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赤裸人生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庄晓斌
   《劳改报》是我曾服刑过的黑龙江省第一监狱办的一张四开版的油印小报。这份油印小报每半个月出一期,一年出24期,逢是春节等重大节日或监狱召开记功减刑大会还要出特刊。这份报纸的采编人员全部是在监服刑的犯人,读者也都是清一色的劳改犯。
   
   在该监狱,《劳改报》的编辑虽然并不是一个值得荣耀的头衔,但确叫许多犯人垂涎三尺。因为,在那种特殊的环境里,这个位置可以获得许多其他犯人所无法企及的特权。《劳改报》编辑可以得到像其他大杂役犯一样的胸牌,可以自由地出入监狱的二门、三门,不用干部带领随便到男监各大队的厂房、监舍采集稿件;还有机会找借口去一墙之隔的女监开开眼界,这可是监狱里最难得的特权了,在两性隔绝的世界里,那怕只是饱一饱眼福,也心旷神怡。况且,当《劳改报》编辑,立功受奖减刑的机率居全监犯人之冠,每个当编辑的囚犯都可以得到减刑三年的表彰,这已经是有目共睹的惯例了。

   
   不说这些,在每次《劳改报》编报刊印的两天,干部特许的那顿夜餐,也是大排犯人奢望不得的美食。每期出报,要加夜班,监狱管教科负责《劳改报》的王科长,都要犒劳一次采编组犯人。他写一张批条,批到某个犯人伙房,那个伙房便遵旨为《劳改报》编辑室的犯人做一顿丰盛的夜餐。这顿夜餐的标准是四菜一汤,几乎比犯人过年的菜肴都要强上几倍,不但要有肉有鱼,而且吃不了还可以拿回去,份量足够我们几个人享用三天。
   
   这个惯例,一直被保存下来。其间的机巧,则正得于我们这些编报“文人”的聪明。起初是每次编报,都由王科长写个便条,后来刻钢版的犯人便按此刻了个表格,每次只须王科长在上面签个字,便美餐告成。况且,我们的夜餐可以到监狱内几个犯人伙房轮值,他们互相有了攀比,我们得到的实惠就更多了。
   
   《劳改报》编辑室共有四名犯人。我和小邵年轻,是外出采稿、编稿的主力;老董和老鹿两位老头儿则主管刻版、印刷及校对等事务。老鹿是历史反革命,曾服役于国民党的嫡系部队,自报是国民党第一兵团某师的上尉军需官,在淮海战役中被俘。他写得一手好字,虽然年过60,但眼不花,耳不聋,入监快30年了,他依然保持着军人的作风,走起路来像一股强劲的风。每天清晨,他都独自练习跑步。几十年的禁窘生涯,使他对任何人都保持足够的警惕。他从来不与任何人交流,闲暇时,他就用毛笔写蝇头小楷,抄写毛选四卷,许多重要的文章他都能倒背如流,监狱年年评他为劳改积极分子。
   
   老董原是东北某城市的劳动局长,是一位抗战时期就参加了共产党的老干部,后来腐化堕落。他具体犯的是什么罪,对任何人都讳莫如深。
   
   小邵则是一个刑事犯,充其量也不过有初中文化,之所以能分到《劳改报》滥竽充数当编辑,大概因为是他有个在省劳改局当处长的舅舅的缘故。我之所以有幸能得到这份差事,也是有贵人相助的,是笑星黄宏的父亲黄枫老人特向监狱领导建议,才把我调到《劳改报》做了编辑。
   
   《劳改报》的编辑,并没有责编和主编之分。反正稿件的终审权在管教科王科长,每期出版清样都要送他审定。他在清样上签了字,回来才能刻版油印。而我们几个人充其量不过是做些文字的润色和校对工作,除了小邵之外,我们三个人编稿、刻版、油印轮着干。老董是编辑室的犯人组长,样报出来后由他作最终校对,然后再向各大中队分发。
   
