士死活”。革命民主派又与他们进行了艰苦的论战。
   
   但是,当革命民主派内部一个朋友,没有告知别人,在2月20日前夕,匆匆忙忙发出一篇文章,号召2月20日上街搞茉莉花革命。这时,长期反对革命的无敌派,忽然一夜之间,集体转向,几乎全部积极鼓吹茉莉花革命。相反,革命民主派大多数朋友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怀疑这种匆匆忙忙的做法是别有用心,有可能是特务线人花瓶民运儿戏革命的阴谋。革命民主派内部各人判断不一,意见纷纭,与线人花瓶民运整齐划一、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形成新明的对照。正像一个网友说的,这说明无敌派线人花瓶民运服从统一的指令,而革命民主派则按照各人自己的思维,独立作出意见纷纭的判断。革命民主派朋友及到看到茉莉花发起人揭露线人花瓶特务刘路、小乔,以及进一步了解发起人和大致事情真相以后,才逐步达成一致,就是利用线人花瓶民运的集体转向的大好时机,采用单一方向推进民主革命的简单策略,包括迫使和挟裹线人花瓶们为花季革命打工的策略。
   
   但是,中共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绝不会善罢甘休;线人花瓶民运的人数,也大大超过革命民主派,他们不会那么老老实实,接受挟裹。
   
   线人花瓶们一夜之间,集体转向,为什么?无非是为了争夺花季革命的主导权!
   
   果然,不久以后,就有人出来冒充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篡改茉莉花革命文件,塞进他们自己的私货,包括胡说“一党制,二党制,三党制,我们都无所谓。”企图继续维持中共一党专制。
   
   埃及革命一个重要经验,就是有一个15个人的很小的小组,确定明确的革命时间,到时走出家门,一起去发动和带领群众民众走上街头。
   
   但我们这里,这时出来一个牛乐吼、马悲鸣等人的小组。他们离开目前革命民主派的主导力量,自己组织主导小组,不是特务行为,他们自己企图夺取革命主导权的行为,不是特务行为;却颠倒黑白,把根据埃及经验,号召全国各地网友和民众,自行组织各种小组的做法,说成是特务行为;把根据埃及经验,主张经过一些时间周末演练以后,在一个确定的统一日期,正式开始花季革命建议的革命民主派,说成是特务。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这个牛乐吼,多年前回国后投共又回到海外,一直与革命民主派为敌,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又力挺穆巴拉克,力主穆巴拉克不能下台;而那个马悲鸣,多少年来,全力支持中共64屠杀,攻击89民运是暴乱。这样的人,竟然出来组织小组,要主导花季革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时间上,你们搞一波一波向前冲,但你总不能一波又一波无限期,总是停留在散步围观,去帮助中共,消耗民众的士气、精力和耐心吧?你总得有一个限期,有一个确定的时间,去发起真正的全民起义、真正的革命吧?我很怀疑主张无限期搞一波一波消耗民众的士气和精力,其中有阴谋。
   
   看来,中共情报机构和线人花瓶们,为了夺取花季革命的主导权,开始不顾一切,不遗余力了。
   
   希望国内各地的朋友们,千万提高警惕,保持自己的主动权,自己主动组织,自己确定行动方案,除了时间上大致统一,不要把你们的秘密告诉其他人,不要告诉海外的那些可疑人士,不要告诉国内的线人花瓶们,尽可能保持自己的秘密和自己的主导权利。海外和国内的革命民主派,也不需要知道你们的这些秘密。他们只会尽可能尽自己能力帮助各地协调无法单独确定的时间问题。你们尽可能保持自己的秘密,只要时间一到,例如清明节期间的4月2日星期六上午开始,就争取全国民众走出家门,到附近街道,社区,乡镇和其他城镇集合,然后向预定目标前进,全国一起行动,突破中共阻挡和镇压,去争取花季革命的胜利。
   
   无论你们相信几十年来的主张革命,主张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革命民主派,还是相信反对革命,主张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的线人花瓶们,你们都并不需要与他们联系,以免暴露你们自己,泄露你们的秘密。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统一开始正式的花季革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制度。全国各地的勇士们,当你们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呼出代表你们心声的口号的那一刻,也许就是你们开创当代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历史的那一刻。
   附件3:
   
   询问:
   
   XX,各位朋友:
   
   你们谁知道牛乐吼马悲鸣那个主导茉莉花革命网络小组的事情?
   
   牛乐吼多年前已经投共,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力主穆巴拉克不能下台。而马悲鸣则一贯支持中共64大屠杀。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这说明中共请情报机构正在全力争夺主导权,请尽快回答。
   
   徐水良
   
   2011-2-27
   
   (后面附共舞台几条帖子的联结)
   附件4:
   
   高寒:
   
   击溃徐水良,我可以说,只需嘴巴嘻一条缝就绰绰有余。。。
    作者:GaoHan 2011-03-10 10:46:46 [Reads:73] 返回共舞台首页
   
   --------------------------------------------------------------------------------
   
   这原本是一个跟贴(链接),现特提上来。
   
   我说的“专版”,就是你所说的“单间”;应给徐充分发言权的方式彻底打败他,让他输得难看、输得彻底、也输得心服口服。
   
   击溃徐水良,我可以说,我只需要嘴巴嘻一条缝就够了,而且可以让他任选辩论话题,包括任何他视为是高寒“痛脚”的话题。
   
   就他那点能耐,不及芦笛的五分之一,但却与那蠢驴一样,常常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大打搔扰战。
   
   我不能容忍的,是我们在前面干得辛苦,他却老在背后老搞拆台,而且还打着“最最革命派”的招牌。这次,他居然一本正经地拿别人的网上调侃“牛乐吼、马悲鸣是茉莉花15人小组成员”来给我写信告密。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加入进来”。
   
   他连区分什么是调侃,什么是正经这点智力都没有,他还可能进入状态么?
   
   更何况,问题还在于:他进来能干什么?写文章、既把握不了分寸,又写不出彩来。我可以说,他就连拟几条像样口号的能力都没有。管网站,他一窍不通,你就是手把手教他,他也未必能会,没人耗得起那个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一进来,就一定会惊惊诧诧地大抓特务,搞得你鸡飞狗跳,没法干活。其实,就其对革命的破坏性而言,他才是最大、最该抓出来的“特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