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先录《孟子》里孟子师徒的一段对话:

   万章问曰:“象日以杀舜为事,立为天子则放之,何也?”孟子曰“封之也;或曰,放焉。”万章曰:“舜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杀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诛不仁也。象至不仁,封之有庳。有庳之人奚罪焉?仁人固如是乎----在他人则诛之,在弟则封之?”曰:“仁人之于弟也,不藏怒焉,不宿怨焉,亲爱之而已矣。亲之,欲其贵也;爱之,欲其富也。封之有庳,富贵之也。身为天子,弟为匹夫,可谓亲爱之乎?”“敢问何曰放者,何谓也?”曰:“象不得有为于其国,天子使吏治其国而纳其贡税焉,故谓之放。岂得暴彼民哉?虽然,欲常常而见之,故源源而来,‘不及贡,以政接于有庳。’此之谓也。”(《孟子》)

   要正确理解这段话,首先,须明确“封建宗法制”这一历史背景。分封子弟、功臣、前王后裔等是制度规定,舜封弟于有庳是照章办事,不封反而不对,既违反制度规定,又违反“亲亲”原则。(封建制成熟于西周,舜时代估计仅有其雏形而已,但孟子无疑是假定舜时代就是封建制的。)

   但是,儒家封建制虽家国一体,仍公私有别。《礼记》曰:“门内之治恩揜义,门外之治义断恩。”共工驩兜三苗鲧“四凶”的“不仁”,表现在公域,损害的是“国家人民”的利益,属于“门外之治”,不能讲私情,故依法诛之;象的“不仁”,表现在私域,损害的仅仅是舜个人的利益,属于“门内之治”,应该以亲情为重,故照样封之富贵之。

   另外,由于象“不仁”,虽然封之富贵之,但“象不得有为于其国”,只能老老实实做一个没有实权的“虚君”,没有“暴彼民”即欺压其国民的权力和机会。

   明白了上述三点,就不会把“舜封弟于有庳”解读成舜“以权谋私”了。一般人这样误读可以理解,复旦大学刘清平也乱读乱批,借以嘲笑孟子污辱儒家,把现在“各级领导怎样成建制大规模地安排自己的子女就业、提拔自己的亲属升官”现象归因为儒家,就很不应该了。(详见其大作《烟草局长们的“国学”情结:亲之欲其贵,爱之欲其富》)毕竟是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又是中西文化比较与当代道德哲学政治哲学呀。

   《孟子》里这段话比较容易引起误会,还算是值得一说的。刘清平的其它反儒文章的错误则是更加常识性的,完全没有反批价值。

   例如:“只有小人们才会谈论什么道德底线,高尚的儒家大人从来不睬这一套。君不见,孔圣人不是曾曰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论语•子路》)?孟贤人不是也曰过:“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孟子•离娄下》)?你看,咱儒家的高尚道德是小人屁民们永远都高攀不上的。”(《给喜欢骂人的儒家君子们拜个晚年》)

   又如:“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这样教导过我们。您看他老人家就像圣人一样总是那么谦虚、从不骄傲,所以也像圣人一样总是那么进步、从不落后。”(刘清平《还想“为天地立心”么?》)

   又如:“对于现实生活中某些屡见不鲜的腐败现象的滋生蔓延,儒家的血亲情理精神也应该说是难辞其咎,无法推卸它所应当承担的那一部分责任”。(《美德还是腐败?——析〈孟子〉中有关舜的两个案例》)

   又如:“从孔丘先生捣鼓《春秋》开始,咱儒家的一贯历史使命,不就是拼劲全力帮助“充分考虑民众情感”的政府“拿下”那些不忠不孝的“乱臣贼子”么?”(刘清平跟帖)

   诸如此类自以为是地信口雌黄毫无儒学常识的观点和高论,谁会浪费口舌笔墨去批驳?那不是太抬举他了吗?这类轻嘴薄舌颠三倒四有意栽赃无限上纲的“批评”,于孔孟何伤,于儒家何伤?伤的是自己的良知,害是自己的形象,当然,还有复旦大学的形象。教授犹如此,学生更不堪,校园何以堪,复旦要“复旦”,难啊。

   面对过于幼稚的质难,智者一般都不愿回应,非不能也,是不屑也。然而这种不屑,却往往被某些轻薄子视为不能,哂不休。儒者越不屑理睬,这种人越自以为高超英勇所向无敌,越是嘲孔骂儒得意洋洋,就像刘清平。诚明斥得好:“扯淡!如此轻薄为文,无知且无耻。”

   刘清平在轻薄孔孟、轻薄儒家的同时,更轻薄了自己,轻薄了复旦,轻薄了教授这个头衔。这样的人居然是复旦教授,是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专职研究人员与道德哲学政治哲学之专家,教授二字还有何含金量可言?当然,教授群体性的无知无耻轻薄为文,乃是当今中国学界的常态,学绝道丧不是刘清平个人的责任,只不过,刘教授以他大无畏的“幽默”、“献身”精神,为学绝道丧给出了最生动形象的解释。2011-3-3东海儒者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3/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