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正统、主统,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孔子是儒家的大宗师和总代表,是道德的化身、良知的象征和中华民族标志性的圣人伟人。我早就指出,在文化意义上,反儒反孔就是反华,就是蛮夷----儒家强调华夷之辨,对儒家和孔子的态度,象征着文明的程度,也是辨别华夷的重要标准。

   言者无罪。反儒反华只要局限在言论层面,即使涉嫌侮辱和诽谤,也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儒者个人的人格尊严、名誉如果受到侵犯,当然有权诉诸法律,只不过儒者一般不屑计较耳。)但这个“无罪”只是就政治、法律层面而言的,并不意味着反儒反华言论没有恶果。大量反儒反华恶行,就是反儒反华言论的政治性、社会性延伸。

   中国近代特别是“解放”以来的无数人祸,根源于中华文化的逐步边缘化直到被毁灭,五四以来那些批孔批儒言论难辞其咎。所谓的五四先贤,很多是货真价实的反华分子,是他们,为古今两大糟粕文化法家与马家勾搭成奸扫清了本土的文化障碍,提供了必要的思想废墟。不论那些作者主观愿望如何,客观上都是在做着“毁儒家、反中华、灭良知”的工作。

   现在的反华派多数依然是赤裸裸的,少数则改头换面,对中华文化从明反明弃改为明尊暗贬、明取暗弃。如某些口口声声要对传统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学者,表面上似乎很公正很辩证,实质上与当年的红卫兵并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更有欺骗性。在他们的奋勇努力下,中华文化三大代表儒佛道似乎都热门、“复兴”起来了,却只剩一副不伦不类的空架子。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对西方文化同样擅于“取其糟粕去其精华”。西方制度优势和宗教精神一点没学来,各种糟粕则一点没落下。中国成为文化垃圾的回收站和思想糟粕的集中营,他们功莫大焉。

   君(领导)有君道师有师道,“无道”之人不配为君更不配为师。所有反华分子们不论文凭如何、专业怎样,本质上都是“无道”的----缺乏必要的中华文化修养和道德智慧水平。他们或经过马家教义的洗脑,或属于西方中心主义者,都对中华文化充满歧视、蔑视和排斥,没有道德资格和文化能力担任领导工作和文化教育工作,承担不起“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

   在正常社会,反华派的言论权可以得到尊重,但没有流传谬种、误人子弟的权力,他们的“从政、从教的权利应该受到某种约束。庄子说:“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那些被唯物主义党化教育或个人主义西化教育(个人主义是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背景)所“束”的曲士,在为人师表或作人领导之前,至少需要回炉加工一番,重新接受中华文化的“再教育”。

   可笑、可悲又可耻的是,当今的现实恰恰相反,几乎各个领域,从领导层到第一线,都被反华分子们把持着。儒家受到的是伪尊重和真限制。少数儒家学者,能够在文化教育界的“边缘”占一席之地就很了不起了,或许还要付出重大的道德代价,比如被迫表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什么的。2011-3-4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3/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