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徐水良文集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徐水良


   

2011-3-6日


   

   
   [按]鉴于刘刚在推特上随口造谣,说我要跟他们搅和,“跟我们搅和,被我们拒绝。”我回答:“刘刚,你一开口就造谣,我怎么会和你搅和?从你们那个天鹅绒以后,我就不与你们合作。这一次,一开始我就说我不会与你和高寒一起。那信给十几个人,你和高寒还回信攻击我。”他马上又张口就造谣:说:“你不搅和,为何我在2月12日发出茉莉花行动号召书,你四处不让人传播转发?”
   
   事实上,那个号召书一出来,我马上判定是刘刚搞的,从来没有转发过他们的号召书。我让人转发我自己的东西,但根本不会让人转发他们的号召书。当时并且立即表态反对刘刚和高寒。只有后来他们一个揭发刘路小乔特务面目的文章,有一定意义,转发了一下,按语说明无法断定真假。
   
   为了澄清事实,我特地公布自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这些内部信件都是在十几个人的一些邮件组内部通信。订正了部分笔误。因为不发别人信件,只有我自己信件,所以用括号加些解释,便于阅读理解。并删去个别信件中牵涉无关人和事情的内容。
   
              ——徐水良2011-3-6日
   
   
   
   我不赞成学高寒刘刚。那样丧失我们的信誉。
   
   徐水良
   
   2011/2/20
   
   
   革命,是一个严肃而重大的事情,要搞,就好好搞,不能儿戏。
   
   徐水良
   
   2011/2/20
   
   
   香港做法当然没错。每天都可以做。你在海外有力量,你每天都可以去做。
   
   但真正在大陆发动革命,一定要严肃认真。
   
   我原来估计清明节群众情绪估计比较成熟时,我们可以这样做。最迟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时,应该做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合适的文告和其他。但你现在没有分析,没有评估,没有任何配套措施,就成了儿戏。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确定合适时间的问题,评估确定了合适时间,就全力以赴。但是,现在就搞儿戏,就把自己的信誉和今后的机会都糟蹋了。
   
   中共特务比这些人厉害得多。很快就抓住这个机会,一方面戒备,一方面明白准备不成熟就不会成功,所以让刘派线人花瓶全力出动,制造声势,变成他们的大演习,并实现他们的其他目标。
   
   徐水良
   
   2011-2-20
   
   
   三妹你这些话我同意。但是,搞儿戏,一次再次鼓动上街,都不成功,就会把老百姓信心搞没了。真正需要发动上街的时候,老百姓不出来了,怎么办?所以,把这次不成功的责任归到积极推动的刘派和特务线人头上,也是保护未来发动上街做法的信誉。
   徐水良
   
   2011-2-20
   
   
   你那篇文章(高寒:《畅饮奥运盛宴——论“镇压不是;不镇压也不是”》)可笑无比,你不懂政治又自以为是把政治搞成欺骗和邪门,还好意思说。
   
   这些年我们在积极努力,你做了什么?除了打那个毫无意义的官司的同时,又向刘派表示支持,以及宣传马克思主义,你还做了什么?
   
   下面这篇文章就是批评你的这篇邪门文章:
   
   徐水良: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略)
   
   徐水良
   
   2011-2-20
   
   
   我们不妨各做各的。
   
   高寒刘刚愿意随便地确定时间,就不断去确定一个一个时间和地点,使中共疲于奔命。
   
   要认真真正发动革命的,不能轻易丧失自己的信誉,那就认认真真做准备,不要参与任何儿戏。
   
   徐水良
   
   2011-2-20
   
   
   

一个重要问题


   
   
   有一个重要问题,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就是这次的革命是为了争取胜利,不是仅仅给中共制造一点麻烦,出口恶气。因此,革命必须认认真真搞,不能儿戏化。否则,革命就可能被我们自己人的儿戏做法和特务线人把革命儿戏化的阴谋而搞砸了。根据目前复杂的情况,我非常担心这一点。那些特务线人,正在尽一切努力,把革命儿戏化,以便逐步消除民众对革命的士气、希望和信心。
   
   第一次匆忙号召220上街的文章,我一看就判断是刘刚搞的。网路上有一个网友网名叫老蝎的,可能也判断出来了。中共情报机构也作出了判断,因此他们的特务线人也利用这个机会,一齐180度大转弯,转向争夺民主革命的主导权,并消费和儿戏化革命。
   
   如何对待这种复杂情况,显然一个是非常困难的选择。为了对付中共特务线人消费和儿戏化革命,以及与弄虚作假的做法划清界线。当时我采取一个有点夸大的动作,就是批评中共特务线人破坏革命,把革命儿戏化的做法,几十年一直鼓吹革命的笔者,在2月20日,发表《儿戏或是演习?》一文,反对儿戏革命的做法。
   
   写作该文的目的,就是在2月20日写文章的当天,我回答三妹并附带给好些朋友的信中说的:“三妹你这些话我同意。但是,搞儿戏,一次再次鼓动上街,都不成功,就会把老百姓信心搞没了。真正需要发动上街的时候,老百姓不出来了,怎么办?所以,把这次不成功的责任归到积极推动的刘派和特务线人头上,也是保护未来发动上街做法的信誉。”
   
   不过,现在看来,这篇文章有些动作大了些,有些问题没有讲清。特务线人大加诬蔑攻击。
   
   我历来不赞成刘刚和高寒弄虚作假和儿戏化的做法。这个争论从10年前就开始了。当时美国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共情报机构迅速行动,海外以王炳章及其领导的正义党带头,立即组织反美示威,国内则组织愤青,搞大规模反美示威。只有我发表声明正式反对中共和正义党策划的这种反美示威。另外还有胡平也发表反对反美示威的意见。其他,整个民运,几乎是一片反美声音。
   
