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謝田文集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中国十二五规划出台,有人认为是第七轮发财机会。十一五时,中国曾计划减少污染排放一成。图为俗称“水白菜”的天南星科植物大薸入侵重庆红岩水库。“水白菜”因城市废水污染水库而大量繁殖。

   研究财富积累与企业兴衰的学者发现,许多企业都是在经济衰退、转型、或乱世中,在竞争中悄然奠基、发展,然后在经济兴旺期以超过竞争者的速度占领市场,一举成功。许多老字号的西方企业,如凯悦酒店(Hyatt)、汉堡王(Burger King)、联邦快递(FedEx)、微软(Microsoft)、CNN、通用电器(GE)和惠普(HP),都是这样的例子。乱世出英雄、时势造英才,的确如此。也因此,中国“十二五计划”出台之际,好事者认为,这是国人“第七次发财机会”,呼吁人们抓住时机。

   计划经济的五年计划

   中共的“五年计划”,是从俄国人那里学来的。为什么选择五年,而不是三年或七年、十年,不得而知。希特勒德国,曾经有过“四年计划”。其他实施五年计划的, 是古巴、越南、埃塞俄比亚、巴基斯坦、罗马尼亚等发展中国家。西方国家几乎没有这类东西,大概是因为计划制定后,四、五年总统或内阁就换人,继任者可能没 什么意愿继续前任的计划;几年后事过境迁、局势变幻,原来的计划恐怕也没什么用了。

   管理学中,计划无疑是重要的,从编制、实施到检查,计划试图用人力和物力资源最合理的配置,取得最大的经济效益。但如果人们观察到从郑州到鄂尔多斯的诸多空城,就不免怀疑中国的计划或规划,到底在经济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计划经济”的名称有些误导,谁会认为“计划”不好呢?所以,所谓的“计划经济”,更确切的叫法,应该是“指令型经济”。指令型经济一定是计划经济,但计划经济却不一定是指令经济。

   中国指令性经济的计划原称“五年计划”,几年前改为“五年规划”,但英文名称仍是“five-year plan”。“规划”与“计划”,名称相似,但有所不同。规划似乎更具长远性、全局性和鼓动性,也更能迷惑人,让人觉得党中央是在进行战略规划,而不是强硬的发号施令。

   从1950年代开始,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主要是建设前苏联援助的大型项目。二五计划1958年刚实施,中共就不按计划行事,开始了 1958-1960年的大跃进。3年折腾后,三五计划推迟3年,从1966年实施。四五计划(1971-1975)时又不得消停,进行军备扩张,“以阶级斗争为纲”来促进经济。五五计划中冒进和基建投资疯狂增长,迫使当局大幅调整;六五计划继续了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过大、货币发行过多的弊病。八五期间得益于对外开放,中国从与西方的贸易中获得巨大好处。2010年标志着十一五(2006-2010)的结束;最新推出的,是2011-2015的十二五计划。

   十二五和赚钱机会

   十二五是否能成为百姓的发财机会呢?人们需要看看历史,看前十一个五年计划中,都是哪些人赚到了钱。

   中共权贵的掠夺最开始,主要获取物质、实物财富。从一五到五五,官员的贪腐,还局限于特权带来的福利。共党官员的占有,体现在宽敞的住房、汽车、卫兵、护 士、厨师和消费性的物品。他们的特供,好吃、好喝、好玩的东西,即使在凭票供应的年代也不缺乏,但他们似乎没有太多金融资产。共党敛财的先驱、被枪毙的刘青山、张子善,当年私自挪用的金额,只不过是今天的几万元。那个用来示众的小贪官王守信,按今天的标准都不该判处死刑。进入“八五计划” 后,国门大开之时,土包子们看到了外面花花世界的丰富多彩,开始钟情于金融资产、海外资产、和无形资产。

   前五个五年计划的高度集中性,使中国经济面临崩溃。六五之际,不得不承认计划经济失败的当局,放松了他们的控制,体制外具有创业意识的民众靠卖大碗茶、瓜子和夜市摆摊,成了当时的万元户。 个体经济者冒着政治风险,实践着在任何社会的人们都具有的经济自由权力。七五期间,农民和乡镇企业家冲破个体经济的局限,集资办厂,雇佣工人,成为第一批自食其力、不靠权势发财的人们。

   权贵的大面积发财

   中共权贵大面积发财,从八五开始。在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的过程 中,在价格双轨制中具有权力优势的共产党人及其裙带,靠所谓的经商发了财。九五期间权力进一步变成现金,国有资产变卖、国企改制,庞大财富半卖半送,让更多的官员一夜成为千万富豪。十五期间,中国成为廉价的世界工厂,加工业的订单之外,金融、保险、电信等垄断性企业直接变成特权阶层手中的筹码,财富转移以空前的规模,在升斗小民不知不觉之中,悄悄的实现。刚刚过去的十一五,房市和股市套牢了民众的储蓄,金融业中的股权证券、融资租赁、基金管理、私募资金, 这些让人眼花撩乱的工具,使财富的转移规模更大、转移更迅捷,但也同时更加隐密。

   正常社会赚钱的办法,早期有跑马圈地,现在可是没了。人们可以做的,是趁房市低迷时大肆买进。在美国,许多华人都在用自己的积蓄进行新一轮的“跑车圈地”。当今社会的赚钱办法,可以投资实业、农业,用工业品和农 产品销售赚钱;或投资高科技和服务业,比如进入金融业用别人的钱去赚钱,金融产品如股权、期货、衍生品等,都可以让你迅速的赚钱。

   但在中国,这些方式在过去的几个五年期间都用过、也用尽了,搜刮到了极点。更关键的是,这些新方法的受益者,只有特权阶层;普通百姓的发财蜜月,早在七五期间就结束了。对已赚得盆满钵满的权贵来说,现在是如何保值、不使财富缩水的问题,这也是“维稳”应运而生的原因。人们在第七轮会有新的办法?想来想去,恐怕很难确定。不过话说回来,苏共解体前,实行了十三个五年计划,红朝能否熬过十二,也是未定之数。◇

   

   

   

   

   

   

   本文转自21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16/9139.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美东时间: 2011-03-15 09:51:08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3/15/n3198873.htm

(2011/03/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