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十五日囚]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十五日囚

   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1年2月25日,违法人员张广红被我局民警传唤回梅花村派出所,经查,张广红多次使用网名“拈花时评”在互联网多个网站发布言论煽动、策划非法集会、游行、示威。同年2月22日我局民警曾对张广红进行教育劝阻,但张广红不听劝阻,仍继续在互联网站发布言论煽动、策划非法机会、游行、示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五条,现决定对张广红的煽动、策划非法集会、游行、示威行为处以拘留十五日。

   
   履行方式:由作出决定的公安机关送越秀区拘留所执行拘留,期限自2011年2月25日起至2011年3月12日止。
   
   这是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囚室,十到十二人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铁门一关闭,与外界完全隔绝。早餐是一碗白粥,中午晚上是至少十年陈的黄色米饭,老大菜帮子纯水煮,不见半点油星。有时候是一块令人作呕的肥肉,有时候是两个黑忽忽的肉丸子,标准基本等同猪食。
   
   早上七点起床,八点四十五分“管教”查仓、吃饭,开“风门”。所谓风门是通往一间约五平米的头顶是铁丝网的,能看到天空的房间。我的同房有吸毒者、小偷、赌徒、醉驾、签证过期居留的外国人。吃过早饭后要朗诵“仓规”,十点钟关风门。十一点吃午饭,十一点半睡午觉,两点起床、开风门,四点关风门。四点半吃晚饭,到六点四十五分查仓,七点开电视机。每天看的都是ccav,新闻联播加电视剧,十点关电视睡觉,日日如此。
   
   最难熬的不是囚禁、猪食,而是无聊。没有书籍,没有报纸,没有任何供打发时间的东西。除了看电视,唯一的娱乐就是大家穷侃,如果侃兄到了这里,简直就是如鱼得水了。囚禁的日子是乏味的,但不妨碍我们寻找自己的欢乐,每天大侃特侃,侃到点就吃饭睡觉。跟南非人侃生意经,跟小偷侃偷盗,跟吸毒者侃戒赌。
   
   事先最担心的,是遇上牢头狱霸,被虐待,结果发现这里完全没有。原因之一是停留的时间短,除了签证过期的外国人,其他的都是拘留五天到十五天,没待熟就走了。另外两只摄像头照着,确实没人敢动粗。牢友大多数都非常友好,因为大家都知道相互间都不过是过客,偶尔有摩擦也都被劝阻了。
   
   我的happy hour是每天下午两点,可以洗个冷水澡,我们几个广州人都是天天洗澡。洗完后清凉,平静,日子变得不那么难过了。
   
   十五天过去了,我又回来了,又一次让小支失望了,抱歉得很。有些事情该做的还是要做的,不让说,那就不说吧。
(2011/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