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春暖花开]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暖花开

   我生平最不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逛大街”,或说shopping。主要因为我的脚是“扁平足”,广东人称“鸭屎蹄”。只要缓步一个小时以上,我的脚就如针扎一般疼痛。所以如果我要走长路的话,一定是大步流星地。这样一来可以减少步行的时间,另外脚也没有那么疼痛。
   
   但是大概总有不得不勉为其难的时候,就是陪女朋友逛街,还有就是陪老婆逛街。追求女孩子怎么能不陪她逛街呢?除非你不喜欢她,否则死也要死着去的,不然怎么可能追求她到手呢?假如女朋友已经变成了你的老婆,这种需求就可以逐渐降低的。一是老婆总要比女朋友更加体贴些,二是成家生子了,也就不需要害怕你会飞了,呵呵。这样说可能会冒犯很多女孩子,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实情。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的,有两种商店是我百逛不厌的,一是书店,二是电脑店。最好是书城和电脑城,这样可以在减少步行的痛苦的同时,可以看到最多的令我着迷的东西。广州最大的书城是广州天河书城,整整六层楼里全是书店,完全足够满足我这样的书中老饕。昨天是周日,我就去了那里,大约十二点半到达,在门口小广场逛了十多分钟后,开始逛书店。

   
   其实现在逛书店的时间和次数比过去已经降低了无数倍了,自打有了网络,大部分的书都可以从网上找到。阅读实体书籍的时间次数都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了,但并不仿碍我享受逛书店的乐趣。逛了半个一楼,选中了一本《武经七书》。这是一本中国古代兵法书籍的合成版,有孙子、吴子、蔚缭子、太公兵法等等七种,故名《武经七书》。其中我最喜欢阅读的是《孙子兵法》,记忆中我读过不下五、六遍了,亲手抄都抄了两遍。他不仅仅是兵法,而且还是美文。我最喜欢的几段是: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这样的文章读起来,简直就令人心旷神怡。
   
   买了书以后,脚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于是走出大门,在小广场找了一个花基坐下,点上一棵烟,美美地抽起来了。广场人很多,来来去去的,还见到七、八头小犬。门口大路上停着的十多台车,从其肆无忌惮的停车方式来看,无疑是小犬门的车。否则这样停车不是找抽?不是找罚款、拖车?吸完两根烟,脚也不疼了,于是又进去逛。就这样进进出出地来回逛了六七遍,时间已经在不觉中过去了了三个小时。
   
   站在广场台阶上,我隐隐约约地闻到了花香。也许是我母亲的遗传,我同她一样,都喜欢一些素白的,香气浓郁的花,如栀子花、姜花,还有茉莉花。暖春来了,花已经开了,花气袭人知昼暖。慢慢地,这花香将会传遍整个中国。
(2011/03/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