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维权网
·安徽省蚌埠市业主到省政府上访被特警殴打
·“链子门”事件被告人幸清贤找乐山中院受阻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刑事拘留
·山西经租房维权人士被北京安元鼎黑保安殴打
·访民熊杰珍控告法院枉法判案,上访遭打压
·河南出嫁女为生存权上访被恐吓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
·北京女律师倪玉兰夫妇双双被拘留
·成都三访民被刑事拘留,家属未收到法律文书
·武汉李铁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明日开庭
·上海访民听到“告知书”
·李双德还清欠款,银行拒出“谅解书”
·成都警方四处收集民运人士陈云飞的“犯罪”证据
·访民胡宗海控告郧西法院侵吞执行款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0期
·李铁案开庭,检控方建议判刑10年
·湖南被拆迁户到长沙市政府请愿被抓
·上海访民金月花申请游行被警方带走并抄家
·榆林市政府这样打发养路工对不对?
·桂林两农民反征地被逮捕
·郧西两访民前往中南海递交上访材料被抓
·潜江数位农民到法院就行政诉讼案讨说法
·安徽合肥暴力拆迁,农民伤重入医院
·失踪两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回到家中
·南通严美兰控告信访局长涉嫌非法监禁罪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对被刑拘提起申诉
·长沙200余名拆迁户到省政府抗议被冲散
·河北访民王秀枝誓死维权经历
·湖南佳惠百货员工上千人上街维权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正式逮捕
·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 被害者家人不平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快讯:北海维权村长许坤被判刑四年
·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韩颖母女诉乡政府案
·维权人士单亚娟被关黑监狱无处讨公道
·民主人士丁矛先生在看守所病重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被劳教
·湖北见义勇为农民陈俊杰被关看守所
·北海维权村官许坤狱中情况堪忧
·中国民间选举观察员杜全兵被警方绑架
·滕彪失踪70天后回家,又传李方平失踪
·北海许坤案:70万人关注的网帖被删
·北京吴丽红不满拆迁被列为“稳控人物”
·安徽受污染农民因索赔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青年记者张贾龙被警方约谈,失去联系超过60小时
·四川容县官商勾结,煤矿工人投诉无门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获释回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2期
·只缘一句话,北京齐月英被拘留15天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山东公益维权人士孙万宝被传唤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吉林访民邓志波向全国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四川大集体职工再次到成都铁路局示威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就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湖北访民许万英受到死亡威胁
·薛明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母亲失踪多日
·济南拆迁再次断水,王文虎呼吁媒体关注
·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黎雄兵又与外界失去联系
·北京海淀房管局拒绝信息公开,韩颖向法院起诉
·大靖、武立娟等人呼吁金融系统买断职工共同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我不服西安市公安局法制处行政复议科对我行政复议要求的决定, 2011年3月7日,向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灞桥公安分局2010年11月9号对我进行治安处罚的决定,并给予我经济及精神补偿。
   
   我是2010年1月6号向西安市公安局法制处行政复议科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的,2月25日,行政复议科对我的申请作出决定,《决定书》维持灞桥区对我实行治安处罚的决定。3月3号,我按灞桥派出所电话通知,到派出所取回了《行政复议决定书》。
   

   有关详情请看以前的文章。
   
    西安市灞桥区灞桥街道办事处方家村村民 赵宏财
   
    电话:13759925302 15529221223
   
   2011年3月15日
   
   附以前的文章
   
   西安灞桥村民维权护地再次遭难
   
   2010年10月19日晚上11点多,西安市灞桥区滨河湿地公园项目部一辆大型挖掘机闯入我们家的承包地,碾压挖坏我们家的承包地,还在我们家的承包地里堆土、倾倒建筑垃圾。这块地刚收了玉米种上麦子。我和我妻子魏碧霞到现场挡住挖掘机,并打110报警。110警察到现场后说;“土地违法不属于公安管辖,你到土地局举报。”随即离去。我回家取照相机,我妻子在现场继续挡着挖掘机的去路,这时候来了项目部的两个打手,强行把我妻拉开并摔倒在地,我妻不屈服,爬起来又挡在挖掘机前,这样反复了六七次,我妻被摔到六七次,等我再次赶到现场时,我妻已侧卧在挖掘机履带上,说头疼、头昏,呕吐。我问明情况后气得砸破了挖掘机的一块风挡玻璃,并再次打110报警。
   
   警察再次到达现场前,当场行凶的两个打手跑了,警察到场后,另有一个打手竟然当着警察的面指着我嚣张地说:“如果是你来阻挡的话,就把你活埋在这儿!”警察当时没收了挖掘机的钥匙,当晚对挖掘机驾驶员进行了询问笔录,今天早上对我进行询问笔录。
   
