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拈花时评
·中国六四真相(九)
·哪支部队杀人最多 8964谜案
·中国"六四"真相(十)
·中国"六四"真相(十一)
·中国"六四"真相(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中国"六四"真相(十四)
·中国"六四"真相(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十六)
·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中国"六四"真相(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十八)
·等待爆发点:文摘并评论-香港新华社情报高官说成龙最好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天大的冤案-文摘并评论:办公时间约会女友 台高官辞职
·政客性格-文摘并评论:毫无恻隐之心是毛的最大优势
·中国「六四」真相(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
·军队也腐败透顶了
·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一)
·无知的政治局常委-文摘并评论:李长春要"和谐"日本媒体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四)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千万不要相信我的道德操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六)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八)
·"隐形五毛"与民主投机者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枪口是可以掉转的,文摘并评论: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中国"六四"真相(后记)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小兄弟-北韩的人权光辉记录
·文摘并评论:“叫兽”是这样炼成的
·妓女万岁
·连军队都已经腐败透顶了,我们还能相信谁?
·文摘并评论: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文摘并评论:中共农业部主任张喜武夫妇在家中自杀身亡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文摘并评论:地震周年中国政府禁止遇难学生家长集体祭奠
·文摘并评论:聚源中学两名遇难学生家长被公安拘留
·反腐?是腐反.文摘并评论:陈绍基被警告闭嘴
·文摘并评论: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后续签名及部分留言
·大范围冲突不可避免,文摘并评论:外电报道震灾忌日政府镇压悲痛父母
·文摘并评论:中国仍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国家
·文摘并评论:遇难孩子家长祭奠与政府人员冲突
·原来不仅仅是温家宝无法指挥军队,文摘并评论:中共总参谋长曝江操控军方向胡发难
·诺大的中国竟无半寸净土,文摘并评论:中国媒体曝光大学金钱换排名丑闻
·壮士归来,文摘并评论:女杨佳独斗三官员强奸犯 宰1伤2 细节曝光
·与网友讨论洗脑的问题
·地震疯人院《大地震纪实》序-康正果
·震撼你的良心-512死难学生图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一)
·共产党企图让女杨佳被神经病
·文摘并评论:抗议持续高涨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飙车人胡斌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二)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四)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文摘并评论:原来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假的?
·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八)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文摘并评论:迟到的控告书:邓玉娇原律师揭密
·文摘并评论:两千网友正在向野三关进发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32  
   
     一些隐隐约约影射毛的批评慢慢浮出表面。  
   
     毛仍对湖南省第一省委书记周小舟未能种两季稻而余怒未消。周却是第一个挺身批评毛的地方首长。我们在十二月中旬离开武汉,只在长沙稍做停留。周趁此时请毛观赏了湘剧《生死牌》。周告诉毛,国防部长彭德怀十一月在长沙看了这出海瑞的戏,非常喜欢。周请毛看这个戏,我想是别有用意。周将自已比做一心为民的忠臣海瑞,毛则是那个深居宫内的嘉靖皇帝。  

   
     就算毛看出了戏中对他暗涉的批评,他当时也毫无表示。毛表示极喜欢生死牌,并欣赏海瑞这个角色。那晚在长沙,他叫林克给他找来有关海瑞事迹的部分明史。几个月后,毛提倡党领导们学习海瑞精神。  
   
     到了广州,江青已在。毛仍神采飞扬的谈着粮食生产高指标。毛因此想读苏联经济学家列昂节夫着的政治经济学。他想将苏联的经济组织和中国实行的新经济结构加以比较,便将陈伯达、田家英、邓力群召来广州,同他一起读这本书。  
   
     田家英将四川的调查情况一五一十的如实上报。我没有和田谈过,只听说四川人民在闹饥荒。这一向,毛晚间也时常找我闲谈。但是也看得出,他总有些不放心。  
   
     大跃进正闹得欢腾。他也怀疑粮食生产的产量,有没有那麽高。他常说:“我就不相信,粮食亩产能到万斤。”对於土高炉炼钢,他更是疑虑重重。他说:“这种高炉炼出来的钢,能用吗?”  
   