   虽然是在监狱,但我们的编辑室,却几乎是个国共搏杀的战场。老董和老鹿虽然在一个编辑室里共事多年,俩人却是势不两立的对头。他俩办公桌对着办公桌,但除了工作上的事,平素是一句话也没有,而且都绷着脸,一丝笑容也不露,俩人彼此心里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
   
   我和小邵来编辑室的时间短,正是他俩争取的对象,但他们的手段却不同。老董是时常乘着老鹿不在的时候,向我俩灌输老鹿的奸诈和狠 毒,说“你们别看这个老历反不言不语的,他的心狠毒着呢。他杀过一百多名共产党员,现在装着靠近政府,都是他妈的假的!他就是靠整人来骗得政府的信任,你们可得小心点。”
   
   而老鹿却从不背地说老董的闲话,但每逢月末过犯人生活会时,他都掏出笔记本,一条一条地道出我、小邵与老董吃喝不分的违纪事例,害得我们经常受干部的训斥。当然老鹿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他从不接受我和小邵送给他的任何东西,那怕是一支烟,他都用手挡回,而且异常严肃地说:“犯人之间,不许有任何馈赠,这是监规,不容违犯。”
   
   其实监规是监视,人在一起,又怎么能没有一点往来呢?即便是在监狱,互相赠一支烟,也不为大过吧?但参加了一次冬训,我才知道,随便地送给别人一支烟,也会有说不清的时候。
   
   每年冬季监狱里都搞冬训,那时犯人集中学习,人人过关,个个剥皮,自然检讨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这些小事,真的要给你上纲上线,还真的不得了。到了冬训时候,像老鹿这样的老犯人会拿出一个笔记本,按本宣科:“诸如一九七四年三月十日下午四点三十分,犯人某某,在教育室《劳改报》编辑室里送给某某香烟一包,牌子是处处红的。”跟着提问犯人:“你为什么要将香烟送给某某?你有什么目的?你们俩这样笼络感情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想串联一气来对抗政府?”天呀!这样的上纲上线来认识谁能接受得了、解释得清?
   
   有了第一年的冬训经验,我和小邵也老道多了。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涉身的是一个没有自由、没有人情、没有正常思想思维的特殊的空间。人在这里生存,几千年来约定俗成的道德标准是不适用的。像老鹿和老董这样势同水火的对头,如果在社会上,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几年间同在一个编辑室里工作。人们宁可饿饭,不要这份薪水,也绝不能忍受自己办公桌的对面,有一双时时刻刻监视着自己的眼睛。然而在监狱这种特殊的环境里,这样的死对头共处一室则是司空见惯的情况。
   
   利用矛盾“分化瓦解敌人”是一种高超的艺术。如果监狱里的犯人之间没有了矛盾,同声通气地对抗政府,这怎么能行呢?监狱是关押敌人的场所,一旦褚衣在身,即便你是受冤的,你得到的也绝对是对付敌人的“礼遇”。我正是在这种氛围中,深刻地理解了“敌人”这两个字的涵义。
   
   一次惨痛的教训让我至今回忆起来依然寒心彻骨。那是我刚当上《劳改报》编辑不到一年,一天,监狱刑侦科的段干事带着几位干警,突然来到了编辑室。那天,老董不在,屋里就有老鹿、小邵和我三个人。段干事进屋来不由分说,便是一声厉喝:“你们三个人都到东墙边贴墙站好!”这阵式一下子就使我们战战兢兢。段干事和几位干警查抄了我们的办公桌,不知是抄到了什么东西,便把我们三个人一起押送到监狱的严管队里关押。
   
   严管队是监狱中的监狱,到这里来的犯人将受到比普通犯人更加苛刻的待遇。监狱规定凡是进了严管队的犯人,每日的粮食定量裁减一半,也就是由原来的每日一斤粮减为半斤粮,早晚两餐每顿二两半。虽然还是与普通犯人吃一样的饭菜,但量不足,饥饿感便备感强烈。
   