   经灞桥区人民医院确诊,我妻病症为高血压、脑梗塞,当即住院治疗。
   
   近一年来,灞桥区政府和灞桥街道办事处强行征用我们村的农田,毁田挖沙卖钱,挖沙后形成的大坑又收钱填埋垃圾,已破坏耕地230余亩,并严重污染了西安市市民饮用水的水源。从1994年起我就不断向中央、省、市有关部门举报政府官员包括苛捐杂税、倒卖土地等在内的许多违法行为。为此,我妻在2009年1月6日上午被地痞流氓打伤一次,造成残疾。
   
   西安市灞桥区灞桥街道办事处方家村村民 赵宏财
   
    电话:13759925302 15529221223 2010年10月20日
   
   
    赵宏财保护土地反遭灞桥警方拘留罚款
   
   2010年12月15日下午,灞桥公安分局灞桥派出所把我丈夫赵宏财叫去,我也一同跟了去。灞桥派出所的警察王小行向我们出示了对我丈夫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说我丈夫“阻挡施工”,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9条,决定对我丈夫拘留十天,罚款500元。我找到派出所分管治安的副所长,说这个处罚决定不公平,没道理,要求撤销。副所长说有意见可以提出复议,也可以提出行政诉讼,但现在必须执行。当下,我丈夫赵宏财就被拘留,送到了西安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看守所叫我去缴了270元生活费和杂费,但不允许我见我丈夫。至今我们拒绝缴罚款。
   
   共产党领导下的和谐社会,竟有这样的事摊在我们头上!
   
   2010年10月19日晚上11点多,西安市灞桥区滨河湿地公园项目部一辆大型挖掘机闯入我们家的承包地,碾压挖坏我们家的承包地,还在我们家的承包地里堆土、倾倒建筑垃圾。这块地刚收了玉米种上麦子。我和我丈夫到现场挡住挖掘机,并打110报警。110警察到现场后说;“土地违法不属于公安管辖,你到土地局举报。”随即离去。我丈夫回家取照相机,我在现场继续挡着挖掘机的去路,这时候来了项目部的两个打手,强行把我拉开并摔倒在地,我不屈服,爬起来又挡在挖掘机前,这样反复了六七次,我被摔到六七次,等我丈夫再次赶到现场时,我已侧卧在挖掘机履带上,头疼、头昏,呕吐。我丈夫问明情况后气得砸破了挖掘机的一块风挡玻璃,并再次打110报警。
   
   警察再次到达现场前,当场行凶的两个打手跑了,警察到场后,另有一个打手竟然当着警察的面指着我丈夫嚣张地说:“如果是你来阻挡的话,就把你活埋在这儿!”警察当时没收了挖掘机的钥匙,当晚对挖掘机驾驶员进行了询问笔录,第二天早上对我丈夫进行询问笔录。
   
   经灞桥区人民医院确诊,我因被摔打受惊吓,病症为高血压、脑梗塞,当即住院治疗。十天的住院治疗费共计4900多元,至今得不到项目部的赔付,我们也没有听说派出所或任何部门对项目部进行了追究处理,反而是我们保护耕地、维护土地承包权的受害方被警方拘留罚款,我们保护的耕地被肆意毁坏挖沙,天理何在?失去耕地,我们靠什么活?
   
   我们没有见到过任何改变我们承包的耕地的用途的国家土地管理机构的批文,也没有、也无权随意与任何机构、单位签订土地出卖或出租的协议。项目部破坏我们家的承包地,是公然侵犯我们的土地承包权,公然破坏耕地的违法行径,我们予以阻挡,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能是“阻挡施工”?不查处制止强盗,反而迫害我们保护土地、维护正当权益的受害者,这不是保护掠夺、保护强盗吗?难怪项目部的打手在警察面前能那么张狂,有官员参与、保护,有警察保护嘛!这成了什么世道!
   
   近二十年来,我们村及周边村子的土地屡屡遭蚕食破坏,特别是近一年来,灞桥区政府和灞桥街道办事处强行征用我们村的农田,毁田挖沙卖钱,挖沙后形成的大坑又收钱填埋垃圾,已破坏耕地230余亩,并严重污染了西安市市民饮用水的水源。从1994年起我们就不断向中央、省、市有关部门举报政府官员包括苛捐杂税、倒卖土地等在内的许多违法行为。为此,我在2009年1月6日上午被受指使的地痞流氓打伤一次,造成残疾。最近,区和街道办的官员又到各村民家,要求村民“出租”剩余的土地,遭到越来越多的村民的抵制。警察拘留我丈夫并对我们罚款,就是要迫使我们屈服,并恐吓其它村民。
   
   西安市灞桥区灞桥街道办事处方家村村民 魏碧霞
   
    电话15529221223 13759925302 15529221213
   
    灞桥派出所办公室电话 029-83617114
   2010年12月20日
   
   
(2011/03/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