     由此可见,这时的毛,开始怀疑大跃进的真实性,但是他自以为站在人民群众的一边,代表人民的利益和要求。毛也经常说:“对人民的热情行动,不能泼冷水。对他们只能引导,不能强迫。”  
   
     十二月廿六日,毛六十五岁生日,陶铸请毛与大家一起吃一次饭。毛同我们说:“年纪轻的时候,愿意过生日。过一次生日,表示大一岁,又成熟些了。到年纪大了,不愿意过生日。过一次生日,表示少了一年,更接近死了。”於是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我们乘车到城里省委迎宾馆。筵席很丰盛,又精致。大家都是酒足饭饱了。回来以后,我因为头晕,立刻睡了。  
   
     到半夜李银桥突然将我叫醒,说:“主席立刻要回北京。”  
   
     原来当夜江青半夜睡醒,叫护士拿水和安眠药来。江叫了半天,又到值班室去找,仍未见到护士。江青疑心大起,闯进毛的卧室,当场抓到,因此大吵了起来。  
   
     李银桥还跟我说了下面这件事。这事也引起江青很大的不快。追查很久,也是造成这次在广州与毛吵架的原因之一。  
   
     毛与他的第一个妻子杨开慧,在湖南长沙结婚后,曾用过一位保母。后来杨被捕处死。毛上了井冈山,保母回到乡下,结婚后生一女。  
   
     一九五七年保母女儿初中毕业后,想进入中南音桨专科学校。毛寄给她叁百元。让她自己投考。这事让湖南省省委知道了,安排那位年轻女孩进了中南音乐专科学校。  
   
     一九五八年初那位年轻女孩又写信给毛。毛要她在寒假时来北京。二月她到北京。二月叁日及十一日两次,毛将她接到中南海住所相见。同年十二月九日,毛又在武昌洪山宾馆,见了那位女孩。这次给江青发现了。江既怀疑毛与保母关系,又怀疑毛与保母女儿之间的关系。当晚争吵时,江青也把这件事拿出来闹。那晚我起来后,立即整顿物品,因为事先毫无准备,一时手忙脚乱。直到天蒙蒙发亮,才将所有的药品用具,装箱完毕,这时通知立刻上火车。  
   
     毛立刻离开武汉回到北京。江青未同行。  
   
     江青很快便为那晚的争吵后悔。毛回到北京后不久,她写来了一封道歉信,上面引述一句西游记里的话。追寻真理的三藏在盛怒中将悟空休回水濂洞,悟空备感凄惨,对三藏说:“身在水濂洞,心逐取经僧。”毛为江青引用了这话大为高兴。毛是现代三藏,身负实现共产主义真理的艰难任务。与追求共产主义的崎岖道路相较,毛与护士和女友之间的区区小事,实在不足挂齿。  
   
   33
   
     一九九五年初北京人心惶惶。街道上宣传,要成立人民公社,大家都吃食堂,要大家把锅交出去炼钢。这可闹得大家都慌了神,怕把自己的东西交给人民公社,於是将家具、衣物都拿出去卖,免得白白充公。一时间,街上成了旧货市场。  
   
     自大跃进开始,我老家的经济情况便每下愈况。我很少在家,也帮不上忙。一九五八年就在东奔西跑中过去了。回北京时,我非常高兴。  
   
     母亲最不放心的是,街道上正在办人民公社。母亲有高血压病,又照看两个孙子,她很累,得不到休息。经常头晕,吃不下饭。她问我她入社以後,谁管孩子的生活呢?毛说可以把孩子们送去国家经营的托儿所。  
   
     罗道让提出,在中南海内,再给我两间房,将母亲和孩子搬进来,这样便於照看。我很犹豫,我不希望我的家人卷入宫闱倾轧中。何况北京老家仍是我的避风港,真要都搬进来,就完全没有周转的余地了,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在中南海工作,一旦离开,就连退路都没有了。一再踌躇之後,我们想,我们不可能久住中南海内,因此决定仍照原样不动。  
   
     毛听到了北京的情况,立刻决定只在农村开展人民公社运动,城市里面不搞。  
   
     但我家的房子还是被充了公。我们的老屋有叁个院子,有叁十多间房间。母亲带着孩子住在中院北房五间,前院及後院的房子已被强令低价出租。一九五八、五九年冬交之际,居民委员会和房屋管理局及公安局派出所,都来向母亲讲,除庄母亲所住的中院北房五间以外,全部公私合营,也就是将产权交给公家,每月由公家给极少数补偿费。公家将房出租,娴讲,母亲很不愿意这麽办。  
   
     很急,让我想想办法。  
   
     我同娴讲,这个事情毫无办法,现在不搞供给制,己算万幸,否则连她们的生活问题,也解决不了。留下五间房,就凑合着住吧,如果一间不留,我们也没有法子。何况警卫局早已经提出,在中南海再给我两间房,将母亲孩子搬进来住。如果去讲,又会提出这个办法,说来说去只能接受居民委员会的安排。  
   
     我回到家里,安慰了母亲。告诉她,有五间房住,已经很不错了。不是有的人一间住房都没有吗?母亲希望我多回家看看,我说我还不行,娴可以多回来看看。  
   
     一九五八到五九年,全国严重缺粮,我母亲的处境更为困难。那时娴和我都在中南海公共食堂吃饭。没有肉,配粮减少,但还可勉强凑合。中南海会是全中国最後一块被饥荒波及的土地。  
   