   我虽然在监狱里熬过几个年头了,但进了严管队,才使我真正地尝到了监狱的严酷,其比任何劳改队、看守所、教养院都严酷得多。因为在严管队值班当看守的,不是政府干警,而是凶神恶煞的犯人。
   
   黑龙江省第一监狱里的杂工,都叫站道子的。什么叫站道子呢?就是在夜里值宿当看守,白日里打饭、打水做杂役的犯人,其绝对是世界上最丑恶,最没有人性的人。严管队负责为犯人分饭的道长,是一位长着小眯缝眼的小个子,每次开饭,他左手拿一量勺,右手拿一柄木铲,他用木铲在饭盆里不停地搅动,把一盆高粮米饭搅得蓬松。犯人们好容易盼到了开饭的时间,都饥肠难耐地排着队,眼巴巴地盯着饭盆,依次来领属于自己的那一勺饭。而这个小个子犯人却不慌不忙,过来一个犯人,他先抬头眯眼瞄一下,顺眼的,他右手的木铲便大撮一下,把饭往量勺里猛力一按,份量便实在了;而遇到了不顺眼的犯人,他的木铲便将饭蓬松地托起,往量勺里一放,木铲又沿着勺边一刮,饭就所剩无几了。这种分饭法实在是太残忍了,但被严管的犯人们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句不服气的话。因为,监狱里还有更严酷的地方,那就是禁闭室,也就是小号,那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那里不但有地环、支棍,还有“独居”——独囚室,长、宽、高都只有一米,人关进之后,无论怎样躺卧都无法舒展,简直就是个水泥棺材!所以,再生死不怕的亡命徒,一经关进“独居”,不出三天管叫他俯首贴耳,之后再提起,他的腿都直哆嗦。
   
   我和老鹿、小邵,在严管队里呆了三天也始终不明白,我们是因为什么被送到这里来的。奇怪的是我们始终也不见着老董,心里便猜测肯定是老董做了什么手脚。倒是老鹿先道出了疑惑。严管队纪律森严,我们不可以随便说话。借一次去厕所的机会,老鹿说我们准是中了老董的暗箭。我倒挺坦然,认为老董即便是诬告,也会有水落石出之日。
   
   到了第四天,段干事来提审我们,我才意识到,我们编辑室的确是出了漏子。段干事提审我时问:“你们这一期报纸是谁刻的版?”我答:“是老鹿哇!”“说准了,真是老鹿吗?”这时我未敢贸然回答。段干事把一份《劳改报》递给我说:“你看看,你们是怎么刻的版。”其上用红色铅笔道划出了一句话。天呀,我们真的捅了个天大的娄子!在一篇女监的来稿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被刻印成“敬祝毛主席无寿无疆!”这一字之差,在那个阶级斗争弦绷得紧紧的时代,可是不得了的事!我和老鹿都是反革命,这种政治责任,是我俩万万承受不起的呀!段干事又问我:“你说准了,确实是老鹿刻的版吗?”我不敢确指了,因为我知道,这一字之差,足以致老鹿于死命。我只好说:“我……我也不敢断定这期究竟是谁刻的版,反正不是我刻的。”
   
   自从知道了我们被关押的事因,老鹿和我的心情异常沉重。在那个时代,一字狱并不是虚事。在同狱中就有一个犯人,是因为一个字被判刑10年。那是一个农民,他在写“毛主席万岁”标语时,把“岁”写成了“碎”。这样的事如果加在我和老鹿这样的政治犯身上,罪责就无法解脱了。倒是小邵够义气,在一次去厕所途中,小邵悄悄地对我和老鹿说:你俩都往我身上推吧,我是刑事犯好辨白。当时,我和老鹿都没吭声,但我们都觉得这实在是最好的开脱方法了。
   
   果然,在段干事下次来提审时,我和老鹿都异口同声地把责任推给了小邵,小邵也真敢于肩担罪名,承认是自己刻的版,不经意刻错了,他甘心接受惩罚。小邵被押进了禁闭室,我和老鹿虽然没有解除严管,但也得到了较宽松的处理,我俩由《劳改报》的编辑临时变成了严管队站道的道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