   为了扭转这种情况,我和高寒、唐伯桥、胡安宁等商量,还开了会,我希望集体发一个声明,表达反对反美示威的态度。但一些人坚持要写上抗议美国炸大使馆字句,我认为,这与王炳章正义党有什么区别?与正义党一样了,这样还不如不发。高寒等则认为,国内反美示威势头很大,中共有可能失控,我们可以利用民众示威反中共。我认为这完全不可能,愤青不是反对派,中共能搞起来,也能轻易收起来。结果无法发集体声明,我个人坚持公开表示抨击反美示威的立场,发表相关文章。
   
   当时高寒匿名以国内名义,积极煽动愤青扩大示威。但正如我预料的,根本不起作用,中共说收,很快就收了。
   
   以后多次愤青示威,高寒都匿名以国内愤青名义去煽动,我都反对这种毫无意义只产生负面作用的做法。
   
   及到高寒刘刚搞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天鹅绒行动,把东海一枭推出来当总统,搞临时政府等等,我与高寒刘刚分歧扩大,我反对他们的儿戏做法,从此没有再合作。
   
   我认为,搞政治,不是搞军事。搞军事,“兵者,诡道也”,用兵,讲究用奇用计,你可以搞“兵不厌诈”。但政治却完全不同,“政者,正也”,政治不是诡道,政治是直道,讲究诚信,以诚信为本。因此,搞政治,要堂堂正正搞,用正不用邪。不能弄虚作假。你要搞歪门邪道,弄虚作假,一旦败露,信誉全失。不能搞儿戏,否则,好好的事情,就可能被搞砸了。民众一旦发现你弄虚作假搞儿戏,他们就不再参与你的事情了。
   
   我们的目标是争取革命的胜利,而不是仅仅给中共捣蛋制造麻烦,出出恶气。给中共麻烦和出恶气的想法,并没有错;但如果我们只考虑这一点,以弄虚作假搞儿戏来实现这个目标,那就很可能把争取革命胜利的大目标搞砸了。
   
   当然,在特务线人在网上攻击刘刚,争夺革命主导权的时候,我则明确表态:“你抓刘刚的某些做法击攻刘刚大概是为了帮中共夺取主导权吧?虽然我与刘刚有分歧,但如果让中共情报机构夺取主导权,我宁可刘刚他们主导。”
   
   上面这封信和上面的话,目前仅给我们这里的这些朋友讨论。
   
   徐水良
   
   2011-3-1日
   
   
   争论许多年了。劝说不可能有效果。所以当时我用很冲的夸张口气,同他与高寒划清界线;同时又尽可能降低其对革命的伤害,对外说成是星期天演练。
   
   但现在特务线人都在跟刘刚一起儿戏化革命,说好一点是制造效果;说不好一点就是消费革命。很让人担忧。大家想想该如何化解,既防止其危害,避免伤害民众士气和革命热情,又设法把这种儿戏化作革命的助力。
   
   徐水良
   
   2011-3-1
   
   
   高寒比刘刚好一点,现在的许多东西显然是他在搞,搞得外界和愚蠢的媒体糊里糊涂。但总有一天要穿帮。刘刚已经开始争夺第一个发起人,高寒也有意无意暴露他自己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情。与此同时,大批中共特务线人也在与他们争夺主导权。尤其是后一点,特务线人争夺主导权,把革命儿戏化,甚至小丑化,破坏革命的威望,化解民众的希望、热情和士气,非常让人担忧。
   
   徐水良
   
   2011-3-1日
   
   
   弄虚作假可以用到军事上,不能用到政治上。人都是有头脑的,你不可能骗倒所有的人。那些蠢货自以为聪明给中共制造麻烦,但实际上很可能葬送革命。所以,我们必须对这个问题预作防备。
   
   武文建等是很好的朋友。不过他们目前公开表态太多,表过态,与弄虚作假划清界线,内部严加防备今后可能的损失,就可以了。否则有利于中共压制革命。
   
   徐水良
   
   2011-3-1
   
   
   他(刘刚)发了好多类似东西,早已发得满世界都是了。让人哭笑不得。无非就是恶搞,客观上使革命儿戏化小丑化。
   
   徐水良
   
   2011-3-1日
   
   
   当时(炸中共大使馆)我的网刊就转发文章,说国内老百姓议论,最好炸中南海,把中南海炸掉才好呢。可是没有人听进去。民运圈是被中共控制的。我很早、在那以前就指出的对王炳章的看法,迄今多数人都不信。
   
   徐水良
   
   2011-3-1日
   
   
   (我说的“设法把这种儿戏化作为革命的助力”)确实很难做到。等时机吧。
   
   徐水良
   2011-3-1
   
   不宜匆忙行动,看清楚了,还要等合适时机找合适办法处理。赞成你主张我们自己正面发表意见的看法。我的看法,除非特务线人主动攻击,我们不得不回击。否则尽可能减少纠缠。对高寒刘刚等朋友则手下留情,尽可能不去说他们。说他们也是局限于路线策略的讨论。
   
   徐水良
   
   2011-3-1日
   
   
   现在特务线人的统一手法,就是消费革命,儿戏化,小丑化革命。把它变成对中共没有伤害的微笑革命等等。网上全是这类东西。博讯已经被黑掉。独立评论上大量的是特务造谣。共舞台许多人则是拼命提倡恶搞革命,儿戏革命,同时又攻击革命民主派。现在推特上面,还是真反共的占优势。但他们正在加强力量。努力恶搞和儿戏革命。
   
   恶搞,当然可以。但把革命完全变成恶搞,就把革命儿戏化了。
   
   徐水良
   
   2011-3-1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