     我母亲那时已年近七十,如想买到米和油,就得经跑粮、跑油店,要去排队。  
   
     我母亲带着小孩,很累,身体越来越差,血压经常很高。我们只好跟邻居商量,请他们帮我母亲排队买粮。  
   
     田家英说我对全国情况不清楚,现在全国都发生粮食紧张。这还只是开始,也不知何时才能解除危机。我原来以为在这种日渐吃紧的情况下,毛会在北京住一阵子。没料到我又想错了。  
   
     在一月下旬一天,我早起後,骑车到北京医院,参加一项会诊。病人是胡乔木,他有十二指肠溃疡,因大出血做了胃大部和十二指肠切除术,定期复查。  
   
     我走到病房,主治医生开始报告情况。这时医务办公室的一位主任,跑来找我,说一组来电话要我立刻回去。  
   
     我匆忙离开病房,骑车刚到医院大门,正好与李银桥迎头碰上。他坐一辆车停在医院门口。他说:“主席立刻动身到东北去。找你有一个多小时了。只等你一个人了。赶快回去。”说完他先坐车走了。  
   
     我骑车赶回中南海,已是一身大汗。这时毛已乘车到机场去了。所有的备用药箱和医疗用具箱,都由护士长收拾好,先运走了。只有一位卫士等我。他看见我後,立刻拉我上车。他说:“我们快走吧,主席走了怕有十分钟了。”我说:“我只穿一身夹衣,到东北怎麽成?我回去换厚衣服。”卫士说:“怕来不及了,主席走时说,叫你快去。”  
   
     我同卫士乘车赶到西郊机场。这时毛乘坐的一架飞机已经起飞有十几分钟了。  
   
     第二架机在停机坪上,早已发动。我上了飞机,舱内只有我同卫士两人。  
   
     数小时後,我在辽宁渖阳下机。在冬季东北的酷寒中,我只穿了夹衣,连毛衣都没有带。当夜住渖阳交际处,据说这里在伪满时,是满洲银行。毛住在二楼西半边,我们住东半边。室内暖气的温度很高。但我一出交际处大门,就冻得手足发麻。毛看到我的畏缩冷栗的样子,不禁笑着说:“你是不是在大跃进中,把衣服都卖掉了,还是入了公社?”好在毛只在东北待了五天。  
   
     毛这次出巡煤、钢铁产量最大的东北,是为了了解钢铁的制造方法,以及看看土法炼钢究竟可不可行。毛原本希望用分散全国钢铁产量的策略来激发农民的创造干劲和削减中层经济官僚日益膨胀的权势。毛仍未解决如果土法炼钢可行,为何先进国家要盖大钢铁厂的疑问。  
   
     再来高炉的燃料问题也盘旋在他脑中。在中国乡村,农民早为炼钢把树林砍伐殆尽,现在连门和家具都劈下当柴火。东北有现代化的大炼钢厂,煤的产量和质量都很好。因此毛想同时看看炼钢厂和煤矿的情况。我们参观了鞍山钢铁厂和抚顺露天煤矿。  
   
     毛的东北之行使他看清了真相。只有用优质煤做燃料的大炼钢厂才能生产出高品质的钢铁。但毛并未下令停止後院炼钢。炼钢中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以及土高炉炼出的成堆无用的钢,都不是他关心的重点。毛仍不想压制广大人民的狂热。  
   
     我们自东北回北京做短暂停留,随即转往天津、济南,南下南京、上海、再抵杭州。这次外出,毛带了罗瑞卿与杨尚昆随行。目的也是要他们受教育。两人真是喜出过望。自从一九五六年在游泳问题及警卫工作上对罗严厉批评,甚至要将罗调离公安部以後,罗学乖了。再也不多管中南海警卫局的事,更不敢对毛的警卫工作多加过问。这两年多以来,罗默默勤练游泳,心情沉重,唯恐毛再算老帐。  
   
     对杨尚昆,则因政秘室的所谓黑旗事件以後,撤销了中国共产党中央直属机关委员会,即中直党委。杨被免去中直常委书记,无异於给予了党内处分,此後杨给人的印象是,说说笑笑,对於大事一贯不发表个人见解。这些年来,杨虽身为中央办公厅主任,可从来没有机会单独见到毛,谈谈话。这次毛带他一起出巡,自然是否极泰来,受宠若惊了。  
   
     一路行来,沿途参观学校、工厂、公社。每到一处,当地党、政、军的领导人也对毛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此时全国经济紧张,但毛的个人崇拜之风反而日渐高张。老百姓认为粮食紧张是地方首长未尽到责任,不是毛政策上的错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