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6) -- 宋家内争]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6) -- 西安事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6) -- 宋家内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美龄的妇女工作指导委员会,属下有四十九个孤儿院,为二万五千名孤儿解决食宿和衣着的问题。他们还推行一个世界性的「收养」计划,只要每年捐献二十元,便可助养一个儿童。这计划颇像今天的类似计划。助养人收到一幅助养儿童的照片,以及这个儿童每年的发展状况。美龄对这些机构的运作监察得很严格,这反映了他在美国所受的教育。每个儿童的食物都分在一个碗里,而非全放在一个大盆里让孩子们用筷子舀,以免孩子们互相传染细菌。碗碟用后每次清洗,而且要过水三次。中国的地板,通常都是尘埃和痰涎的归宿地,但在美龄的孤儿院里,却保持得一尘不染。这确是一个革新,特别是当我们想到在1935年的时候,每两个中国人中,便有一个在三十岁之前死亡,而这些死亡事件中,有四分之三是可以透过提高卫生水平而避免的。

   这位总司令夫人也充分利用战时的紧急情况以提高中国妇女的地位。像世界各地战时领袖的夫人一样,美龄拍下了大量的照片,显示她巡视孤儿院、分派礼物给伤兵、包扎伤口、检视流动X光机、视察户外诊所、在野外的泥泞中行走,等等。

   但在团结抗战的后面,宋家内部并非一致,而分成不同派系,特别是对宋子文和孔祥熙这对内兄弟而言(孔是宋的姐夫)。在这两个人的斗争之中,孔经常得到他的太太宋蔼龄和小姨宋美龄的支持。宋美龄和兄长子文的关系,并不总是和谐,而是也有争执。

   由于孔宋这对郎舅的斗争影响中国的经济甚大,我们似乎在这里有需要岔开一笔,看看这两人在蒋介石国民党中的跌宕起伏。

   第二十九章

   白修德形容孔祥熙是一个:「圆头圆脑的人。他面部宽和,下巴饱满。... 他毫无疑问比宋子文远为中国化。」孔的祖先比宋的祖先更为显赫,但却也给孔带来了一些先天的妨碍。他像他的中原祖先一样,「基本上是反对外人的。」他面面俱圆,容易受他人影响,而且很爱面子。「他最紧张的,是人们尊敬他。而熟悉他的人确实发觉他十分和善,甚而叫他『爹』!」

   至于宋子文,则是另外一种风格。他高个子,有点气焰迫人。他比孔祥熙急躁,比孔更为聪明,但却不及孔做事老练。他对个人的是否受他人欢迎不甚重视 -- 这作风导致他和蒋介石时有不和,至于其他人更不用说了。一个美国记者说:「当举国都追求折衷的时候,唯独他不讲求妥协。当人们在极力转弯抹角说话的时候,唯独他一针见血,快人快语。他的下属都是充满精力、说话和做事都不花巧的人。作为一个记者,当我要找出事实而非托辞的时候,我要接触的人便是宋子文的人。」

   拉铁摩尔,被罗斯福总统任命为蒋介石政治顾问的中国问题专家,喜欢孔祥熙的作风而不喜欢宋子文的实事求是。他的倾斜可以溯源自他和宋子文在华盛顿的第一次官式会面。体格魁梧带着波士顿口音的宋子文「坐在一张黑色的写字台后面,态度像个美国大亨。... 他说话简短快捷、咄咄迫人,没有东方人特有的礼貌。... 他祝贺我的新任命,(罗斯福总统派驻我为中国的私人代表) 但说他没有就此事被咨询。他的态度非常冷漠,虽然未到不礼貌的程度。... 宋子文希望给我的印象是,他不只是蒋介石的妹夫,而且是蒋在美国的内线人,任何重要的事都应该通过他。」(186)

(2011/03/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